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4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珊珊没听同学说起过这种情况,一时没了主意,挽留了两声,见宋金朝毫无留步的意思,她也没办法了。
  张文定一趟厕所回来,发现宋金朝已经走了,从白珊珊嘴里知道了情况,也不作停留,送她回家,然后直奔徐莹家而去。

  徐莹听完了张文定说的情况,想了想,肯定地说:“那个记者就是来搞事的!”
  张文定心里一凛,搞事的,搞什么事啊?矛头指向何方?
  “行了,这事儿你别管了。根子不在记者这边,在报社的领导。”徐莹摆摆手,打断张文定的思绪。
  “要不,问问汪主任吧,她有个师兄,是省委宣传部钟部长的儿子。”张文定脑子里灵光一闪,对徐莹道。

  “有这事儿?”徐莹两眼一亮。
  “嗯。”张文定很肯定地点点头。
  徐莹就不说话了,沉吟了一下,给汪秀琴打了个电话,也不客套,直接就问她省委宣传部是不是有可靠的关系?汪秀琴倒是没有否认,答应下来之后还主动说马上电话联系她师兄。
  一会儿,汪秀琴电话回过来,说她师兄关机,联系不上。
  这个电话一挂断,徐莹脸色就沉下去了,也不等张文定问,直接就道:“等明天的白漳晚报,看看他们怎么报道再说。”
  “那我们,不是很被动?”张文定就知道汪秀琴那边没搞定,迟疑着问。
  由于最近张文定天天给徐莹治痛经,徐莹对他的感觉比以前又好了一些,便解释了一句:“被动就被动吧,总比莫名其妙被扯到漩涡里要好。这件事情有点复杂,我们先静观其变。”
  张文定听得云里雾里,可徐莹却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时候,汪秀琴正依偎在钟五岩怀里,嘟着嘴巴问:“刚才怎么要我对徐莹那么说?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吧。哼,也不帮帮我,你要帮我了,我在管委会又会长一大截威信。”
  钟五岩笑道:“呵呵,这次我不帮你是为你好,等着看好戏吧。有你树威望的时候。”
  汪秀琴睁大眼睛看着钟五岩,一脸不解,带着点懊恼地神情道:“看什么好戏呀?陶瓷公司的事情是我负责的,真要出了问题,我就首当其冲了。”
  若不是知道钟五岩的身份背景,汪秀琴都要发火了。

  “你只是管委会副主任,又不是一把手,怕什么。”钟五岩还是像刚才那般笑着,不过却也没等汪秀琴再抱怨,就继续解释道,“放心吧,你只是负责事发第二天让陶瓷公司和家属协商,而且也协商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啊,再出什么问题,谁分管谁负责,跟你没关系了。别自己往上凑,这事儿透着邪乎,别惹火烧身。”
  汪秀琴显得有点忧心忡忡地样子道:“可是我已经沾上这事儿了,真要出什么问题,他们肯定会往我身上推。”
  “有你姑父在,怎么会推得到你身上?”钟五岩搂紧她道,“放心吧,这个事情,我觉得目标不是冲着你们开发区去的。啊,就算开发区被误伤了,责任也不会让你担的。”
  汪秀琴知道他这是做保证了,就算是有事情,他也会帮着摆平。

  听到他这么说,她顿时一阵感动,猛地抱紧他,娇嗔道:“你总是对我这么好,我以后离不开了怎么办啊?”
  钟五岩就笑了:“不离开不就得了?”
  汪秀琴道:“哼,等我老了,我就是不离开,你肯定也会赶我走。”
  “我是那种人吗?”
  “哼。”
  深夜一场雨,直下到第二天中午方才小了一点。
  张文定呆在家里没出门,若是今天没下雨的话,他还想再去会一会白漳晚报的记者宋金朝,或者说跟着他,看看他都采访了些什么人采访到了些什么东西。但是下了雨,他就懒得动了,反正徐莹也说过,这件事情不用他再管了。
  然而他准备在家里呆一天,有人却不让他在家里呆着。
  在他正准备吃中饭的时候,有电话过来要请他吃饭。来电话的人是管委会以前的副主任魏本雄,是他的老领导。
  魏本雄在管委会分管招商引资的时候,对张文定可谓是完全放权的,算是相当支持他的工作了。现在老领导相召,他自然不能拒绝,连忙说他请,哪儿能让老领导破费啊。
  魏本雄约定的地点在素柳园,张文定驾车到达之后,看到这酒楼的大门,不禁暗自感慨,就是因为这地方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自己和徐莹才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收拢了心中的感慨,他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直接就进到了魏本雄所说的包厢。但等他推开门一看,却发现包厢里除了魏本雄之外,居然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他还认识——党校学习班的班长邓经纬。
  对于邓经纬,张文定是很不爽的。
  当初在党校学习快要结束的时候,在那个旅游目的地选择上,他支持了邓经纬得罪了汪秀琴,就是因为邓经纬曾暗示过他会去开发区管委会当副主任,可是到最后,去管委会当副主任的居然是汪秀琴,这让他很是恼火。
  不过他现在已经在官场上混了这么长时间了,心中对邓经纬再有意见也不会表现在脸上,错愕只在心里,堆出一脸笑道:“魏主任、班长,好久不见啊。来迟了,来迟了。”
  “文定来了,赶紧坐。”魏本雄笑着在身边的椅子靠背上拍了拍,然后说,“菜都点好了,就等你来。”说着,他又朝服务员道,“赶紧上菜。”
  张文定就快走两步主动伸手和魏本雄握手,而服务员也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出门而去催菜了。
  这时候,邓经纬就站了起来,伸出手热情洋溢地向张文定走来,满脸堆笑道:“老同学啊,来迟了你自己看着办,啊,是抱瓶子还是怎么的?”

  张文定赶紧握住他的手,用力摆动着,嘴里笑道:“班长,可不兴一见面就欺负人的啊。我告诉你,今天有我老领导在这儿,别跟我拼酒,他只会帮我!”
  “哈哈哈。”邓经纬一如在党校学习时那般豪爽地大笑,紧握着张文定的手不放,道,“老同学,那可不一定。魏县长是你的老领导,现在也同样是我的领导啊......”
  魏县长?哪个县的?应该是副县长吧。
  张文定一愣,当初魏本雄只是被免去在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的职务,可是新职务却没说过,然后这段日子里,张文定也没听人说起过魏本雄,没想到这个在开发区不显山不透水的分管领导居然当了副县长了。
  心里的念头只是稍稍转了转,张文定先向魏本雄道了声贺,然后马上就对邓经纬道:“班长,你现在,糊黄泥巴去了?”
  在随江这边官场上有这么个说法,基层干部到上面机关挂职,那叫镀金;上面机关干部下到基层挂职,那叫糊黄泥巴。
  一般相熟的人,自然不会这么说,但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则是可以这么说,是开玩笑的意思,也算是对挂职干部实力的一种肯定。

  一般人,下去了就是直接下去了,糊黄泥巴的意思就是说用不了多久又会回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