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2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道:“没事了。那,他们两,作为监区的最高领导,就放了回去了吧。”
  监狱长挥挥手:“这已经是你们监区不知道出的第几件事了!你们再出事,我就直接申请撤换了你们!回去吧,记着了,好好把监区给看好了,别再出事了!”
  徐男和我同时说是。

  然后我两离开了。
  到了楼下,徐男松口气,说道:“还好没事。”
  我说:“是的,还好女囚家属不闹。”
  徐男说:“应该说,感谢副监狱长照顾我们。”
  我说道:“好吧,的确是要感谢她。”
  徐男说道:“说错了话,应该说,副监狱长是照顾我们,但是,是重点照顾你。我说白了,监狱长根本开除不了你,可能开除得了我,但是你,有副监狱长的保护,监狱长没办法开除。监狱里没人动得了你。”
  我说:“是吧,她有那么好啊。”
  徐男说道:“好不好,你自己知道咯。”
  徐男轻轻在我耳边问:“说什么表姐弟的,都骗人的,你和她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存在。”
  我说道:“男哥,你怎么也那么八卦起来啊。”
  徐男说道:“随便问问,好奇嘛。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我们监狱唯一的男的,你的感情大事,姐妹们都很关心。”

  我说:“八卦。”
  徐男说:“我不八卦你和别的女的,我就是好奇你和副监狱长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你得了吧你,别问了行了吧,就那样关系。”
  徐男说:“见不得人的关系。表姐弟肯定不是了。”
  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难道让我说,是强x犯与受害者的关系吗。
  下班,我特地等了贺兰婷。
  在停车场。
  等到了她,她只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直接上车,我也急忙跟着上车。

  车子开出了监狱后,贺兰婷问我:“有什么事,快说。”
  我说:“谢谢你的帮助,我想请你吃饭。”
  贺兰婷说:“没空。”
  我奇怪了,平时逼着要我请吃饭,请吃贵的,好吃的,今天,怎么了?
  我问:“没心情啊。”
  贺兰婷说:“约会。”
  我说:“真的假的啊。”
  贺兰婷说道:“你要管?”
  我说:“没事,随口问问而已。”
  贺兰婷说道:“快点下车,没空陪你玩。”
  我说:“那最起码也带着我下了快环再说啊。”
  车子很快的下了快环,贺兰婷说道:“现在下了快环了。”
  我说道:“你谈了男朋友了?”
  心里有些堵。
  贺兰婷说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帅吗。”
  贺兰婷说:“快下车!”

  这么着急,而且请吃饭也不吃,看来,是真的谈恋爱跑去约会了。
  妈的,我说道:“我不下车,我去帮你看看。”
  贺兰婷问:“帮我看什么?”
  我说:“看看他是不是好人,对你好不好。”
  贺兰婷都懒得和我废话,怒斥:“滚下去!”
  看着她,我怏怏的抿抿嘴,说:“万一人家是**,你一个女孩子,对付不了的,带上我的话,就不会担心了。”
  贺兰婷直接拿出了那个喷雾:“下不下车。”
  一看到这个,我急忙的双手护着眼睛:“我下,我下!”

  赶紧的下车。
  看着她车尾灯消失在车流之中了。
  街上还传来一首歌。
  想着你可能去谁或谁怀里,胡乱猜搞的我无法呼吸。

  啊哈去吧,没什么了不起,什么都依你,却看不起我自己,虽然我爱你,不许你再孩子气,寂寞的鸭子,也可以不要你。
  我是鸭子?
  算了,去忙我自己的。
  我看着陈安妮给我写的那地址,拦了一部计程车,然后去拿了弹弓,前往那个小区。

  车子开到了那边后,我给了的士司机钱,让他开进去小区里。
  结果,被人拦了下来,保安穿着很有派头,迈着大步,看样子像当过兵的,走过来,一个敬礼,然后问我:“请问您是住哪一号房?”
  我说道:“没呢,我一个亲戚家住里面,我进去看望他一下。”
  他说道:“请你下车登记,我们这里没有业主的同意,不允许到访的人私自开车进去。”
  我只好让的士司机离开了。
  然后我下车,进去登记。

  他问了我的名字,身份证号码,然后,问我找谁,我说,一个叫东叔的。
  他说:“东叔,经常有人来找他。他认识你吗。”
  我说:“不认识吧,但是,我是他一个老朋友,托我来找他的,我手上有他老朋友的信物,看到他就懂了。”
  他说道:“我帮你打电话问问。”
  他去打电话,我看着里面,东张西望的。

  这里面,哪算是小区啊,全都是别墅群了啊。
  门卫一会儿后出来,对我说道:“没联系上,他们家不接电话。”
  我说:“这样子啊,那,你能让我进去,自己去找他吗。”
  他说:“对不起,不行。”

  我说道:“大哥,我有急事找他,人命关天。”
  他说:“我们这里有规矩,不行。”
  里面的几个保安也看着这里了。
  我拉着他,过去到保安亭看不到的一角落,掏出一个信封,然后开出信封,让他看到里面一千块钱,说道:“通融一下了。”
  他推开信封,对我敬礼:“对不起。”
  说完,就转身回去了保安亭了。

  软硬不吃啊。
  那怎么办啊。
  我对他再次挥挥手,然后他又出来了,问我还有什么事。
  我问道:“那什么时候才能联系上他本人。”

  保安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拿了一支烟给他,他也拒绝了。
  我无奈了。
  看我这样子,保安说道:“也许是他不让家人接。”
  保安说:“每天来拜访他,找他的人,实在太多了,络绎不绝,他不想见客,所以就不接电话,假装不在家。”

  我问:“一个退休老军人,那么多人来拜访他啊。”
  保安说:“他手下能人多,都位居高职,有很多事甚至现在当官的搞不定的,他都能摆平。想办事的,想升职的,想攀上关系的,找他的人,非常非常多。”
  靠,看来,是把我也当成其中之一了。
  我说道:“我是他老朋友托付来的。”
  保安说:“他不想见人,我们更不能放你进去,不然我们会有麻烦。东叔发脾气起来,我们都遭殃。”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对我也够礼貌的了,我还在这里唧唧歪歪,那就真的太什么了。
  日期:2016-08-06 08: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