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19 22:00:15
  (正文)
  在“约克公爵”号战列舰的航行地图室里,当行驶在大西洋上的丘吉尔惊愕地注视着显示日军在马来亚进展位置的地图钉时,他对大英帝国远东宣布罗陀的安全越来越担心了。丘吉尔显然没有意识到,如果柔佛失守的话,新加坡堡垒肯定是守不住的,所以他在12月15日出发去美国之前给参谋长委员会留下了备忘录:“务请注意,最后用来保卫新加坡岛的部队不可在马来半岛作战或被切断,没有什么比这座堡垒更重要的了。”

  早在1941年12月27日,空军上将布鲁克-波帕姆爵士已经被解除了英军远东司令官的职务,接替他的是陆军中将亨利�6�1波纳尔。马来亚的局面已接近失控,波纳尔认为失败的原因在于守军纪律性的普遍缺失。同时他指出,英国部队在物质享受的荼毒之下不愿从事艰难的工作,他们完全没有根据战场的条件做好准备,西方部队缺乏在艰苦环境中作战的刚毅精神,他们与日军的强兵悍将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这种认识无疑是正确的,可惜已经是太晚太晚了。

  12月底,盟军两大巨头丘吉尔和罗斯福在华盛顿联合主持了由两国军事首脑参加的“阿卡迪亚”会议(内容下一节菲律宾战役详叙),重申了“先欧后亚”的战略原则。会议上的丘吉尔时刻关注着马来亚和香港的战局,他向守军发出严正声明:马来亚和新加坡必须固守半年以上,才有可能赢得时间获得大量的增援部队。在这次会议上,英美同意组建一个美、英、荷、澳(ABDA)四国联军司令部,司令部设在爪哇岛的万隆。会议决定,由在一战中被打瞎了左眼、绰号“独眼龙”的英国陆军上将阿奇博尔德�6�1韦维尔担任司令官,负责指挥盟军整个远东战区的作战。

  这无疑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在华盛顿的那些英军高级将领甚至认为,美国人之所以慷慨地将这一职位让给英国人担任落个便宜乖,是因为那里的局面已经不可收拾。韦维尔接到任命后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要男人抱孩子的事我倒是听说过,可这是个四胞胎!”
  这样如果原来的英军远东司令部仍然存在的话,就会造成指挥层次过多导致效益低下,因此这一司令部同时被撤销,波纳尔中将刚刚担任了几天的司令官职务寿终正寝,他的新岗位是韦维尔的参谋长。
  鉴于马来亚的局面已经陷入绝望的境地,1942年1月7日韦维尔上将从万隆的四国联军司令部起飞,前往新加坡作短时间的实地视察。在那里他得知马来亚北部希斯中将的第三军已陷于一片混乱,第十一英印师近乎完全溃散。前一天晚上,15辆日军坦克突破英军的防线占据了防线后面的士林大桥,马来亚首府吉隆坡门户大开。1月11日,日军第五师团兵不血刃冲入吉隆坡。面对韦维尔的质问,帕西瓦尔中将辩称他的部队未能阻止日军的进攻是因为“过度疲劳”。

  为了使溃兵能够获得一个喘息的机会尽快从疲劳中恢复过来,韦维尔同意他们撤退240公里。这无异是说要加快后撤,而不是按珀西瓦尔计划的那样边打边撤。柔佛州的双溪麻坡河防线是英军越过海峡撤到新加坡之前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韦维尔决定将精锐部队和援军都集结在那里,将柔佛州作为最后的防守基地。此举使得日军很快就进入柔佛州较为平坦的地区,开阔的地势使得原来交互前进的第五师团和近卫师团能开彻底展开齐头并进,导致战局更加不可收拾。

  1月13日,五艘美国运输船缓缓驶进了新加坡码头,这是丘吉尔从中东和近东地区勉强抽调出来的增援部队。援军以贝格维斯�6�1史密斯少将指挥的英国第十八师第五十三旅为基干,包括第一百三十五团、第八十五坦克团、第六、第三十五高射炮连等英军部队。船上还装载有最新式的“飓风”战斗机五十一架。看到这一情景的帕西瓦尔中将激动万分,但他很快就又泄气了。
  英国陆军第十八师之前乘船绕过好望角开往利比亚,准备参加那里的沙漠战争,现在临时接到命令改变方向开往远东。增援部队是从非洲大陆转道印度孟买然后到达新加坡的,在闷热的运输船上已经航行了近三个月,几乎所有人都精疲力尽。这些人之前接受的都是沙漠作战训练,对马来亚的丛林作战一无所知。师长史密斯少将沮丧地告诉帕西瓦尔,如果没有两个星期的休整,他的部队根本形不成战斗力。那四个中队的“飓风”战斗机原来答应支援给苏联红军的,现在也从波斯临时转运到新加坡,飞机装备和涂抹的颜色只适于沙漠作战。最关键的是,随着五十一架战斗机一起到来的只有二十四名飞行员,——让人在半个月内学会驾驶飞机还能升空作战似乎是不太现实的。1月24日,又有2000人的澳大利亚部队被送上新加坡岛,他们中很多是从未放过一枪的新兵。1月29日,英第十八师的剩余部队和一个英印旅的援军也登上了新加坡岛。

