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6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20 20:57:00
  ———————更新线———————
  “陈弘道不敢动弹,那肯定是刚才先中了我笑医门的毒,正在运功用真气逼毒出来!”有人叫道:“你们还不敢上前打死他吗?”
  我心中一凛,暗忖道:“笑医门的人居然也来了?若说祁门的人跟麻衣陈家有仇,那笑医门跟我们有什么仇?难道屠夫没杀了崔胜培?崔胜培回去以后,说是我废了他的道行,因此笑医门的人也来寻我的晦气?”
  “哼!”有个妇人的嗓音响了起来,道:“你们这些人,自称是高手,却个个胆小怕死,还不如我一个女人!就叫老娘过去,一掌拍死他!”
  有个男人说道:“李云霞,那陈弘道杀了你亲弟弟,你正该用血煞掌拍死他,也好给你兄弟报仇!”
  我心中又是一动:李云霞是谁?她会血煞掌?还说我杀了她的弟弟?

  对了,她的弟弟莫不是李云飞?!
  那李云飞正是用血煞掌的!
  但是李云飞的死与我有什么相干?李云霞又找我报什么仇?笑医门把仇算在我头上,那是我废了崔胜培的道行,也不算十分冤枉,这李云霞,却是不该!
  等她过来,我吓她一下,再跟她论个明白!
  日期:2016-10-20 20:58:00
  我瞧见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了过来,想必那就是李云霞了,接着又有两个人走了出来,紧追李云霞,一人说道:“陈弘道中了各种淬了毒的暗器,已经活不成了!”
  “对啊!”另一人也说道:“你李云霞过去,说是一掌打死了他,看似是替人出头,其实不过是要贪大家的功劳,把杀武极圣人的名声全揽在你头上!”
  “不错,不错!”黑暗中忽然涌出了一堆人,纷纷乱嚷:
  “吴家兄弟说的在理!”
  “陈弘道是被大家伙合力拿下的!”
  “对!不是一个人的功劳!我们大力门实在是出了大力!那陷阱就是我们挖的!”
  大力门?这是个什么门派?我听得心中暗笑,又听见他们说那陷坑就是他们挖的,不禁又恼怒他们歹毒,心里计较稍后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一番!
  别的贼人听见说“大力门实在是也出了大力”时,也有忍不住笑的。
  又有人提议,道:“大家伙都跟陈弘道有仇,不如一起上,乱刀分尸算了!”
  “不错!咱们先杀了陈弘道,然后提了他的脑袋去见神断陈陈汉生,料想神断陈一个老家伙,上了年纪的人,就这么一个厉害有出息的儿子,忽然瞧见儿子的脑袋,嘿嘿……那伤心也要伤心个半死!那时节,任凭他有天大的本事,急怒攻心,也施展不出来,曾子娥、蒋大小姐、相脉阎罗也全都一样!咱们大家伙再一起上,连带神断陈、曾子娥、蒋大小姐、相脉阎罗全都打杀了!给他们来个绝户!”

  日期:2016-10-20 20:59:00
  “烟王说的这主意不错!那咱们就一起上吧?”
  我听见“烟王”二字,心头惊怒交加,我知道这烟王就是王臣威的父亲,可怎么的他竟也和这帮贼众混在一起,又怎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
  难道他也把王臣威被杀的恨,也迁怒到我的头上了么?!
  可那与我有什么相干?
  他死了儿子,心中难受,就要杀了我,提我的脑袋去叫我老爹看,这等心肠,也亏了“良善”二字!
  我仍旧是端坐不动,只待他们上前,就要他们好看!
  “咳咳……”一阵咳嗽声忽然传了出来,虽然在乱糟糟的喧嚣声中,也显得十分清晰,我不用看来人,便知道这咳嗽的人修为极高,恐怕是这一干贼人中道行最厉害的人!
  听到那咳嗽声,众贼子也都稍稍安静,蓦然间,有个人大声叫道:“祁门三祖爷到了!”

  众贼人纷纷退让开来,在路中间让出一条道来,黑暗中,有人明火执仗,照着一个短发苍头、白面无须的瘦小老者来,这老者一身古怪的装扮,精神十分矍铄,一双眼睛,很是狭长,眼珠子却大,目中的神采又贼亮贼亮的,看着让人分外不舒服。
  他腰上挂着一个圆牌子,上面画着一圈红,中间点着一个墨点,我便知道,这是祁门的人,刚才又有人喊他是“祁门三祖爷”,在想想爷爷曾经说过的事情,此人恐怕就是那个当年被爷爷放过的祁门小儿子了!
  日期:2016-10-20 20:59:00
  看众人对他的态度,不用想,就知道他是这伙人的头目了。
  “见过老祖!”
  “三祖爷好啊!”
  “祁门老祖风采不减当年,可喜可贺啊!”
  “三祖爷在上,晚辈有礼了!”
  “……”

  众贼纷纷行礼寒暄。
  我瞧见那祁门老三身后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正是那个黑脸汉子,另有一人是个刀疤脸,生的甚是凶恶。
  那祁门老三朝众贼一拱手,团团作了个揖,又咳嗽一声,道:“各路英雄豪杰,都辛苦啦!”
  众贼纷纷回道:“祖爷客气!”
  祁门老三的目光朝我瞥来,道:“果然是陈弘道,这厮到底是被大家伙给赚来啦!”

  有人立即接话道:“是祖爷神机妙算,设下了这样的好计策,才叫这厮骗来!”
  “邓世兄过奖了。”祁门老三冲说话那人摆摆手,道:“邓世兄可是邓帆小兄弟的家人?”
  那姓邓的男人应声道:“祖爷好眼力,晚辈邓永,是邓帆的族兄。我兄弟死在陈弘道手上,我们邓家人与他不共戴天!”
  我心里头又是一阵错愕,邓帆的死也算在我头上了?
  日期:2016-10-20 21:02:00
  祁门老三点点头,说:“我听说这个陈弘道十分凶悍啊,一路上咱们布置的陷阱,埋伏的好汉,都制不住他,还让他伤了几个兄弟。”

  “是啊。”有个大汉说道:“陈弘道狡诈的很,我们大力门挖的陷坑,都被他躲了过去!亏得笑医门的毒霰丹厉害,这才伤了陈弘道,这一次,我们大力门一定给朱云山师弟报仇!”
  我几乎苦笑出来,这下倒真是好了,朱云山所在的大力门,李云飞的姐姐李云霞,王臣威的父亲烟王,邓帆的族人邓永,熊飞所在的祁门,崔胜培所在的笑医门,全都来人了,而且个个都把我当做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只听那烟王说道:“这次,如果不是祖爷报信,我们还不知道家人弟子竟是死在陈弘道这厮手里!祖爷又亲自奔波,出谋划策,这才制住了陈弘道,我们都感念祖爷的大德!所以,这陈弘道该如何处置,还请祖爷定夺。”
  “对!”众贼纷纷嚷道:“请祖爷定夺!”

  我心中暗恨,道:“好啊,原来都是这个祁门老三传的谣!这才纠结了一帮人来跟我们麻衣陈家为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