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5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威胁领导!你这是目无组织!”汪秀琴猛地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张文定地鼻子尖声吼道,“什么叫不归你负责,跟你没关系?你还是管委会的干部吗?干工作挑肥拣瘦,啊,以为有点成绩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好,我成全你,我现在,马上就提请党工委开会,专门研究你的工作去向问题!”
  靠,这女人还真把开发区当成她自家后花园了!
  你是党工委委员,是有权提请开会,但你这么口出狂言,专门针对我这个徐莹手下的得力干将,也太不把徐莹这个大主任放在眼里了吧?

  徐莹是让你全权处理这个事情,但是,张某人敢确定,徐莹不可能让你动我!哼哼,我现在不仅仅只是徐莹工作上的得力干将,在生活上也还要帮她治痛经呢,她怎么可能会让我牵涉进陶瓷公司这个复杂的局面里?
  话说到了这个程度上,脸皮已经彻底撕破,张文定也就不再伪装什么了,冷哼一声道:“我一定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汪秀琴手一挥,指着门口道:“出去!”
  张文定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下楼之后,张文定发现前来管委会讨要说法的人群已经不再那么多,开始三三两两地散去,丨警丨察们还在维持着秩序,却没了先前的紧张,个个表情松懈,和还留在管委会的陶瓷公司员工家属嬉皮笑脸地聊天吹牛。
  张文定看着这一幕,心里却没一点放松。
  尽管他认为徐莹不可能会把自己往泥潭里推,可毕竟汪秀琴是管委会的副主任,而现在机缘巧合之下,汪秀琴糊里糊涂摊上了这么个破烂事儿,徐莹不想掺入目标直指市领导的事情,那在开会的时候,虽然不会对落进下石借机打压,可为了能够把这个事情推到汪秀琴身上,对于汪秀琴的提议不强烈反对,那也是很有可能的。

  他对徐莹是有所了解的,知道那个漂亮的女人相当现实,一向都是感情向工作让路,她能够为了利益而将招商局交给汪秀琴去分管,那再次让自己难受一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坐在办公室里,他拿起电话,想了想还是没打给徐莹。
  现在这种时刻,自己可不能乱了。徐莹会如何还不得而知,如果她目光长远有心帮自己呢,那现在打个电话过去,可能还会取得相反的效果。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如果汪秀琴只是一时气话,其实并不想提请召开党工委专题会呢?而且,今天这个事情,徐莹很明显是不想掺和进来,现在记者走了,群众们也走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可能也会很快离开,至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情况,就算是要开会,今天肯定也开不了,要等到明天了。

  还是趁今天晚上给徐莹拍打治疗的时候再稍稍提一提,探探她的口风再说。
  事情没如张文定所料。
  汪秀琴打电话给徐莹,说是想党工委班子成员就陶瓷公司的事情碰个头,徐莹马上就答应了,并没有说明天再开,而是把会议时间定在了今天晚上。
  自从开发区的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之后,遇到什么稍微重要或者紧急一点的事情,晚上有时候也会开一开会,多少显得有那么点欣欣向荣的意思了。当然,晚上开一下会,也让管委会的领导们内心深处涌起一股真正做了领导的满足感。
  没看到经常晚上开会的至少都是县一级领导吗?那都是手握一方权柄的人物!
  晚上的会议自然不会很迟,就在晚饭之后,开发区党工委领导班子成员全部都到了会议室,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覃浩波列席会议并作会议记录。

  由于会议是汪秀琴提请召开的,所以一开始,就由汪秀琴粗略说明了一下今天发生在管委会的情况,她语气凝重,对于到来的几家报社相当头痛,却是没有提让张文定来负责跟陶瓷公司相关人员沟通的问题。
  等到汪秀琴将情况一介绍,徐莹就说话了:“情况不容乐观,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一说。”
  钱棋胜稳稳坐着不言不语,两眼不看向任何人,微歪着脖子,似乎在认真思量着什么好办法一样。
  李东海干脆两眼只盯着面前的茶杯,仿佛这杯茶里就有解决目前大麻烦的好方法似的。
  这二人可以老神在在装聋作哑,可龚玉胜却不行,这件事情虽然目前是汪秀琴在负责,可他却并没有能够借此机会抽身出来,而是继续担着他应该担的责任。

  “我觉得那些人是搞错了方向,这种事情,他们找我们管委会有什么用呢?”龚玉胜叹息一声,有几分气恼又有几分无奈地说,“和公司有矛盾,可以去找公司协商嘛,协商解决不了,不是还有法律途径吗?厂房垮了出了事故,是陶瓷公司管理上的问题,那就找公司,如果是质量问题,那也有相关部门可以管,完全跟我们没关系嘛,他们总咬着我们不放,这不是耍无赖吗?”
  这个话一说出来,在座的众人都只差翻白眼,你***还是干纪检工作的呢,居然会说出这么没水平的话来,你这不仅仅只是给开发区丢脸,更是连市纪委的形象都影响了。这种连废话都不如的混账屁话谁不会说啊,可是说出来有用吗?
  那些员工家属什么的可不知道去哪儿找相关部门,他们只认管委会!
  见没人接自己的话,龚玉胜也觉得有几分尴尬,原来还准备再说几句的也不说了,看了汪秀琴一眼,便也垂下目光等着别人发言了。

  徐莹眼见要冷场,目光在几人脸上扫过,落在钱棋胜脸上,便点了他的名:“钱主任。”
  钱棋胜就清了清嗓子,然后缓缓开口说话了:“这个事情吧,啊,我还不是很清楚,了解得不够。啊,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我认为,没有了解,也是没有发言权的。不过,作为开发区的一份子,我还是有几句话要说......啊,刚才龚书记也说了,这个事情,其实跟管委会没多大关系。应该做的工作我们都做到位了,总不能下个行政命令让陶瓷公司给员工每人涨几千块钱工资吧......所以啊,我觉得还是要这样,要让他们去找市里的相关职能部门,要让他们知道在管委会里等再久也不会有结果的......不应该管委会负责的事情,管委会何必要操心呢?劳动合同的问题,我们开发区劳动局不是已经解决了吗?现在的主要问题应该就是死者家属反悔这个事情,但这个事情已经不归我们管了,我们协调好了的。”

  喝了口水,钱棋胜最后表达了心里的意思:“啊,他们现在的纠纷,要去武仙区法院......有事情可以走正常程序嘛,管委会不是法院!市里现在也没定个调子,我们就是想管也没个方向嘛......”
  钱棋胜洋洋洒洒一席话,初一听跟龚玉胜说得差不多,但里面的味道却又不相同。龚玉胜只是发发牢骚,而钱棋胜则是表明一种态度了,这个事情,管委会不要管。他也隐隐约约点出这个事情可能跟市里有关,所以想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
  他这个态度一表明,李东海也跟着说了话,跟他的意思一样。
  这么一来,汪秀琴就接话了:“刚才钱主任和李主任的思路我认为可行,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管委会想完全撇开是不现实的,啊,我们这边也还要有人负责帮忙协调沟通......这个人选,我推荐招商局的张文定同志,大家看看行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