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1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好了,两个老人一点都没有垂头丧气,他们很是相信自己的儿子,对他早就三岁看大了,知道他挺的过来,这对他算不得什么。

  老妈做了一顿华子建最喜欢吃的锅巴饭,当然了,这个锅巴不是华子建那天做梦时候留下来的锅巴,这是一种用铁锅做成的米饭,因为是铁锅,不同于平常人们用电饭锅做出来的米饭,这样的米饭更香。
  在锅底还有一层锅巴,上面抹上一些豆腐乳,那样吃起来就别有风味了。
  华子建难得的吃了两大碗米饭,还吃了一大块的锅巴,老妈很欣慰的看着他吃,心里其实并没有表面装出的那样心平气和,她不断的在骂着那些瞎了眼的领导,怎么就能把自己这么好的儿子降了一级呢。
  这还是他听老头子说的,老头子一直告诫她,不要多说这件事情,也不要流露出舍不得华子建离开的表情,应该让他无牵无挂的到新的地方去工作。
  所以他们绝口不提这件事,当华子建自己说出:“我最近要调离柳林市了,恐怕要到其他的地方,以后回来的次数可能会少一点。”
  老爹闷头抽着烟,这时候抬起头,他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他身穿崭新的青布棉袄棉裤,手背上布满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
  老爹说:“嗯,调动工作很正常的,回来少也没什么关系,村里对我们都很照顾的,我和你妈身体也硬朗着的,你就不用担心什么,好好安心工作吧。”
  华子建却看到了老爹眼中不经意间的一点晶莹,他知道,老爹什么都清楚,他说的平淡,但他心中一定也是不舍的。

  华子建的眼中也有点一种浓浓的依恋,说:“要是感觉太冷清了,等我在那面安顿下来之后,你们就过去住吧,我也可以经常回家吃个现成可口的饭。”
  老妈就抢过了话头,说:“你想得美啊,我们都养活你怎么大了,还要我们伺候你,我们也想过几天清静的日子里,你在柳林市这些年,够烦人的了。”
  华子建感觉自己有点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了,他赶忙站起来,努力的笑了笑说:“看来我是挺让人烦的,哈哈,不过你们是躲不掉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和江可蕊生个小孩出来,以后让他接着烦你们。”
  这一下老妈就眼中闪出了光芒,她也站起来,一把拉住华子建说:“你们商量好了吧,什么时候要?”
  华子建就嘴一咧,吹了起来:“我们商量好了,这次到省城就准备要了,所以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你们就有孙子可抱了。”
  这个议题马上就转移了老爹和老妈的注意力,他们中了华子建的圈套,暂时忘记了华子建将要离开的伤感,两个老人就兴致勃勃的上一起来,老爹说:“我们先把名字给他想好。”

  老妈说:“你又没多少文化,你能给起个什么好名字出来。”
  老爹说:“你小看人啊,华子建这名字就是我起的,多响亮,多好听。”
  老妈说:“你拉到吧,子建这名字是前村算命的张瞎子起的好不好。”
  老爹有点不好意思了,怎么这老婆子记性还这么好呢?多少年钱的事情了她都还记得,他只好自圆其说:“但是我同意的。”
  老妈就嘿嘿的笑着说:“你不同意要得行,当初你自己想了三天,不是二狗啊,就是傻蛋啊,在不就是欢欢什么的,就没想出一个好名字来,不同意人家张瞎子的还能咋的。”
  老爹有点脸上挂不住了,这老婆子,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
  华子建已经成功的转化了话题,给他们两人带来了一个需要长期争吵,思考的事情了,所以他就站了起来,很快的脱离了这个战区,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下午安子若招待了一个客户,喝了一点酒,所以早早的就上床了,时间慢慢过去了,安子若睡了一觉,醒了过来,她看到窗外已经昏暗了下来,伸个懒腰,安子若感觉今天睡的十分舒适、甜蜜就象儿时一样,安子若转了个身,八字躺在床上。
  她懒懒的躺在床上,慢慢的她开始想起了华子建,之前的这几年里,安子若感受到华子建与她总是保持着一段微妙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总是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活动,而自己却像个幽灵静静地守候在他身边,与他保持着那段距离频频从内心深出搬来无数闪电。
  而最近,安子若感到他们日渐亲密时,他们两人的的空间却拉开了。

  这是华子建有意与自己保持距离,这种距离赋予彼此一种活力。当她不发一声在华子建身边时时出现时,华子建总会在关键的时候悄然回避。
  此刻空空的小屋,依旧是她独自一人,但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新的开始,等待她的将不再是孤单,难以忍受的漫长等待,原来只为独自对华子建的怀念。
  安子若又将头埋进了枕头里,回想着前几天的那个夜晚,当时的安子若,分明在华子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渴望,不错,他有那么一小会,很想对自己拥抱,亲吻。
  她想当时为什么自己还要那样的矜持,自己应该顺从他!应该鼓励他,甚至还有个主动一点,那样的话,整个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

  哪怕就是一个吻,那么华子建的理智就飞跑了,就垮了,像夏日的蝇群在暴风雨来临的最初几滴雨点下面一哄而散一样。
  自己就不再会孤单,就算自己去做他的情人,哪有如何呢,只要自己爱他,只要他能够在百忙中抽出一点点的时间来陪陪自己,自己以后的生活就会不再黯然失色,不再寂寞伤心。
  那天真的应该亲吻啊,安子若想着他的亲吻,不由得激动起来。
  她已朦胧地感到**的诱~惑,如果这一切与她对他的爱有关,她愿意把脸贴在他的手臂――那条暗棕色的河流,她原意沉溺其中。
  她愿意靠在他身上,感觉那看不见的却震动异常的心跳声。
  她向往着那个时刻,他们之间心有灵犀,在心灵深处有一小块共同的天地,他们是如此不同,却又像合上的两张书页般亲密交融。
  但就在这个时候,安子若的女秘书却发来了一条短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华子建被降级调走了。 安子若像是受到了惊吓般的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她现在完全明白了前几天华子建那奇怪的情绪,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他的去留问题,他不想告诉自己,他怕自己会内疚,会为此伤心。
  安子若不愿意的继续想了,她疯了一样的穿上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一下,连每天必做的修饰细节都没有来得及做,就下楼启动了汽车。
  街上的道路湿漉漉的,安子若加大了油门急弛而过,车轮飞溅起一些水花,四处飘散。
  但很快的,安子若又停住了车,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并不知道华子建现在身在何处,她拿起了手机,给华子建拨了过去:“你在哪,我要见你。”
  华子建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外面老爹和老妈还在争论着孙子以后的名字,华子建就对电话中的安子若说:“我在家里,和父母在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