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5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落音,路虎车就蹿了出去。
  张文定往办公楼走去,一路上就想着武云刚才离去前的那句话,不明白她是想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他觉得,武云跑到管委会来找他不可能仅仅就是送一箱酒说几句话那么简单,她的语言她的行动中应该还有别的意思,按他的脾气,他是想要当面问个清楚的,可是武云却走得太快了,直接上车连句再见都没说。这应该表示有些东西,她愿意传递给他,但又不想明说,所以才专程过来一趟,却又匆匆忙忙离开。
  回到办公室,张文定还没想明白武云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石三勇就钻了进来,对着他嘿嘿直笑:“老弟,还是你行啊!又有钱、又漂亮、又年轻、又没结婚的女老板可是极品啊,更何况还特别有钱。啧啧,别总这么挂着,赶紧的,把婚结了,你得少奋斗好多年啊!”
  张文定就郁闷了,不仅仅武玲误会,居然连石三勇这厮都产生了错觉,丫身为丨警丨察,怎么观察力就那么不靠谱呢?
  “三哥,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张文定苦笑一声,解释道。
  “我理解,我理解,不是那样,嘿嘿......”石三勇嘿嘿笑着,很明显对他的解释一点都不相信,继续道,“不管是怎么样,反正你们到时候别忘记接我喝酒就行了。”
  张文定知道这事儿现在是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的,干脆不再和他说这个,转而讨论起了陶瓷公司的事情,还没讨论两句,就有个丨警丨察过来请示石三勇了,说是外面来了几个记者要采访陶瓷公司的事情。
  石三勇眉毛一挑,看了看张文定,然后想了想说:“告诉他们,不接受采访。”
  “来了几个记者?”张文定问那丨警丨察。
  “有七八个人,石盘晨报、石盘都市报、白漳晚报都过来了。”那丨警丨察倒是没等他细问,很快就回答出了问题的核心。
  张文定心里就是一惊,这一下子就来了几家报社的记者,情况有些微不妙了。
  这事儿怎么看上去有越闹越大的趁势?

  不过这事儿既然牵涉到了市里面的领导,那闹得再大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事态去发展。
  反正不管这一波的风浪大到什么程度,他这个小人物都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他只是有点担心徐莹,上面神仙打架底下凡人遭殃,这个事情毕竟是发生在开发区的,徐莹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总是要负些责任的,说不定还会负大责任。
  他对徐莹没有太多爱意,可是,徐莹越来越信任他重用他,他可不愿意自己莫名其妙换个领导,谁知道会不会再这么重用他?
  “出不出去看看?”石三勇也皱起了眉头,问张文定。

  石三勇其实也不怎么愿意面对记者,可却也要过去看一看,不过他是公丨安丨局的,只负责维持秩序,不负责解决这个问题,所以面对记者,他烦归烦,却是不怎么害怕的。反正他也不会乱说话,有人问到相关情况,他只要一句不清楚就能够很轻易地推掉。
  “我就不去了。”张文定苦笑着摇头。
  刚才汪秀琴所遇到的那一幕可是给他上了一课,让他印象深刻。他可不想那种霉到顶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他是坚决不想再和陶瓷公司那事儿发生任何关系了——原本就不是他的工作嘛。
  听着外面渐渐吵闹起来,张文定尽管心中好奇,可还是忍住了没去看,不过他看不看都无所谓,自有白珊珊探明情况后汇报给他。
  通过白珊珊的嘴巴,张文定坐在办公室里也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人们已经从会议室下来,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而汪秀琴和龚玉胜已经焦头烂额了。

  当时到现场来的人太多,老人孩子都有,虽然说大部分人对汪秀琴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可还是有些人对汪秀琴不以为然。一户人家来了几个的,有人去会议室向汪主任表达诉求可也有人没进去,然后,这些没进去的人就发现了记者的到来,通知了会议室里的人,大家就都跑了出来——他们聚集在管委会,为的就是把事情闹大,现在有记者过来了,不跑下来凑热闹才怪。
  人们虽然愤怒,但都很克制,而且有这么几家报社的记者在,所以石三勇带着人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只能干看着。
  记者来得快,走得也快,见从管委会方面无法得到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之后,他们就走了。
  记者这一走,原本先来的人们也三三两两地走了,边走还边讨论着明天的报纸会写什么,等媒体上出现了这个事情之后,自己这些人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汪秀琴一脸铁青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重重地砸下电话,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拨打钟五岩的电话,然而钟五岩却关机了。她急切需要跟钟五岩说一说现在的情况,要钟五岩跟那几家报社打个招呼,要不然的话,自己真的就很被动了。
  原本以为记者来了之后自己可以稳坐钓鱼台,看着徐莹和龚玉胜手忙脚乱去应付,却不料自己刚一回来,麻烦就莫名其妙地惹上了头。

  这管委会的人一个个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呢?出了麻烦事都喜欢往别人身上推,功劳就没见他们给谁让过。
  哼,都怪张文定,刚才要不是他在人群中叫自己一声,自己哪会惹上这一身骚?这个张文定,肯定是故意叫的一声,目的就是要让我和徐莹一起来抗这种事,真是徐莹的狗腿子,处处为徐莹着想。
  她刚才给徐莹打了个电话,可徐莹说现在陶瓷公司的人都相信她,要她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汪秀琴听到这个话只差跳起来,觉得自己冤得无与仑比,对张文定就更恨了,摔了只杯子之后,她觉得要是不给张文定一个教训,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一念及此,她就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要他马上到她办公室来。
  张文定特别不想这时候见汪秀琴。
  他知道汪秀琴这时候肯定正怒火冲天,他跑上去绝对不会看到她有什么好脸色,可人家毕竟是分管领导,他尽管万分不愿,也只得上楼去。虽然张文定现在在开发区内颇有些风头正劲的意思,可他在体制内混,只要领导不是做得太过份,还是要对领导保持必要的尊重的。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现在陶瓷公司的事情又被记者这么一闹,肯定会有人要倒霉,现在可不是出风头的时候啊,还是低调点好,上去挨几声批评也无所谓的。
  谁又没挨过领导的批呢?
  当成耳边风就好了。
  不过,这次上去挨个批评,他却是觉得相当冤,他猜想汪秀琴找他肯定不是谈工作,十有**是刚才的事情她太闹心了,所以要把自己叫上去骂一通出个气。唉,汪秀琴啊汪秀琴,我不就是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没偏向你吗?你有必要记恨这么长时间吗?
  心眼太小,以后开发区升级了,这种胸襟气度,哪儿配得上副处级领导的称号嘛。
  看看人家徐莹多大气,一切以工作为重,再大的私人恩怨也不带到工作上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