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3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莹眼睛微微闭了一下,眯缝着望向张文定,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这句话的真假似的。
  张文定迎着她的目光,没从她目光里发现什么情绪,便又大着担子坐过去了一截,直接靠到了边上,手一枕,就可以枕到她坐着的那张单人沙发的扶手上。
  徐莹身子还是像刚才那般坐着,并没有因为他坐了过来就往另一边让开一点,甚至她的目光都还停留在他脸上,没有移开的意思。

  张文定被她这么盯着,以为她被自己的话所打动,就伸出手,一把将她的手握在掌中,动情地说:“莹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相信我......”
  徐莹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凝视着他打断道:“如果在单位,在别人面前,你敢不敢对我这么说?”
  这种时候自然不能够犹豫,张文定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敢!莹姐,只要你愿意,我明天就可以跟单位上的人说,你是我女朋友。”
  徐莹笑了起来,然后就摇摇头,声音中透出几分缓和:“还算有点胆子,不过我们之间不合适。好了,不早了,你今天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不累,我不想休息,我就想看着你和你说话。”张文定使劲摇头,手上捏得更紧,仿佛怕她突然间抽开手一样,嘴里焦急地说道,“莹姐,你已经离婚了,现在是单身,我也是单身,为什么不合适?我觉得很合适。”
  “你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了,别那么冲动。”徐莹笑笑道,“不多说了,你的心意我知道,谢谢你。早点回去吧,你不累我累,想睡了。”
  张文定迟疑了一下,吞了口唾沫,很不要脸地说:“莹姐,我不想走。你去睡吧,我今天就在你家沙发上睡,你晚上喝了那么多酒,让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徐莹就皱了皱眉头,用力抽回手,冷冷地说:“不要找借口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走吧,去卧室,赶紧做,做完了请你马上离开我家!”
  说完这话,她径直转身,往卧室走去。
  张文定赶紧跟上,拉住她的手,但由于她是徐莹,不是周运昌,所以他也仅仅只是拉着,并没有用擒拿手法,甚至都没怎么用力,与其说是拉住她,倒不是说是借着拉她手的机会跟着她一起进卧室,这样子显然比较君子一点。
  他甚至还边走边解释道:“莹姐,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今天晚上,我真的只是想在这儿多陪陪你,没别的意思。”
  徐莹对张文定这话嗤之以鼻,一进卧室就甩开他的手,真的动手脱起了衣服,然而刚刚解完衬衣的扣子都没来得及脱下,她就一屁股坐在床上,眉头皱到了一起,一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捂着小腹,轻轻哼了一声。
  “莹姐,你怎么了?”张文定一见她这情况,赶紧到床边扶住她的双肩,关切着问道。

  徐莹没说话,又哼了一声,这回不止皱眉,连眼睛都眯了起来,腰也往前弯了下去。
  “是不是痛经?”张文定问,伸手按在她腰上揉了揉,嘴里说道,“莹姐,你躺下,我有办法。”
  徐莹没有回答他的,但却依言躺下。
  张文定这时候就没再客气了,一只手继续在她背后揉着,另一只手则握成一个拳头,但中指的关节微微伸出去了一点,然后他就用这个中指关节在她小腹与胸前不停地点击着,每次都在快要碰着她皮肤的时候就把拳头收回。
  这种痛得浑身发冷动弹不得的感觉徐莹并不是第一次经历,可是不管吃什么药,都没法断根,后来她也就没吃药了,痛起来了就忍着,因为她跟别人不一样,这痛每次只痛个二十来分钟就会慢慢好了,所以她现在也是准备就这么痛下去任由其自动好的,根本就没把张文定的话当真。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张文定的拳头每次快碰到她皮肤的时候,似乎都有一股风从他拳头上透出钻进自己的皮肤里面,等到过了大约二十拳之后,自己的痛感居然大为减轻。
  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还会这一手,看了好多知名医生据说是药到病除的可最终都没办法,他就这么拍打几下揉几下就有效果了?

  张文定能够感觉到徐莹的疼痛应该是减轻了不少,但他并没有停止,也没有说话,又一连打出了二十几拳,这才停下来,喘着气问:“莹姐,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谢谢。”徐莹轻声道,两眼看着张文定满脸的大汗,心里明白刚才他肯定是费了大力气的,原本对他的一点气也没有了,目光都柔和了许多。
  “你先躺着,手掌抵着小腹,收紧,不要动。”张文定擦了把汗,然后站起身道,“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直接从热水器里接,不用烧。”徐莹道。
  “是给你喝的。”张文定笑了笑,便走出了卧室。
  徐莹身子侧卧着,手掌抵在小腹上,呼吸的时候小腹也不敢有什么鼓胀,心里就涌起来股久违的温暖。
  她已经记不清,到底好久没有男人这么体贴她疼她了!
  谈恋爱的时候,男朋友这么疼过她,刚结婚的时候,也有这么温暖的日子。可是等到她被确诊无生育能力并且没办法医治之后,她好像就再没感受到老公的疼爱了。
  跟了高洪之后,高洪只是在事业上给予了她很大的帮忙和关心,至于生活上,日理万机的市长大人没那份闲心。
  饮水机烧热水很快,没几分钟张文定端了杯热水进来了,将水杯在床头柜放下,他扶着她坐起来,一只手将她搂在怀里,然后另一只手将杯子送到她手上,温言细语地说:“慢点喝。”

  不知为何,徐莹偎在他怀里听到他这句温柔的话,差点掉下眼泪来。
  她低着头,暗骂自己贱,应该要恨这个人才对,怎么居然还被他感动了呢?
  等她一杯热水下肚,张文定接过杯子放好,嘴凑到她耳边说:“对不起啊,我功力有限,要不然刚才就能够让你完全不痛的。”
  徐莹偎在他怀里,也没推开他,抑起头问:“你怎么知道我痛经?”
  “我女朋友以前也跟你一样,后来就是我治好的。”张文定看着她道,“不过要点时间,个把月时间吧,最少半个月,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徐莹眼中就闪过一丝激动的光彩,问:“是不是就是像你刚才那样治?”
  “嗯。”张文定点点头,“每次那样拍打一次,然后还要吃药。从我师父那儿要的方子,效果很好。莹姐,你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徐莹沉吟了一下,然后道:“谢谢你啊。刚才你出了那么多汗,去洗个澡吧。”
  “现在还不能洗。”张文定苦笑了一下道,“我刚才运功使力太过了,只能就这么将就着休息一晚上,最早也要等六个小时才能洗澡。算了,我明天再洗,你现在也不能洗,明天早上再洗吧。等几分钟,我再帮你拍一遍,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了。”
  再一遍拍下来,徐莹的痛感完全消失了,可是张文定又出了一阵大汗,甚至脸色都有些发白,显然相当吃力。
  徐莹这一回,比刚才更加感动了,主动伸手帮他擦去了脸上的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