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楚天齐刚才的豪气荡然无存。他脸色煞白,牙齿咬的咯咯直响,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想要再挪动半步,已是不可能了。宁俊琦和夏雪试着,想要把楚天齐架走,试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
  正这时,几十个村民赶来了,领头的正是贤人村村书记。大家二话没说,过来六个壮劳力,用软担架把楚天齐抬下了山。在下山过程中,楚天齐才知道,大伙之所以赶来,是刚才有一个村民看到山下的摩托,回去报告了村书记。村书记意识到有人出了事,才拿上两副平时预备的软担架上了山。
  楚天齐也嘱咐村书记,一定要在那个洞口附近设上警示语,并做好防护措施,防止有人掉下去。当然,他没有提起洞里石碑的事。
  宁俊琦把自己的车,放在了村委会大院,并告诉村书记会有司机来开。她和楚天齐坐上了夏雪的越野车,直接奔县医院而去。
  “俊琦,你是怎么来的?”楚天齐提出了疑问。
  宁俊琦体贴着道:“以后再讲吧,你要多休息。”
  楚天齐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听你讲讲,时间过的快一些。”
  宁俊琦说了一声“好吧”,开始讲了起来。
  时间倒退到三个多小时前。
  宁俊琦从乡会议室出来后,因为满腹心事,又是边走边低头打电话,结果和一个人差点撞到一起。平时脾气极好的她,忍不住怒声道:“你怎么回事?”
  来人刚进大院时,就看到了宁俊琦,本来他想躲开她,赶快溜回办公室。谁知宁俊琦就像喝多了似的,直奔自己而来,又像是中邪了一样,连路都不看。这还是他躲的快,否则真没准就撞到了一起。他听到宁俊琦的喝斥,误解了她的意思,红着脸道:“书记,我昨天走的时候,找您和乡长请假,你们都不在,后来我打电话和郝乡长请了。”

  听到对方说话,宁俊琦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的太冲,有些不合适。便点点头,勉强笑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可她的笑比哭还难看,让来人心里直发毛,担心书记要收拾自己。他赶忙追上去说道:“书记,我当时真的是要当面向您请假。对了,不信你去问楚乡长,他……”
  “什么?”总打不通电话的宁俊琦,忽然回身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看到书记像要吃人似的,他不禁一哆嗦,急忙说道:“书记,我是说楚乡长也知道我找过你了。”
  “什么?你见过楚天齐了?什么时候?他去哪了?”宁俊琦一把抓*住来人肩头,急吼吼的问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去县城的杨大庆。他刚才说的话都是事实,确实是找书记和乡长请假,他俩都不在,才又给郝晓燕打电话请了假。刚才一开始,他见书记质问自己,以为是因为没请假的事。现在他看出来了,书记的焦点在楚乡长身上。可当他看到平时温文尔雅的宁书记,今天竟然变得这么暴躁,不禁心中纳闷:难道昨天楚乡长没和书记过七夕?还是他因为什么事惹怒了宁书记?
  见杨大庆不说话,宁俊琦手上不由得用了劲,催促道:“你快说呀。”
  正在心中腹诽着,猛觉得肩头一紧,再听到宁俊琦的话,杨大庆意识到,自己还没回答书记的问题呢。于是,赶紧说道:“昨天上午我见的楚乡长,他来找你,听说你不在乡里,就去贤人村的仙杯峰了。”
  “你再说一遍,他去哪了?”宁俊琦说着,手上继续用力。
  杨大庆疼的就是一咧嘴,心中暗道:也不知他怎么得罪姑奶奶了,现在拿我出气了。他忍着疼说道:“楚乡长去贤人村的仙杯峰了。”

  “天齐,你等着。”宁俊琦说着,松开杨大庆,快步向门口跑去。
  杨大庆用手揉着生疼的肩膀,心中暗道:好大的劲。并庆幸对方松了手。可她看到宁俊琦忽然又奔他走了过来,不禁心中一紧。
  “大庆,谢谢你!”说着,宁俊琦好似向杨大庆鞠了一躬,说完,快步奔向院里停放的“现代牌”轿车。
  看着今天表现怪异的宁俊琦,杨大庆心中暗道:书记难道受刺激了?只到宁俊琦钻进了轿车,他还是没回过味来。
  “小杨,不错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杨大庆回头一看,原来是副乡长蒋野站在身后。不知对方是什么时候来的,但听对方说话的语气,再看他挤眉弄眼的样子,杨大庆知道蒋野没憋什么好屁。但碍于对方的职务、年龄,杨大庆只得不情愿的说了一声:“蒋乡长,我回办公室了。”说完,快步向农业办走去。
  今天宁俊琦一直心神不宁的,她从会议室出来后,马上就给楚天齐打电话,手机里还是老一套的回答“不在服务区”。于是,她又给楚天齐家里打电话,尤春梅接的电话,说“狗儿昨天就出去了”,还问“没去找你?”宁俊琦只得回答“找我了,刚才才从乡里出去,说是一会儿就回来。”她也顾不得想自己的说法是否严谨,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宁俊琦正想着要不要给县委办打电话,询问楚天齐的情况时,恰好遇到了杨大庆。当他听杨大庆说出“昨天”以及“仙杯峰”这几个字时,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她意识到他可能出事了。于是,她慌乱中向门口跑去,接着才想到该开车去。
  坐到“现代”车里,宁俊琦强迫自己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启动汽车,出了乡里大院。仙杯峰她去过一次,还记得大致方位,于是她径直奔贤人村而去。

  刚出乡里的时候,走的是国道,虽然路面有些破损,虽然有一点积水,但毕竟是国道,还不太难走。当汽车拐上乡村路的时候,路况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乡村路都是砂石路,晴天时上面除了有一些小石子需要注意外,路面整体还是硬底的。可是一旦下雨的话,带着粘土的路面马上就会变的泥泞不堪。
  这两天,当地的雨断断续续,时大时小,此时脚下的路就不只是“泥泞”二字可以形容了。路上水坑随处可见,有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泥糊糊。轿车艰难的前进着,车底下不时传来“沙沙”、“啪啪”的声响,那是轮胎带起的泥沙和泥块,敲击在车底的声音。
  汽车走的越来越吃力,终于趴在一个泥坑里。任宁俊琦如何加油,汽车只是发出“哼哼”的声音,尽管泥沙飞溅,却一点儿也动弹不得。宁俊琦只得从汽车上下来,观察着。这一看她才知道,原来是轮胎上面积了厚厚的泥巴,足有十多厘米。这些泥巴和上面的铁制部分挤到一起了,汽车又焉能挪动呢?
  情急之下,宁俊琦从旁边找过一根小木棍,费力的在那些泥巴上捅着。她从来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手上又没劲儿,捅了十多分钟,也没捅下去多少。照这样下去,就是一、两个小时都未必能弄利索。此时,她的脸上凉凉的、湿湿的,也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泥水了。她之所以哭,并不是因为干这点活儿,而是她知道,自己只要晚一分钟找到天齐,他就会多一分的危险。
  日期:2016-10-2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