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0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擦干眼泪后,方芷彤又垂着头呆了会儿,良久才缓缓抬头,美眸却有些闪躲,不敢看向李睿。李睿好笑不已,转头对门口方向招呼服务员。

  服务员进来后,李睿也不问询方芷彤的意见,自顾自点了四菜一汤。方芷彤趁他不注意,偷偷的瞧着他。李睿留意到她的目光,突然转头看向她。方芷彤吓了一跳,脸孔一红,忙转开头去。
  等服务员走后,李睿笑道:“这回能把我当朋友了吗?”方芷彤羞赧的笑笑,俏丽的小脸红若晚霞,一双黑白分明的妙目看着别处点点头。李睿道:“那你看着我啊,再对我笑笑。”方芷彤忍俊不禁又笑起来,笑中胆子也大了些许,转眸看他,见他友好柔和的看着自己,心中某一根弦被拨动了,不由自主的跟他对视,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纯澈。
  李睿满意的点点头,道:“好啦,现在可以跟我讲那枚银牌的秘密了。”
  方芷彤这才记起今晚吃饭的主旨,傻乎乎的哦了一声,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本书,放到与李睿中间的桌上。李睿凝目看去,见书名是《青阳民间宗教史》,书封面上还贴着一个带有条形码的标签,信手拿过来,放到眼前粗略翻看。
  方芷彤又从包里掏出那枚银牌以及那本名册,放到他面前桌上,道:“已经搞清楚啦,银牌与名册,都是出自于明末清初的民间秘密宗教闻香教。呶,那本《青阳民间宗教史》已经在你手里了,你可以翻到第三十五页,那里写着明末清初时候闻香教在咱们青阳的发展史。闻香教出自于罗教,而罗教又源于白莲教,因此闻香教也是白莲教的一个分支,对于当时的朝廷来说,是邪教的一种。闻香教通过宣扬各种迷信来网罗信徒,结成势力,最终走上造反的道路……”

  她那边娓娓道来,李睿这边也在阅读书上的内容,很快就对闻香教的情况有了一个粗糙的理解。
  方芷彤伸出纤指,点在那枚银牌上,道:“闻香教层级架构非常明确,最底层是普通教徒,上面是小传头,小传头之上是大传头,大传头之上还有会主,会主之上是教主。其中的会主,是闻香教里负责一个地区传教的大头目。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会主相对于闻香教来说,就像是市长相对于咱们国家的官员体系。你这个银牌上刻着会主俩字,说明它的主人是闻香教里一个会主,这个银牌是他的令牌,用来随身佩戴,标明自己的身份。银牌正面的女菩萨,是闻香教信奉崇拜的无极老母像,类似于闻香教的徽标。对了,你这个银牌是从咱们青阳发现的吧,那么很可能,这个银牌的主人,就是明末清初时在咱们青阳传教的一个闻香教的会主,在青阳数他最大。”

  李睿如梦方醒,想到前日在山神庙地下的地洞里看到那些金银珠宝与兵器时,徐达跟自己就已经揣测出,开挖这个地洞的人,应该是一个江湖组织,没想到竟然猜对了,却也没想到这个江湖组织居然还是大名鼎鼎的白莲教的一个分支,怪不得地洞里囤积了兵器呢,是因为他们时时刻刻准备造反;至于那些金银珠宝,应该是银牌主人、那位会主从教徒手中搜刮来后据为己有的,当然也可能是用作造反资金的,如此一来,倒也好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把地洞挖在山神庙下……呃,不是,是把山神庙盖在地洞上,就是要掩盖巢穴,不使外人得知或是怀疑……

  方芷彤又指向那本名册,道:“你看,名册上这些人名,下面都写着大传头或者小传头,其实这就是一本青阳闻香教众的花名册。那时闻香教作为邪教,是不敢公然传教的,都是通过大小传头各自发展信徒,就像是眼下的传销组织,每个传头发展的下线,不会告诉别人知道,但最后都会汇拢到会主手里,于是就有了这个花名册。有了这个花名册,会主就能随时调动千军万马,造反起义。”
  李睿失笑道:“原来如此,当时我看到这本书还想呢,传头是什么意思,怎么还有大小之分?难道是把人头砍下来传着玩,比谁大谁小吗?”
  方芷彤似乎是被这话吓到了,看着他扁扁嘴,嗔怪道:“你这直译得太血腥了,还不如不译呢,还是看那本书吧,那是我特意从市图书馆借出来的,上面写着呢,青阳闻香教众在清顺治初年,曾经发动过一次起义,当时是占领了市北区县城,当然那个时候不叫市北区,但很快被剿灭,可闻香教并未就此在青阳销声匿迹,之后又延续发展了近两百年,直到道光上台才彻底消亡。”
  李睿皱眉思虑半响,不太确定的道:“占领了市北区县城?那就是说,闻香教青阳分舵,就在市北区?而且是在郊外?难道釜山上那座山神庙就是闻香教的青阳分舵所在?要不然会主的令牌怎么会在那保藏?会主常在的地方,应该就是闻香教在当地的分舵了吧?”

  方芷彤耳朵动了动,犹疑的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什么山神庙?什么分舵?”李睿道:“好吧,小方,你帮我解了个谜题,我就告诉你一个大秘密,我好像无意间发现了闻香教在咱们青阳的分舵……”将前往釜山山神庙“游玩”、偶遇抓狐狸老头、经推理分析发现狐狸窝疑点、最终发现地洞的经过全部讲了出来。
  他这番话的重点,是告诉方芷彤,山神庙与地洞的存在,所以也就隐瞒了那些金银珠宝的存在,自然也就隐瞒了最早从老宅下挖出的那个陶罐与其中铁墩藏宝图的内情。
  方芷彤听后惊呆了,瞠目结舌,一脸匪夷所思的样子。
  李睿笑道:“你怎么啦?不信我说的?”方芷彤忙摇头道:“信,我信,我就是怎么都想不到,你们通过一个小小的狐狸窝入口,居然能找到庙基下面的地洞,你们这脑子简直……简直神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洞大开吧?”李睿呵呵笑起来,心想,我们要是没有藏宝图也白搭,脑洞再能大开也没用。方芷彤忽然变得兴奋起来,道:“你……你能带我去那个地洞看看吗?里面的兵器还在不在?除了兵器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李睿点头道:“当然可以,如果你需要,我甚至可以把那个地洞送给你。”

  这下美女考古队员可是不理解了,秀眉蹙起,美眸含疑,眼巴巴的看着他,讷讷的道:“送给……送给我?怎么送?”李睿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把发现这个地洞的功劳送给你,对外、对市考古队、对市文物局都宣称是你发现的,前提是这个地洞与里面的兵器具有考古价值。”
  方芷彤忽然想到什么,道:“你说到这个,我刚想起来,我们副队长托我问问你,这枚令牌与花名册具有一定的历史研究意义与文化价值,希望你能够捐献给市博物馆,以供研究与展览,展示我们青阳历史上的宗教活动与文化。如果你不愿意无偿捐献,博物馆也可以出价收购,不过这两件东西本身没有什么价值,就算那块令牌也卖不了几个钱,所以博物馆出的价钱不会太高,可能只是表扬性质的一点点……”

  日期:2016-10-2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