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拿起了地上的两颗小石子,又赶忙把头盔戴在了头上,试了多种姿势,最后侧着身子,连说了两声“注意了”,开始向上扔石子。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想的挺好,可洞口那么小,自己又是在十多米的地下,结果扔了好几十次,都没有成功,宁俊琦已经在外面着急的询问了。可楚天齐没有气馁,这机会绝不能错过,于是他一边喊着“别着急”,一边继续扔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扔上去了一颗。楚天齐兴奋的大喊着:“看到了吗?”
  “没看到。”宁俊琦的声音传来。

  “好,再等着。”说完,楚天齐又扔了起来。
  有了上次的经验,第二颗只试了不到十次就扔了上去。楚天齐正要问“看到没”,上面已经传来宁俊琦的声音“看到了,看到了,我们都看到了。”紧接着,宁俊琦的声音一下子又低落下去,“天齐,那我们怎么能救你上来呀。”说着,又换成了哭腔。
  “俊琦,别急,别急。”楚天齐喊道,“你们肯定发现我的摩托了吧,摩托车的工具箱里,有一条爬山索,就是那根一头有铁爪的绳子。把绳子拿来,我再告诉你怎么弄,怎么救我上去。”
  “哦,听明白了。”宁俊琦说完,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让夏姐去拿了。天齐,你受伤了吗?你是什么时候掉进去的?”

  “我……没有受伤,我是谁?掉进来二十七、八个小时了吧。”楚天齐安慰的说着半真半假的话。
  “啊?那你可饿坏了,什么也没吃上吧?”宁俊琦的声音充满关心和忧虑。
  楚天齐笑着道:“饿不着,可以吃老鼠啊。”说完这句调侃话,他就后悔了,此时胃里不禁一阵难受,干呕了几声。
  没有想象中的大惊小怪,宁俊琦声音低沉的说:“天齐,让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你知道吗?我这些天都后悔死了,后悔跟你耍小性子。你省点劲儿,听我和你说说吧。”
  宁俊琦开始讲她这些天的所思所想,她从两人最后一次通话那天讲起,讲了好多好多。尤其讲了这几天做的噩梦,讲了昨天的不好预感,讲了给他打电话,打不通时的焦急,也讲了上周五给楚天齐打电话的事。除了这些,宁俊琦还真诚的向楚天齐道歉,道歉自己给他造成的困扰,尤其是让他承受这么大的磨难。
  楚天齐解释了那天没有接到她电话的原因,是因为突然没电,并不是专门挂掉。同时对于对方的道歉,感到汗颜,汗颜自己做为一个男人,做事不够大度,反思没有及时和她打电话沟通。他也简单讲了自己昨天掉到洞中的过程。
  当楚天齐停下来的时候,他的耳畔响起的是“抽抽嗒嗒”的哭泣声,还有宁俊琦不时喃喃的“都是我不好”。
  “行了,别哭天抹泪了,救人要紧。”夏雪的声音响起,“楚天齐,你说吧,怎么救你?”

  “看到没,有一棵断了杈的小树,在他周边找最粗的树,把爬山索一头固定到树干上,另一头伸到洞里来。”说到这里,楚天齐又特别强调道,“千万要注意安全,要是你们再掉下来,那可就麻烦了。”
  “你放心吧。”夏雪说道,“稍等一会儿。”
  楚天齐利用她们上面系绳子的工夫,把头盔戴到了头上,又把挎包挎到身上。用手电照射了一下周边,确认没有遗漏,他才一手扶墙,咬着牙,艰难的站了起来。站起的一瞬间,脚上那是钻心的疼,但既然已经站起来,就没有坐下去的理由。
  很快,绳子头垂了下来,上边也传来宁俊琦的声音:“天齐,系好了。”
  “好嘞。”楚天齐豪气的说道,然后伸手去抓绳子头。
  不巧的是绳子头离地面还有两米多的距离,举起手还差个一尺左右,这需要跳起来才能抓到。平时的时候,别说是一尺,就是两米的高度,对于楚天齐来说,也只是简单抬抬脚的事。可今天这脚别说是蹦起来,就是虚站着都疼的要命,而如果一个脚跳的话,又不好使劲。
  看着近在咫尺的绳子,楚天齐却犯了难,看了一会儿,他一咬牙一狠心,拼了。他把那副带胶的手套戴在手上,双脚一点地,喊了一声“起”。他的耳轮中似乎传来“咔嚓”一声响动,接着就是他“啊”的一声大叫。但是,练功人就是有一股狠劲,楚天齐忍着疼痛抓*住了绳子,同时左脚蹬在了洞壁上。
  “天齐,你怎么了?”可能是听到了楚天齐的惨叫,宁俊琦关心的问道。

  楚天齐咬着牙,回了一句:“兴奋的。”说完,他猛吸了一口气,再次说了一声“起”,双手、双脚并用,向上攀爬而去。给他这组动作伴奏的,是他自己连绵不断的“啊”声。
  很快,到了洞口,楚天齐右手抓着绳子,左手攀在了洞口。忽然洞口一阵土粒掉落,接着整块草皮都掉了下去。还好刚才多了个心眼,把绳子余出的部分系在了腰上,否则,真没准掉下去。
  “啊”,这一声不是楚天齐发出的,而是上面两个女孩一同发出的,大概她们也是看到了草皮掉落的情形。紧接着传来宁俊琦的声音:“天齐,怎么啦?”
  “没事,一块草皮而已。”楚天齐尽力轻松的答着,同时看好洞口边沿,再次伸左手抓了过去。
  这次抓牢了,因为楚天齐抓的正是刚才草皮掉落的地方,现在已经实底了。左手抓着洞沿,右手和双脚迅速向上运动。在头部探出洞口的一瞬间,楚天齐左手猛然探出,直接抓到洞口一棵小树的树干上。
  “天……”宁俊琦刚喊出一个字,就停了下来,她意识到不能声音太大,以免功亏一篑。
  楚天齐歇了一小会儿,然后右手向上探了两探,左胳膊一撑洞口,双*腿一荡,蹿出了井口。紧接着,发出“啊”一声大叫。
  “俊琦,你看他多有意思,一个劲儿的叫,兴奋成什么样了?”夏雪开着玩笑道。
  “夏姐,不对,你看他的脚。”宁俊琦在说此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就没离开楚天齐的右脚。
  夏雪依言向那里看去,只见楚天齐左脚袜子一片血红,他不由得看向地洞的方向,心道:一步一个血脚印呀。
  “天齐,你怎么啦?”宁俊琦焦急的问。
  楚天齐答非所问道:“我上来了。”然后,双手抓*住绳子,“啊”声不断,到了系绳子的小树旁。
  当楚天齐双手环抱住树干的时候,身子一软,倒在那里。
  宁俊琦扑过来,把楚天齐紧紧抱在怀里,喊着:“天齐,怎么啦?怎么啦?”
  楚天齐凄惨一笑:“离开危险之地,再说。”
  “对,俊琦,你抱紧他,我给解绳子。”夏雪说着,把系在树上和楚天齐身上的一端全都解了下来,把爬山索拿在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