  不仅如此,连驻爪哇的荷兰盟军也送来了四个中队战斗机的支援力量,——毕竟自己的威廉明娜女王还在人家家里住着呢。再说了,防卫马来亚也就等于防卫荷属东印度。
  在半岛前线,阻止日军继续南下的任务落在了贝内特少将的澳大利亚第八师身上。贝内特建议把从北方溃散过来的全部兵力都置于自己的统一指挥之下,他从帕西瓦尔中将嘴里听到的仍然是“no”。
  无奈贝内特少将只好把柔佛州分为东西两部,率领第八澳大利亚师(缺第二十二旅)、第九印度师、第四十五印度旅、英国第二皇家团及附属炮兵、工兵部队开往前线。为了鼓舞士气,贝内特煞有介事地于1月16日在《新加坡时报》上发表声明:“我军不仅要阻止日军进击,而且有信心把他们打得只剩下招架之功。”
  日军对进攻兵力也做出了局部调整。一直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五师团已过度疲劳,很多士兵走着走着就倒下了,不是因为受伤而是睡着了,有些军官在训话时讲着讲着头一歪就打起了呼噜。近卫师团接替第五师团开到了前面。1月15日,“反战斗士”岩畔豪雄大佐的第五联队冲在了最前面,同时国司宪太郎大佐的第四联队从海上机动,随后从陆路到达马六甲,再由海上到本加榄。两个联队对防守巴枯利的英军进行了前后夹击,守军是澳大利亚第二十九团二营、第十九团二营和英印第四十五旅。

  在这里发生了最激烈的战斗,骁勇的澳大利亚守军导致日军在战术上遭遇首次挫败。战斗围绕金马士桥展开,试图抢占大桥的日军付出了死伤600人的代价,大桥却依然在战斗中被澳军炸毁,日军修复桥梁至少需要六个小时以上。
  当日军在金马士西面攻击澳大利亚军的侧翼时,一场最血腥的战斗于1月15日在半岛西海岸的麻坡河一带爆发。贝内特派出已被削弱的英印第四十五旅去防卫麻坡河南岸,但被从海上登陆的日军攻击其侧翼,日本轰炸机的一枚丨炸丨弹准确命中了第四十五旅司令部,旅长坦坎准将及旅部参谋人员全部罹难,下属三个团的团长也全部在战斗中阵亡。1月18日早上,澳第二十九团二营击毁日攻击十辆轻型坦克中的八辆,19日击退了从背后逼近的第四联队的一个大队。上午10时,贝内特少将司令部的通讯联络线路被日军炸断,部队指挥出现混乱。

  失去指挥的各部队依然独立继续奋战。到21日,第二十九团二营只剩下199人,所有高级军官非死即伤,只好暂由军衔最高的梅哈上尉负责指挥,他们的退路已经被近卫师团第四联队的先遣队切断。梅哈上尉率领残兵一面大声唱歌一面前进做最后的殊死一搏:
  很早以前有一个自由的流浪汉,
  他在小河的岸边搭起了帐篷,
  正好在小桉树的树荫下……。
  这是一首名为《丛林流浪》的澳大利亚民歌。他们就这样唱着歌挥舞着步枪、刺刀甚至斧头,抱着再也看不到家乡天空的必死信念冲向日军的防线。幸运总是会光顾勇敢者,他们竟然突破了日军的封锁线,趁着黑夜摸索着走上了去往新加坡的道路。整支部队4000人中最终冲出去的只有不到800人。这些澳军官兵不知何时开始喊起了与日本人一样的口号:“去新加坡!去新加坡!”

  马来军的全线崩溃就在眼前,几乎所有部队都丧失了抵抗精神。溃兵队伍每经过一个阵地都会有所扩大,败逃的步子也越发加快了。贝内特少将使出了全部力量,也仅仅把日军在柔佛州拖住了十天,之后也不得不撤往新加坡。在随他的部下一起撤走的时候,贝内特少将忧郁地写道:“很难想象我们会在短短55天里后退900公里——被一群骑着偷来的自行车,没有大炮的小日本追赶。这是巡逻队之战,所发生的一切就是他们在我方抵抗外围巡逻,而后就坐在我军后方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我们自以为被拦腰切断,结果就撤退。从未如此悲伤和沮丧,言语无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在马来半岛东面,牟田口廉也中将的第十八师团作为第三批输送部队12月20日从金兰湾启航,23日在宋卡登陆。该师团原定计划是在马来亚东南海岸的丰盛港登陆,然后向东攻击前进切断马来半岛英军的退路。由于东路的进攻太过顺利,便决定改原来的走水路为陆路。为了使第十八师团能够尽快南下,第二十五军司令部派出了自己掌握的200辆汽车。第二十五军下属三个师团的师团长牟田口、西村和松井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同班同学,西村和松井也克服困难各派出150辆汽车支援第十八师团。近卫师团和第五师团之前从英军手中缴获的汽车已经两倍于之前给他们的配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