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5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没想过要和张文定谈恋爱,也没想过要跟别的女人争张文定,可是,她是个单身的女人,有男人要她,却只有张文定一个人对她的生活表示关心。所以,对于张文定,她的感觉也还是很特别的。

  很突然的,徐莹就不想和张文定谈论这个事情了,便要他给自己做个拍打,然后好喝药汤。一通拍打下来,张文定已经很是娴熟,甚至都觉得这样子比平时练功都还长劲力,对于力道的控制又精进了不少。
  当然,累依然是累,只是比前几天要轻松一些了。
  开完会后的汪秀琴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姑姑家找姑父。
  她现在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她有表现自己的**,她不想一出事情就找姑父,她要让别人看一看,她是个有能力有抱负的人,并不是那种只知道依靠当常务副市长的姑父混日子的娇小姐!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挺过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汪秀琴担任随江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是完全能够胜任的。

  她一个人坐在茶楼里,茶水入口,显得比平时要略略苦涩一点。茶楼的位置很好,二楼临街,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可见下方街道上的车辆穿梭行人往来,这祥和热闹的场景是如此生动,把今年的夏日装点得特别性感。
  钟五岩的电话还是没打通,她冥思苦想,却实在找不到有谁能够帮她摆平今天过来的几家媒体。
  看着下方衣着光鲜奇异的人们那如同白天里太阳般灿烂的笑脸,她就有些纳闷,不明白他们为何而笑,生活有那么美好吗?曾几何时,她也如他们那般笑过,可是现在,她只觉得烦心事一件接一件,整个人的情绪总是以负面居多,哪怕就是在斗争中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胜利,也仅仅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然后又要为下一次的斗争耗费心机,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
  她甚至觉得,如果不是踏足了这个权力场,或许她的生活也会有滋有味轻松惬意。然而,这个念头也仅仅只是在她脑子里闪了闪马上就被抛到一旁,体会到了权力带来的美妙之后,想要割舍,那就千难万难了。
  权力这个东西,比什么都容易令人上瘾。
  她已经上瘾了,哪怕她的权力并不大。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她就不打算就在这儿止步,她还年轻,还有很强烈的进步渴望。
  再打了一次钟五岩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她长吐一口气,就觉得无可奈何了,宣传口的事情,如果钟五岩能够出面,那基本上就没事了,可是现在联系不上,那也是命了。将心一横,她就决定坐看云卷云舒,这个事情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上面还有个大主任徐莹,下面还有个纪工委书记龚玉胜,他们两个都不急,自己夹在中间,操什么空心?
  真要出了大问题,市领导怪罪下来,大不了三个人一起领罚,凭什么他们两个人只玩不干事要我一个人来摆平?
  人在极度无奈之下,觉得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制,往往就会不再想控制,而是想着任其发展,看看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子,说不定还能够乱中取利呢。
  汪秀琴现在就是这么一个心态。
  这个心态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几家媒体的稿子第二天全部都发出来了!
  徐莹虽然怒火冲天,却也不能指责汪秀琴什么,因为媒体没一家是随江的,人家要发文章,汪秀琴管不着也属正常。而且,除了报纸之外,多家网站的微博和论坛都在讨论这个事情,事态一发而不可收拾,完全闹大了。
  不过这么一闹大,徐莹倒是不慌了。她早就觉得这事儿是有人推动,现在好了,情况一闹大,市里肯定得出面,由着市里那些大佬们去闹吧,自己多受几句批评就是了。
  果然不出徐莹所料,事情上午被热炒,下午随江市政府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由市里多个部门组成联合调查小组,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屈玉辉任组长,对陶瓷公司的事件展开调查。
  随江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张文定已经驾着奥迪Q7进入了白漳地界,直奔机场而去——他今天要接武玲的飞机。
  武玲就只一个人过来,一头秀发直亮乌黑,略过肩的长度衬得那张美艳无双的脸格外迷人;傲人的身材随着她极富节奏感的步伐而有规律的上下颤动着,颤得人心慌意乱;黑丝长袜和短裙更给人无退暇想,一路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一段时间不见,张文定便觉得她的明艳娇柔中似又增添了几分难以言明的媚惑,也不知道是修习了双修功的缘故还是他的错觉。
  “小弟弟,来,让姐姐抱抱。”一见面,武玲就将行李箱放下,张开双臂搂住了张文定,动作行云流水般自然,真是跟亲姐弟似的。
  张文定也伸手抱住了她,感受到来自周围人群那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他就不想再做焦点了,赶紧拍拍她的背,然后松开手说:“姐姐,我帮你提。”

  武玲感觉出了他那些微的害羞和难为情,心中忍不住就觉得好玩,便又把手臂上的力道紧了紧,这才松开,还在他耳边轻轻说:“小弟弟,要不要姐姐亲你一下啊?”
  张文定干笑两声,没回答她这个话,微微弯腰,伸手提起了她的行李箱。
  武玲嘴角就泛起一个得意的笑,向前款款而行。
  上车一坐好,刚出机场,武玲就自己调了音乐,然后一伸手,在张文定脸上摸了一把,娇笑着问:“小弟弟,这段时间想我没有?”
  “想了,天天想,时时想,坐在餐桌上的时候想,躺在床上的时候也想!”在这车里,没有那么多人围观,张文定才不怕她呢,立马就接口了,而且他不说吃饭和睡觉,偏偏要说躺在床上,这话是怎么听怎么暧昧。
  武玲自然听出了他话别样的味道,媚了他一眼道:“你这个小坏蛋,越来越坏了,连姐姐都调戏。我是你姐姐,抱一抱亲一亲可以,但不准乱想哦。”

  这女人实在是个极品!
  张文定心中暗叹,却是不准备和她再把这种暧昧的玩笑话继续下去了。现在他在开车呢,机场高速上虽然车不是特别多,可也要专心不是?
  “姐姐,你这次过来随江,是有什么事啊?”张文定换了个话题问道。
  “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想你了。”武玲笑嘻嘻地说,她就是喜欢和张文定开玩笑,看到他那偶尔露出的略带点不好意思难为情的模样,她就无比开心。
  张文定就无奈了,笑着道:“姐姐,你就别哄我开心了。”
  “你还不相信我?”武玲哼了一声,半是生气半是娇媚着说道,“要是不想你的话,我干嘛要你来接我呀。”
  张文定很想说一声你电话都没给我打一个,要接机还是通过武云传话呢。
  不过略一沉吟,这话他终究还是没说出来,换了句话,挺深情地说道:“姐姐,你真的,真的很想我?没骗我?”
  跟徐莹来来往往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对说这种话的时候应该用何种语气和表情把握得炉火纯青,现在把这份功力拿来对付武玲,照样娴熟得很。
  武玲倒是没料到他突然间会这么认真地说话,稍稍愣了一下,有点摸不清这小子是逗她玩呢,还是真对她有点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