《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3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想,恐怕单单是有点关系也不行的,不花上极高的代价,根本就拿不到人家的画。

  华子建点点头,笑笑说:“一副画还这么麻烦,我就看画的还热闹,红的,绿的,什么颜色都有。”
  这全市长一愣,哈哈的大笑起来说:“算,算,不跟外行谈专业问题,我们就直接做餐厅去吧。”
  华子建结果了茶杯,到了客厅背后一个雕花隔断的后面,一张很是张扬的餐桌上摆放了许多菜肴,华子建忙说:“这....这有点太多了吧,就我们三个人啊。”
  全市长说:“你不要管,坐下就成了,我们爷们只管吃。”不过在家里说这些豪言壮语的时候,全市长还是有点紧张的,边说边抽一眼厨房的出口。
  两人就坐了下来,全市长拿出了一柄五粮液来,给华子建倒上,自己也到上,说:“子建同志,不瞒你说,我这个地方啊,市里所有的领导都没来过,就包括冀良青我都没请他到家里来吃过饭,为什么呢,你也是知道的,现在社会,谁还在家里请客?又麻烦,吃完了还要收拾,老婆也不大高兴,到我们这个级别了,还有几个老婆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做饭呢。”
  这话是没有假话的,的确是如此,现代社会已经把人的距离拉的太远了,不要说他们这些厅级干部,老婆已经早就脱产了,就是一般的职工,也大都不喜欢别人到自己家里去吃饭,宁肯花上一点钱,在外面招待。
  全市长端着手中的酒杯说:“但是华子建,我为你就要破这个例,为什么呢?因为在新屏市的领导中,也就我们两人是外来的,我们不属于新屏市,我们想要融入进来,但是很难啊。”
  全市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是有点苍然的样子。
  华子建也相信,当初的全市长也曾今试图进入到这个在名誉上归他管辖的新屏市,但毋庸置疑的说,他最后肯定遇到了阻碍,没有彻底的融入进来。
  全市长继续说:“是啊是啊,我们很难在这里扎根,这不仅仅是我们的原因,还有很多其他因素,相信你华子建有一天也是要离开这里的,但我们既然在这个地方来了,在我们走的时候就要为这个地方留下一点什么,你说是不是?要让别人能够回忆到我们。”
  华子建点头,说:“是啊,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们是应该做点对新屏市有益的事情。”
  “来来,子建,我们先干一杯。”

  华子建见这杯子有点大啊,至少都是7.8钱一杯,说:“要不等嫂子过来了一起慢慢喝。”
  “不等她,我们自己来。”说完,全市长一口就干掉了手里的酒。
  华子建呲了一下牙,也一口喝掉了。
  全市长说:“你应该酒量不错吧?记得有年的年底在省上我们喝过一次。”
  “我酒量一般吧。”华子建是不担心他知道自己酒量好的,因为在省里每次开会,华子建都不会放开大喝的。
  全市长也是摸不清华子建的酒量,就不在太勉强了,帮他倒上之后说:“那你就多吃点菜,酒我们慢慢来。”
  “好好,感谢感谢,哎呀,这菜好吃,好吃。”

  “当然好吃了,你这嫂子啊,当年那做的是一手好菜的,唉,这些年变懒了,很少在家做饭。这女人啊......”
  一股香风飘了过来,一个人影也让全市长的话就此打住了。
  “你在说什么?那个女人?”全市长的媳妇问。
  全市长面不改色心不慌的说:“还能有谁啊,就是路秘书长的老婆,经常不做饭,让路秘书长在外面吃食堂。”
  “奥,我还当你说我呢?”
  “那能啊,你虽然也做的少,但那都是我有应酬回不来啊,这不怪你,你和她不同。”全市长说的铿锵有力的,一点都没有难为情的样子。
  倒是华子建真有点快要忍不住了,他就忙站起来,帮着全市长媳妇拉开了一把椅子说:“嫂子,来来,你快坐下,今天这菜太多了,不用在弄了,够吃了。”
  全市长的媳妇就道声谢,坐在了华子建和全市长的中间,拿起了酒瓶,对华子建说:“华兄弟,我这样叫你成吗?”
  华子建连连说:“成成。”
  “好,那以后就这样叫了,我说啊,我们老全真的是从来没有在家里请过客,前一两天他给我说要请客,我根本就不能答应,但他后来说请你,我就二话不说了,为什么,你在新屏市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当嫂子的我也想见见你。”
  华子建有点难为情,他说:“我应该早点来拜见嫂子的。”
  “那不用,今天不是见到了吗?好,和传言中的一样,没让嫂子失望,所以嫂子今天要给你到一杯酒,你一定要接。”
  华子建怎么办,全市长的酒他可以推一推,但嫂子这酒就没有丝毫的推辞的余地了,人家整了这么一大桌子的菜,你不喝就对不起人家。
  华子建站起来,二话不说,一口就干了。

  这嫂子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笑的华子建也一身发毛,怎么了?怎么没错什么吧?
  就听她说:“兄弟啊,这新屏市的规矩啊,喝酒是不能站起来的,屁股一抬,喝了重来,所以这不是嫂子为难你啊,还得再到一杯。”
  华子建有点傻了,他倒也是听说过有的地方有着轨迹,但没想到新屏市有,自己初次来人家这吃饭,处于礼貌,当然要站起来了,但没想到会是如此,他就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全市长,哪想到那全市长眯着眼嘻嘻的笑着,在看热闹呢。
  嫂子就说:“弟兄啊,你不要看他,在这个家里他做不了主的,你喝了,嫂子陪你喝两杯怎么样?”

  华子建倒也不是完全的怕,他的量也深的很,所以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端起酒又喝了一杯,然后嫂子又陪他碰了两杯,这酒喝的有点快了,华子建赶忙吃点东西压压。
  吃点菜之后,嫂子就说:“弟兄,你这哥哥来新屏市也时间不短了,但也一直没有什么显眼的成绩,有时候他自己在家里也急啊,听说你要来,他高兴了好几天,这下好了,你要帮他一帮啊。”
  华子建恍然明白了许多,难怪连嫂子都对自己如此的客气,他们都想让自己像过去在洋河,在柳林市那样大展身手,为全市长以后的升迁铺垫道路。
  明白了这点,华子建就感觉今天这酒有点变味道了,自己不是一个不想工作的人,但工作可以用正常的方式和渠道来安排,根本不需要这样,华子建就把自己对全市长的一点感激都冲刷的干干净净了,似乎今天就是一场交易一样。
  后来他们又喝了好多,一瓶五粮液大多让华子建喝完了,全市长喝的很少,还没有他媳妇喝的多,倒是他媳妇还有点男人的气概,陪着华子建连干了好多杯。
  就是这样,在华子建离开的时候,全市长已经有点醉眼朦胧的,他说:“我就不送你了,我打电话让司机过来。”
  华子建那能让他叫来司机,这几步路,自己随便的溜达一下也就到了,根本是用不上司机来。
  华子建忙忙的说:“不用,不用,我走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