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1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决定给安子若说的清清楚楚的,让她知难而退,让她明白她已经带给了自己很多烦恼和麻烦,这样才有可能让自己在今天这一刻安然度过,因为华子建很明白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面前,自己的抵抗力并不是太好,何况面对自己的初恋情人呢?
  安子若真的没再有什么举动了,她也一下子变得很泄气,她黯然神伤的说:“对不起,我没想带给你麻烦。”
  “不要这样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这一说,我也真心的感谢,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错爱,感谢你在这个时刻想要给我的安慰,我理解你不过是为了让我心情好一点罢了。”
  “谢谢,谢谢你的理解,但华子建,我告诉你,我还会继续爱着你的。”

  “唉,何必呢,何必这样作践自己,你其实本来可以过的很快乐,为什么要给自己套上一副沉重的枷锁,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但仅此而已。”
  安子若却在摇着头,她不相信自己和华子建的缘分就此为止,在她的心里,或许有一天,上天会把华子建送到自己的怀抱中来。
  在凄冷的暗夜里,他们分手了。
  夜已很深,天上又下了小雨,哗哗啦啦的敲打着车窗。
  安子若不敢正视华子建有点发红的眼圈,她匆忙将目光移向别处,背对他擦去脸上滑落的泪珠,这一别,不知道再见又在何年何月,她心中就一下想到了那句千古名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当华子建渐渐的远去的时候,安子若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她使劲挥舞着手臂向华子建告别。
  她看到的只是漆黑的夜色,他的身影越来越小,不一会就便成了一个小黑影。那么小,那么孤单,一股强烈的悲哀攥住了她。她靠在车椅背上,任泪水流淌。
  华子建离开了,他离开了柳林市,在参加过几个简单的宴请送行之后,华子建走了,他走的很匆忙,似乎要斩断这里留下的所有记忆,他走了,来到了省城。
  华子建先是到省委的组织部报了个到,省委组织部谢部长,也是只能安慰他几句,两人感慨唏嘘一番。
  华子建回到了家里,应该准确的说,是回到了江可蕊的家里,但在这里华子建并没有获得多少安慰,江可蕊在华子建刚刚回来的第一时间就说:“我已经准备和父母一起都北京去了,中央电视台一个栏目需要一个主持人,他们发来了商调函。”

  华子建感到了一阵的苍凉,江可蕊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把她和华子建的距离拉开了好远好远,两个人再也没有了过去那种温馨,他们变得有点陌生起来,也客气起来。
  对江可蕊的这个选择,华子建从心底是不同意的,他说:“为什么要调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变的少了。”
  “我们好像不需要经常见面。”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夫妻之间有什么矛盾本来是很正常的,我们多在一起沟通不是更好吗?”

  江可蕊有点好笑的说:“你现在才想到了沟通,在你想到别人之前,你怎么没有想到我?”
  华子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华子建还是心中有愧的,江可蕊真的就完全是误会吧?也不尽然吧?她的担忧和猜疑其实并没有错,自己不是在那个夜晚差一点点就和安子若跨越了那道防线了吗?
  难道自己还要强词夺理的表明自己的清白?
  华子建沉默了,他也从江可蕊的眼光中看到了一种少有的,对自己的蔑视,华子建低下了头,他下意思的回避开江可蕊那咄咄的目光。
  江可蕊嘲讽的说:“是不是你心里很高兴,我们以后相隔远了,你有了更多的自由。”
  华子建摇摇头:“你是我的妻子,不管我做什么,但心中永远都是有你,永远都在牵挂你。”
  这话说的有点牵强了,华子建自己都感到了不好意思,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江可蕊静静的看着华子建,缓和了一下口气,说:“我之所以选择到北京去,一个是习惯了和父母在一起,另一个是我也有我的事业,中央电视台是一个更大的舞台,也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但不得不说,你也让我伤透了心,让我不想在北江市待下去,或许我们彼此在冷静之后,再分开一段时间之后,我们都能认识到自己真的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爱和生活。”
  “那你已经是决定了?不能在考虑一下吗?”华子建还是没有死心。
  “是的,我也矛盾了很长时间,但现在我感到了一种解脱,我决定了,有时候分离更能让人明白很多道理。”江可蕊说的很坚决,已经没有了一点点回旋的余地了。
  华子建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在内心挣扎着,他感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权利来改变江可蕊的决定了,因为自己确实差一点点就背叛了她。
  他们然后就沉默着,彼此都很冷静,也没有争吵,各自都在缅怀那过去的时光。

  后来,江可蕊先打破了沉寂,说:“我不希望我们目前的关系让父母担忧。”
  华子建点点头:“我知道。”
  “那就好,我们还是夫妻,在法律上来说应该还是,所以以后我们还是可以经常电话联系的。”江可蕊的表白让华子建的心更发冷了,是的,法律上还是,但感情上呢?灵魂上呢?
  在江可蕊的言下之意中,他们的婚姻仅仅是一种形式,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实质的内涵了,这当然会让华子建更为伤心,他几乎是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在面对江可蕊。
  这是一个多么难熬的时光啊,华子建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事业受挫,婚姻也将要走到尽头,这些年一帆风顺的好日子看来已经结束了,以后的自己将要面对一种少有的艰难坎坷。
  华子建说:“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如果条件许可,我还会去看望你。”

  “嗯,谢谢你,但我恐怕没有多少机会到新屏市去的,刚到央视,很多事情都要从头开始。”
  日期:2016-01-06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