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9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小艾就好像是等待了千年的狐妖,好容易等到了丁长生,怎么可能轻易的放离开,于是,两人回到了家里,谷乐乐和谷甜甜依然是被郑小艾养在家里,但是因为赵庆虎早已死于非命,所以,她们俩现在可以出去逛街玩了,只是这俩女孩错过了上学的年龄,现在也不想学习了,只能是跟着郑小艾吃喝玩乐,好在是丁长生和郑小艾都不缺钱,就这么养着。  
  “隔壁屋里那俩你准备怎么办啊?不能就这么一直养下去吧?”郑小艾依偎在丁长生怀里,轻声问道。
  “那怎么办,你平时没事是时多做做工作,要不交给公丨安丨机关送回去得了,她们家里人不找啊?”丁长生疑问道。
  “唉,你这话我说了很多次了,但是她们被拐卖好多年了,都长成大姑娘了,这不是男孩子,被拐卖了回去也没人看不起,但是女孩子就不一样了,乐乐说她们那里也不是没有被解救回来的女孩子,都认为这女孩子被拐卖了,还不得强迫干了多少不要脸的事呢,所以,非但是嫁不出去,就连家里人也抬不起头来,一说就是谁家的孩子被拐卖了,看人的眼光都不一样,她们俩不想让家里人抬不起头来”。 r郑小艾说道  。

  “那怎么办,她们就没什么打算?”丁长生感到很挠头,当时自己还以为捡了个便宜,到现在来看,这是个大麻烦啊。
  “她们说听你的,除了回去这一条,其他的都听你的”。郑小艾暧昧的笑道。
  “这算是听我的啊?”丁长生不以为意的说道。
  “哎,我说,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啊,她们俩那点小心思你不明白?你就在这里装吧,我敢说,你现在去隔壁,什么事都解决了,你找个关系安上户口,到时候办出去得了,让她们俩多给你生几个孩子,多好的事?唉,我是不行了,到老了,没人要了,我就买瓶农药,一命呼呜了”。郑小艾酸酸的说道。
  “想什么呢你,我是那样的人吗?”丁长生皱眉道。
  “我说的是认真的,她们老在我这里不是个事,姑娘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你得好好考虑下,接下来该怎么安排她们了,总不能这么一辈子躲着吧”。郑小艾又转回到了谷乐乐姐妹身上说道。 
  丁长生叹口气,没说话,两人就这么相依偎着到了天明,一大早,郑小艾开车将丁长生送到了高铁站。
  市委市政府七点之前就上班了,虽然省领导不会来这么早,但是很多工作都得再次确定,不能出一点差错,这是林一道第一次到下面来视察,而且第一站就选在了湖州,这让湖州很紧张,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林一道是冲着谁来的,要说紧张,湖州最紧张的怕是闫培功了。
  可是昨晚和丁长生谈了之后,闫培功心里逐渐的安定下来了,是啊,现在自己在湖州投资,无论怎么样,这些投资都是实实在在的,林一道就算是要把这些投资都否定了,那么湖州答不答应都是另外一回事,好在是从自己了解的情况看,在湖州,还没有林一道的人,这对于自己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早晨八点,林一道的车队从省城出发了,而湖州市的领导也出发了,他们去了高速路口等着,虽然还早,但是早点总比晚了好,市委书记司南下走在最前面,紧跟其后的是市长邸坤成,再就是仲华了,这些人下了车,在高速路口的休息室等着。
  作为湖州市现在的座上宾,闫培功也被叫来了,但是他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躲得远远的,站在一个角落里,看着窗外车来车往,心想,如果自己失败,怎么向宇文家交代,虽然不知道丁长生做了什么事,但是看起来宇文灵芝应该是安全的,自己早就没有和宇文灵芝联系了,这中间的联系都是通过丁长生在做  。
  上午十点半,林一道的车终于是在湖州收费站下了高速,此时司南下和邸坤成等市委市政府一干领导都在等着了,林一道这次的态度放的很低,还亲自下车和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握了握手,表示了感谢,但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在车队里下来的一个人,居然是前市委书记石爱国。
  这让司南下一愣,邸坤成的惊讶也不亚于司南下,不知道石爱国跟着林一道下来视察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统战部长,和经济视察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但是惊讶归惊讶,面子上的事还是要过得去。

  “南下同志,我们坐了一路的小车,身体都舒展不开,还是坐你们的中巴吧”。林一道很自然的说道。
  “林省长,请,这边请”。司南下很客气的说道。
  然后又简单的和石爱国握了握手,欢迎之类的屁话叨叨了几句,就都上了中巴车,车里早就打开了空调,气温宜人。林一道的阴谋体现在了很多地方,比如说这次来视察,叫上石爱国,他早就打听清楚了,石爱国当年离开湖州,那是迫不得已,而且从那之后,石爱国再未踏上湖州土地一步,可见其成见之深,所以这次专门叫上了石爱国。
  一来,石爱国对湖州确实是熟悉,而且很大程度上这都是石爱国打下的底子,这可以让石爱国有衣锦还乡之感,还能打压一下司南下的傲气,司南下现在紧跟梁文祥他知道,所以,借着石爱国这根拐杖敲打一下司南下,顺理成章,何乐不为呢。
  自己邀请石爱国到湖州来,是他亲自打的电话,石爱国也不好拒绝,但是这件事知道的人却很少,所以石爱国为什么会跟着林一道下乡,这也够那些人好好想一阵子的了。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丁长生,丁长生曾是石爱国的秘书,自己这次视察,也包括白山,所以,敲打丁长生的同时也给石爱国提个醒,你这个秘书可不老实,你最好是看紧点,否则,结果还真是不好说。
  政治,玩的就是心眼,所以,心眼少了千万不要趟政治这趟浑水,当然了,虽然石爱国知道一点林一道的小九九,也只是限于对湖州这点小算盘,他还不知道居然连白山的丁长生都被算计进来了,这也难怪,关于丁长生和林一道之间的恩怨,石爱国还真是不知道。

  事来了,躲是躲不过去的。
  闫培功本来以为自己也只是来陪着迎接一下就完了,但是没想到他是司南下炫耀的主要资本,所以,当林一道和石爱国上了车后,司南下居然转身朝着闫培功喊道:“闫先生,过来一下”。
  闫培功头皮一麻,但是没办法,司南下都叫自己了,自己不可能不过去。
  “司书记,找我有事?”
  “嗯,上车一起走吧,我介绍林省长认识你,你是我们湖州的最大的投资客户,走吧,上车吧”。司南下说完自己钻上了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