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7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贼眉鼠眼的农归在得到了长发女子的嘱咐之后,赶忙回到了天坑之上去布置防守任务,而那个长发女子则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从北面处的一个石洞里进入了去。
  一直到这些人都离开了,库伦方才松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背叛起摩门教来,毫不犹豫了吧?”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说……”
  库伦点头,说对,你猜得没错,半年之前,有一个部族被怀疑与你们勾结,结果被毫不留情地灭了族,而我便是那个部族的人。而现如今,他们要杀光方圆五百里的所有部族……
  库伦的表明心迹,让我们都很受用,莫名就多出了几分解放者的心思来。
  一种解放全茶荏巴错土著的想法油然而生。

  当然,也不仅仅只是因为库伦的三言两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这一回那位黑长直美女的话语实在是有一些太过于耸人听闻了。
  这方圆五百里的范围之内,到底生活着多少种族,这个无人知晓,但她口中至少一千的生灵,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些人生活于此,爱恨情仇就在这一片土地之上,结果因为摩门教重建血池,就得献出自己的生命。
  何等无辜?
  天底下哪里有这般的道理和强权?
  陆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杂毛小道,说东西就在那都达绛玛的手中,如果能够将其夺过来,他们就没有再建造血池的必要了,从而能够将这无数生灵从死亡之中拯救出来,不过——我们能够干得过那女人么?
  杂毛小道嘿然而笑,说必须的啊,虽然我很少打女人,但那家伙估计也只是有着女人外表而已。
  库伦这个时候出言提醒,说都达绛玛在二十一度母体系里面的外号,叫做镇魔度母,是除了新摩王之外的最强者,这些年来在茶荏巴错底下南征北战,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可不是一般人。
  杂毛小道冷然一笑,说老子干的,就是不一般的。
  他的自信感染了我们,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那就干吧,等一个时辰之后,人都撤得差不多了,我们就行动。
  陆左定了时间,杂毛小道表示同意。
  时间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时候匆匆而过,有的时候却又有一些度日如年,耐心的等待需要足够的定力,特别是在大事之前。
  我盘腿而坐,在角落里修行,尽量让自己的精神状态达到巅峰值。

  修行过那大雷泽强身术之后,我的身体素质比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很恐怖的飞跃,这使得我在修行之道的理解上,已经有了比以前更加深刻的认识,而这个时候陆左走了过来,问起了我关于修行上面的东西来。
  从传承上面来说,陆左的体系占了我所学的一小部分,而我大部分的修行来源于聚血蛊一个又一个的梦境。
  但即便如此,陆左此刻所站在的境界,却是我所需要为之仰望的,所以我对于他提的每一个问题都认真地回答,并且将自己修行道路上的疑惑一个一个的问出来。
  这些疑惑,有的陆左能够回答,跟我讲得事无巨细,然而有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能够从自己的角度对这事儿进行阐述和说明。
  而陆左传承的,乃是西汉耶朗王,以及十八世的记忆,与我这种梦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还站得更高。

  我所有的梦境,即便是一剑神王,即便是夷族大拿,也终究是受那天纵英才的耶朗王阿领导。
  一事通,百事通,所以陆左关于苗疆修行体系的了解,远远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比的。
  而通过这一段谈话,我对于自己又获得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陆左其实都是一个十分不错的良师,他对于修行的见解和认识,在天山之战后,就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就连杂毛小道,也曾经说过一点,那就是未来的发展,陆左或许是永无止境,能够站在巅峰之上的。
  这并不是说他个人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传承。
  耶朗王的十八世传承,这些事情陆左在与我交流的时候丝毫不隐瞒,他甚至自嘲地说如果没有这东西,以及逝去的金蚕蛊,他什么都不是。
  或许在此时此刻,他还在南方省的东官,当着一个小老板,每天都想着店子里的进出货,想着是否需要再开两家店子,提高利润。
  或许他还得忧愁不断上涨的店铺租约,发愁当前严峻的用工荒……
  然而世间没有如果,他站在了这样的位置上,就得发挥出自己该有的作用。

  所以陆左才会坚持一定要拦住摩门教。
  这种使命感驱使着他,不断前进。
  而在我的眼中,陆左其实是一个很善良、很真诚的人,他不矫情、不做作、讲义气,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从来不做任何为难朋友的事情。
  当初给我的三个任务,他都当做是请求,而不是一个师父对徒弟的命令。
  正是因为这样的人格魅力,使得大家都愿意团结在他的身边,而即便是他变得如此田地,也依旧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时间在交流之中匆匆过去,一个时辰到了,我站了起来,杂毛小道、屈胖三也站了起来。
  我们将要下到天坑底部,将五彩补天石给夺回来。
  至于陆左,因为身体原因,所以他将会留在这里,剧中策应。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陆左指着朵朵说道:“都达绛玛身边还有十几个人,估计应该是那摩门教的伪度母,这些从血海之中诞生的生灵虽然算不得顶尖,但如果聚集成团,只怕还是会很难缠;朵朵精通佛法和密宗手段,让她随你们一起去吧。”
  杂毛小道说那怎么行?你身边得留人保护,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够放心呢?
  陆左微微一笑,一挥手,脚底下突然一震抖动,三根岩石尖刺陡然而出,周遭的炁场一阵凝固。

  他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是病人,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杂毛小道盯着他,说你确认?
  陆左点头,说对。
  杂毛小道没有再跟他争辩,毕竟如果多了一个朵朵,我们的行动就会变得顺畅许多,重新拿回五彩补天石的机会也多一些,所以他走到了库伦的身边来,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告诉我,你不会再一次叛变,对不对?”

  被杂毛小道的目光直视,那位新摩王的十二门徒之一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不过很快又抬起了头来。
  他认真地说道:“对。”
  杂毛小道点头,说行,照顾自己。
  他转身朝着洞外走去,而朵朵则担忧地望着陆左,说陆左哥哥,保护好自己,我们很快就回来,等有了五彩补天石,到时候你的修为就能够恢复了……

  我们开始往外走去,来到了岩壁之间的洞口处,杂毛小道深吸一口气,然后足尖轻点,朝着下面飘落而去。
  三十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屈胖三和朵朵同样身姿灵动,飘落下去,而唯独我感觉这样一跳,可能会有一些危险,于是双手攀着岩壁,开始缓慢下移。
  日期:2016-05-3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