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4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巨木镇上有山地适合中药和茶叶种植,但魏本雄和邓经纬也到外面招商引资了,可是几个公司一考察,都黄了,当然,那几个公司也都实力有限。最终无奈之下,他们就找到了张文定,毕竟现在说到招商引资这方面,在整个随江市,张文定的名头那是相当响亮的。
  他们两个人不仅仅只是求这么个事情,还列出了好几家公司的名字,说如果能够请到这几家公司来,那投资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么个事情,张文定也只能答应尽力帮忙了,他就相当郁闷了,自己只是开发区的招商局长,现在居然还要管安青县的招商工作,这***算不算不务正业啊?
  这个事情搞定,后面的谈话就轻松了。
  邓经纬嚷嚷着要张文定上正科了摆酒,张文定就说:“邓哥啊,我到年底的时候上副科也才一年多点,再上正科不符合规定。”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组织原则要讲,但特殊情况也要个别考虑嘛。”魏本雄笑呵呵地说,“文定啊,只要你副科上了一年,徐主任肯挺你的话,再搭顺风车上个正科没问题的。啊。”

  听到魏本雄这个话,张文定心头就稍稍激动了一下。
  吃过中饭,邓经纬又提议去泡脚。
  泡脚的时候,进的是二人一间的房间,邓经纬和姜育杰一个房间,魏本雄和张文定一个房间。
  等到脚泡过按摩做过,魏本雄就挥手让技师出去,然后对张文定说:“文定啊,听说有记者过来了?”
  张文定一愣,这个魏本雄不愧在开发区干了几年的管委会副主任,离开了管委会居然能够有这个消息。

  他知道魏本雄提起这个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便说:“嗯,昨天来的。领导,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这个事情,你千万莫沾边。”魏本雄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意味深长地说。
  “领导......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啊?”张文定问,魏本雄在开发区做了几年副主任,不说消息渠道,单单各种情况,他都了解得很多。
  “我可以给你透一点,但你要记住,这话出我口入你耳,谁都别说。”魏本雄压低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伸出两根手往上指了指,才继续说,“事情大,两边都有可能牵扯进去。”
  张文定心中一凛,他先伸手往上指了指,然后又说两边都有可能,那这个两边,指的肯定就是市委和市政府了。
  市政府这边,应该是副市长粟文胜可能会牵扯进去,可是这个事情怎么会牵扯到市委那边呢?是针对陈书记还是别的常委?

  而且,这个事情就只是一起普通的意外事件,没什么内幕可挖啊。
  张文定还想再问点什么的时候,魏本雄却是什么都不肯说了。
  周一刚一上班,张文定就被徐莹叫到了她办公室,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份白漳晚报,随江开发区的事情放在了白漳晚报的头版,标题相当震撼:《三十万买三条命!》
  看到这个标题,张文定情不自禁地暗哼一声标题党!
  现在有些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标题怎么吸引人怎么弄。
  比如他前不久在网上看到的两篇新闻稿子,一篇标题为《干了XX天,终于湿了!》,另一篇为《两大全国性jiao易市场落户我省》。

  初一看,相当暧昧,可真要较真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第一篇说的是旱情得到缓解,跟床上干那事儿没关系;第二篇是说两个交易市场都是全国性的,与性jiao易这种活动没关系。不得不说,想出这种标题的人,也是煞费苦心了,首先一点就把读者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白漳晚报这篇对于随江开发区的报道显然也是想要一眼就让读者有看下去的**,不得不说,这一招还真有效果。张文定觉得就算自己不是因为关注着这事儿,仅仅出于好奇,也会去细看这篇文章里究竟写了什么。
  文章先写了随江开发区全盛世陶瓷公司发生的事故,然后又对全盛世公司作了一个简介,包括是哪一年落户开发区的都注明了。这两样之后,便是记者采访公司员工,员工说出的一些情况,比如公司时常无理由的加班,比如公司不和大多数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不负责五险一金等等情况,反正都是员工对公司的不满,都在说公司的坏话。
  在对家属的采访中,家属则说自己签赔偿协议的时候受到了欺骗和威胁,要不然他们怎么也不会答应十万块钱的赔偿,还说一条命难道就值十万块钱吗?更说这次的事故最主要的原因是人为因素,除了赔偿之外,还应该要追究相关责任人。
  整个采访看下来,一个劣迹斑斑的无良公司形象就在读者心中成型了。
  提到事故原因的时候,员工有的说是公司管理问题,有的说是厂房建筑质量有问题,钢筋混凝土的钢筋不达标,以次充好。
  反正就一条,这次的事故,除了赔偿之外,还得有人倒霉——至于倒霉的是陶瓷公司还是当初承建厂房的公司,那就不知道了。
  光是这个还不算,这文章中间,还穿插了一些也不知道是记者还是编者的话,说是记者联系了随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相关领导,但安监局三缄其口,然后记者又采访开发区管委会领导,领导称很忙,随后就有个自称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的女子找到记者,对于记者提问却是一问三不知。
  在文章的结尾,却是一段耐人寻味的话,质问在这起事故中,安监部门和管委会方面面对记者的采访避而不谈,是不是认为一条人命仅仅就值十万块钱?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将最后那“本报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这句话收进眼底,放下报纸,张文定忍不住想拍桌子了。
  这算怎么回事嘛,这话里话外透的意思,好像是管委会和陶瓷公司狼狈为奸一起欺压员工一样,怪不得说防火防盗防记者呢。
  人家一篇文章出来,不说一句自己主观上的倾向,可那意思却展露得淋漓尽致,而且还颇有剑指八方的意思,让人摸不清他的目的在哪儿。
  不过不管这篇文章最终目标是要指向谁,反正管委会是被其点名了,张文定就看向徐莹,他也不知道昨天从魏本雄嘴里听到的话要不要给她说一遍。
  在官场上混,谨慎是相当重要的。

  他和魏本雄又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在他没有提到记者的情况下,魏本雄专门说了那样的话,这不得不令他多想一想,魏本雄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用意,比如拿他当枪使什么的。所以,他就犹豫着,昨天晚上在徐莹家的时候都没说过,如果他贸然告诉徐莹的话,从而令得徐莹判断错误,那就有点郁闷了。
  毕竟,在前天晚上,徐莹好像就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了。
  有时候,消息太多,反而会蒙蔽双眼令人看不清前方真实的情况。
  虽然说他跟武云关系不错,可武云的爹是省委组织部长,手握一省官吏升迁重权的副省级大员,总不能时时关注着他这么个副科级干部吧?那也太不着调了。
  县官不如县管,他还得有个能够赏识自己的直接领导才能让今后的路走得顺。所以,他不希望徐莹惹上什么大麻烦。
  “主任,这个,跟我们关系不大吧?就是一个劳动合同的问题,劳动局不是已经作出处理了吗?”想了想,张文定这么安慰道,“这上面的问题,我看主要应该还是在市安监局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