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0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起义失败后,青阳官府加大了对闻香教众的搜捕力度,教徒们只能夹起尾巴做人,隐在民间艰苦度日,就算闻香教青阳会主,也不敢再在分舵--釜山山神庙附近活动,只能躲到釜山东的永阳村,扮起良民百姓,暂避风头,暗中仍在从事传教活动,以图卷土重来。他把起义用的兵器与财宝都藏在分舵,只等日后起事时使用,可是后来突然发生了什么状况,或是青阳闻香教再遭清洗,或是他本人突生重病,总之是无法完成夙愿了,他便只好打消了起义的想法,转而做个富足的地主老财,苟活余生。

  临死前,他想到分舵里聚集的金银珠宝,不想就此埋没,就留了个藏宝图,与陶罐一起埋到地下,打算是留给子孙开启花用。可谁知道后事难料,他子孙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陶罐,或者是没有找到。于是陶罐就一直埋在地下,经历了几百年暗无天日的命运,最终呈现在了李福贵的面前……
  当然,这只是万千可能中的一种,谁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搞得村内与山上各有一处藏宝地,村里的那个还有指引向山上的藏宝图。李睿除非能穿越到古代,否则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他倒是有心问问方芷彤,跟她交流下想法,但估计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令牌与花名册上没有记载,书籍上更是没有提及。
  只能感叹一句:历史谜团何其多哉!
  他思考出神的时候,方芷彤就偷偷的观察他,美眸中星辉闪闪……
  赶到方芷彤家所在家属院,李睿先借着出租车的车灯灯光,看到她家胡同口停着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运动版,这车大气,霸道,土豪气息十足,更是大喇喇的挡在胡同口与外面的主干道上,挡了一大一小两条道路,毫不顾忌过路人的感觉,如同一尊土霸王似的。
  “这是他的车吗?”
  李睿问坐在身边的方芷彤,话里的“他”,指的自然是被她拒绝后死缠不放的那个家里很有钱的小子。
  方芷彤脸色迷茫的摇摇头,道:“他开的是辆奔驰越野,不过他跟我说过,他家里有三辆车,他想开哪个开哪个,这个没准也是他的车。”说完老大不高兴的道:“他果然来了!”俏脸上浮现出厌恶神色。
  李睿笑道:“他来了又能如何?”说完掏钱付账。方芷彤吓了一跳,叫道:“哎呀,我来!”说完手忙脚乱的去翻书包。李睿却已经把钱结了,笑着拍她书包一下,道:“走吧,下车!”

  下得车来,方芷彤哼哼唧唧的说道:“饭是你请的,连送我回家都要你付车费,我……你真是……”李睿道:“吃饭的时候刚说过你,你怎么又跟我客气上了?这十块八块的还叫个钱吗?你真要是过意不去,以后发财了别忘了我这个老朋友就行,呵呵。”方芷彤悻悻的笑起来,道:“我在考古队工作,每个月拿的都是死工资,怎么可能发财。”李睿煞有其事的说道:“嗨,这你可别说,有天你的财运到了,一下子成为千万富翁都是可能的事情。”

  方芷彤被他说得又笑,看向他的目光越发温柔闪亮。
  二人绕过那辆路虎揽胜,前后走进胡同。李睿经过车尾的时候,无意间留意到,车牌居然是“京”字头,心中一动,那小子应该是青阳本地人吧,怎么会开北京车牌的车呢?难不成他家都把生意做到北京去了?倒也有这个可能,便没再多想,快步追了方芷彤去。
  两人推门进家,方芷彤脚步放缓,回头对他讪讪的道:“我爸妈还记得你呢,尤其是我妈,老是提起你来。”李睿笑道:“是吗,提我说什么?”方芷彤却不回答了,转回头穿越天井,走到北房正屋门口,示意他先进去。
  借着门灯挥洒下的光芒,李睿发现她脸色红润,好像喝了酒一样,在这迷离的夜色下却越发迷人,像是洞房里等待夫君怜惜的新娘子,只看得心头一跳。方芷彤被他盯着看,羞赧的垂下头去,却现出了玲珑秀气的耳朵,耳根那里却也是红彤彤的……
  李睿笑笑,迈步走进屋里,刚进屋脸上笑容就凝结了,人也愣住了,只见方芷彤父亲方叔安两眼红肿的站在客厅里,神情悲伤,精神萎靡不振,方母脸色凄凉陪立在旁,而待客沙发上坐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男的四十多岁年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戴着副眼镜,很有学院派教授的气质;那女的三十五六岁年纪,齐耳短发,脸容端整,也是西装的打扮,显得非常职业。屋里一共只有这四人,却没有一个像是被方芷彤拒绝的那个对象那样的小伙子。

  屋里四人见他突然闯进屋来,也都是微微愣怔,纷纷看向他。方叔安认出他来,有些吃惊,方母却是惊喜交加,迎上他道:“李处长,你可是好久不来家作客了,我还说呢,你是不是跟芷彤……呵呵,快坐快坐,我给你沏茶!”
  李睿受到她的热情欢迎,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她像是把自己当未来女婿看了,那种热切殷勤的劲头儿,就像是对待女婿,心口热乎乎的,笑道:“阿姨您别客气了,我……我就不坐了。”
  此时方芷彤也已经进了屋,眼看料想中的人不在,却多出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也是又惊又奇,呆呆的看着那一男一女说不出话来。
  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女子见她回来,起身说道:“这位就是……芷彤吧?”方芷彤愣愣的看着她,道:“我是,可您是?”那女子对她殷勤一笑,随即正色说道:“芷彤小姐,我是你父亲的私人律师,此行特意从北京赶来青阳,就你父亲的遗产继承事宜向你做出说明,并带你回北京履行相关手续……”方芷彤完全听不懂她这话,摆手道:“你先等等……”说完看向父亲,道:“爸爸,这……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什么遗产?又什么继承?您这不好好的嘛,怎么会突然提到遗产了?还有,为什么要去北京呢……”

  方叔安听到这,脸色凄然的对她招招手,道:“丫头,你……你跟我过来,我有件事要跟你说。”方芷彤听话的走到他跟前,似乎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犹疑的看着他,道:“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根本听不明白啊。”
  方叔安苦涩的摇摇头,拉着她的手走进里间卧室,反手把门关了。
  李睿望着父女二人消失的房门呆了半响,转目看向那位女律师,最后又看向方母,意存询问。
  方母看懂了他的眼神,却没有做出解释,嘿然叹气,道:“李处长你坐,我给你倒水。”
  李睿被她让座在单人沙发上,随后手里多了一杯茶水,可屋中气氛过于凝重低沉,甚至透着几许悲伤的味道,他根本就没有喝茶的心情。
  等了十来分钟,方叔安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方芷彤却没跟出来,里面却传出了她的哭泣声。方叔安眼圈也红着,脸上似乎还有眼泪流过的痕迹。

  李睿听到方芷彤的哭声,心头一紧,起身走到方叔安跟前,问道:“叔叔,芷彤她怎么了?”方叔安苦叹道:“你进去看看她吧,安慰安慰她……”
  日期:2016-10-2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