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1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己掉下来的瞬间,可是注意到了,上面全是茂密的蒿草和葱郁的树木,树和草的下面全是土,这一块是土坡。可是身下却不是土,而是石头,洞的四壁也是石头,那就说明这里是人工建造的,而不是先天形成的。莫非这里真是什么藏宝之地?这个想法一出来,楚天齐顿觉一股兴奋劲冲了上来。并不是他贪恋所谓的宝物,但发现新事物的好奇心,还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他拿手电照着,在地面、墙壁上查看、摸索起来。

  地面铺的石头,看上去比较规整,摸上去也有一种滑滑的感觉,显然石头已经埋在地下有些年了。看了一圈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连那怕一处像文字的地方也没发现。
  宝藏没发现,雨却再次不期而遇了。“沙沙”的雨水再次落了下来,楚天齐只好离开中间的地面,又退到了一开始那个小窑洞的地方,靠着石壁坐了下来。
  石头还是没有沙发舒服,不光坐着凉,还咯的慌,背上也总是被咯的有些疼。楚天齐不由得向背后摸去,怪不得咯得慌,原来身后有一块立着的石头。这是什么?摸着石壁的边缘,楚天齐迅速挪开了身子,用微型手电照去。
  在手电强光的照射下,楚天齐发现,那块立着的石头紧贴着石壁,怪不得一开始没发现,当时还以为是靠在石壁上呢。立石边缘有弧度,中间高两边低,摸上去也比较光滑,显然是人为加工过的。他心中不禁一阵欣喜,急忙凑近去看,果然发现立石上有一些纹路,这些纹路看上去像是动物的形状,又像是一些什么字。但究竟是什么,他却看不出来,不过他知道应该是一块石碑。

  虽然不知道这些符号代表什么,但楚天齐心中仍是激动不已。在离地面十多米的地方,在一个人工的地洞里,能有这些奇怪的图案,肯定里面有一些什么秘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向立石的底部摸去,想要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立石就像长在里面一样,根本摸不到底部,也没有一丝晃动。
  楚天齐仍不死心,又拿起手电,沿着地洞的边沿慢慢的照着,并不时用手在上面拍拍或是扭动一下。没有臆想中的机关或是按钮,就连一小块活动的石头也没有发现。但这些符号又代表什么呢?
  就在楚天齐琢磨这些图案的时候,家里的父母却正在激烈争吵着,争吵的中心内容就是他们的儿子楚天齐。
  尤春梅哭着道:“你总说没事,没事,可是到现在也打不通狗儿的电话,他能去哪呢?呜呜……”
  “宁姑娘来电话不是说了,天齐刚从她哪出去,一会儿就回去吗?”楚玉良尽管心里着急,但仍故做镇静的劝着老伴。
  “你信吗?别当我是傻子,要是狗儿刚出去的话,她能往咱们家打电话找狗儿?这能说的通吗?”尤春梅抓着老伴的衣服说,“不行,我得去找狗儿。”
  “找,找,找,上哪找?”楚玉良烦躁的说。
  尤春梅不依不饶:“我不管,找不到狗儿,我也不活了。”
  楚玉良跺着脚道:“你别添乱了,我再给宁姑娘打电话,问问情况。好不好?”
  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楚天齐发现石碑的兴奋劲已经过去。他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几粒花生米后,又抬头看向井口,不时喊上一两声“救命”。雨停了,却仍然没有任何人的回音。
  楚天齐深切的体会到了“坐井观天”的滋味,同时也为人们对这个词语的误解鸣不平。“坐井观天”总是被用来形容人的眼界小、见识少,可谁又真正在井下*体会过呢。他现在觉得,“坐井观天”是对那片蓝天的向往,是对自由的深切渴望,只有看到那片天空,心中的希望才不会破灭。
  哎,又想远了,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天是一时半会不会晴了,手机信号暂时是没指望,就这泥泞的山路,恐怕村民没事也不会上山的。那就只能寄希望有人找自己了,这个人会是谁呢?只能是俊琦,对,就是她,她肯定会找自己的。此时,身在困境中的楚天齐,对她是那样的信任,她就是自己心中最大的希望。
  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呢?想到这里,他不禁叹道:看来,又要继续坐井底之蛙了。接着,感觉大脑有些迷糊,就像要马上睡着似的,但他强撑着,不让自己睡去。
  迷迷糊糊中,耳畔忽然传来了声音,好似在喊自己的名字。楚天齐顿时来了精神,支棱着耳朵,听了起来。

  “天齐……”、“楚天齐……”,一声声的呼唤越来越清晰。
  不是自己耳鸣,不是幻觉,分明是有人在喊自己,是俊琦的声音,是她。楚天齐顿时精神百倍,忍不住大喊道:“救命,救命。”喊了两声,又觉不妥,急忙重新喊了起来:“俊琦,我在这儿,我是楚天齐。”
  外面忽然静了下来,没有了任何声响。楚天齐急忙摇了摇头,侧耳去听,还是什么也没听到。他不禁狐疑:莫非真是自己听错了,莫非真是幻觉?
  “天齐,是你吗?”沙哑但却清晰的声音传来。
  没错,是俊琦,就是她。楚天齐对着井口大喊:“俊琦,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是天齐,真是天齐。”宁俊琦是哭着喊出来的。
  另一个声音:“俊琦,是他,是他。别激动,别哭。”
  楚天齐听出来了,是两人个的声音,一个是宁俊琦,一个是白雪的声音。她们怎么会在一起?这个念头刚一闪过,他马上意识到一个问题,急忙把双手做成筒状,喊道:“俊琦,我是楚天齐,你们别说话,听我说,可以吗?听我说。”
  宁俊琦的声音:“天齐,我听到了,你在哪?”
  “别说话,听我说。”叮嘱完,楚天齐喊道:“我现在掉到了一个地洞里,你们看不到我,也不要贸然过来,明白吗?”
  “不,我不听,我就要找你。”宁俊琦“哇哇”的哭喊着。

  “俊琦,冷静,冷静,你听我说。”楚天齐说完,听外面静了下来,才又喊道:“这个地洞的洞口很小,还有蒿草散着,你们可能看不到。你们可以拿上小的石头往这边扔并观察着,如果看到小石头滚下去,或是听到滚下去的声音,就应该能找到了。”
  “好,你等着。”宁俊琦欣喜的声音传来,接着又不无担忧的说,“不会砸到你吗?”
  “放心吧,我这里有躲避的地方。”楚天齐回答,“你就赶快扔吧。”
  “好的,你躲开吧。”宁俊琦说完,停了好大一会儿,又说道,“天齐,注意了,我们扔了。”
  楚天齐已躲到了那个小窑洞的地方,一会儿听到外边传来很轻的响动。又过一会儿,“啪,啪”两声,两颗小石子掉了下来,滚到楚天齐的脚边。
  “天齐,有石头掉下去了吗?我们看不到。”宁俊琦的声音透着焦急。
  “掉下来两块,看不到吗?”楚天齐边说边想着办法。忽然,他心中一动,有了,便又对着上面说,“这样,我从下面往上扔,你们看着。”
  “好,好。”宁俊琦连声说着“好”。
  日期:2016-10-20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