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0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乐世祥就单刀直入的说:“我走之前,希望可以把北江市的副书记秋紫云提起来。”
  “老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会让别人说闲话的,说你.........。”
  乐世祥很固执的说:“谁想说就说吧,大不了说我临走还安插亲信,但我问心无愧,为了北江省的工作和发展,我不在乎。”
  “奥,那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
  “因为我要走了。”
  “哈哈,老乐啊,这可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当然,但我走是因,平衡是果。”
  “平衡?”

  “对,平衡。”
  电话那头的肖副部长犹豫了,他听出了乐世祥的意思,假如乐世祥一离开北江省,接下来的北江会出现一种权利的更迭,如果没有平衡的力量来维系北江市的高层建筑,后果也是严重的,而秋紫云的提升,作为一个北江省会城市,秋紫云就势必会成为省委常委,这对于维持过去乐世祥的势力平衡很有好处,也给后面接任的省委书记留下了可以灵活掌控的空间,不然让另一派一方独大,就算后来接任的省委书记,也难以发挥自己的能力了。

  在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肖副部长才很谨慎的说:“乐书记,这件事情我需要和部长沟通一下,等有情况再给你通报。”
  “嗯,好,我等你的电话。”
  在这两件事情都做出了适当的安排之后,乐世祥才对自己的事情伤感了起来........。
  今天他还是不得不给华子建传达这个决定,他知道华子建会一时想不通,不过乐世祥已经想好了语言来说服华子建了:“子建,是不是感觉降了半级,想不通啊?”

  华子建已经好长时间没说话了,拿着电话在发呆,在伤心,在气愤,现在听乐世祥这样问,就带着情绪,说:“谁能想得通?”
  “嗯,那么不给你降也成,调你到政协去?”
  华子建愣了,政协去做什么,那是鼓掌队,那是点头团,除了拍巴掌就没什么事情做,自己宁愿当个县长也不去那地方,每天喝茶,看报子,闲都能把人闲出病来。
  乐世祥见他不说话了,就淡淡的一笑说:“比起我来,你小子已经算好的了,至少还能踏踏实实,大刀阔斧的工作,所以你就不要在想不通了,准备一下,过几天调令就下发。”
  华子建震惊了,他听出了乐世祥话中的另外的一层意思,难道这场地震连乐世祥也震下马了吗?难道他也要离开北江、从他的话中还可以听出,他去得地方恐怕以后都要远离权利中心了。
  一想到这里,华子建的心就揪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得失了,他感到内疚,感到惭愧,都是自己啊,都是自己发起的对韦俊海的那一战,打倒了别人,也砸伤了自己。
  这就是官场,这就是深不可测的权利之场,牵一发而动全局,胜不为胜,败未必败,很多事情犹如镜花水月一般,看不清楚,看不明白,只有当你踏上了一步之后,才知道原来如此。
  今天的消息真的是一个坏消息,一向豁达的华子建自己也感到自己的人生遭遇上了一次苦难的考验,虽然在许许多多的格言中不断的在说:苦难是一种磨砺,可以让其锋利,也让其圆润;在锋利与圆润之间,都是无形的财富。
  但那样的结果和过程太让人难忍,华子建也是一样的,他沮丧,他愤怒,他还有很多的内疚,这种种的情感汇集在了一起,就让华子建变得消沉下来,他再也没有了一点工作的热情和动力,他近乎粗暴的推掉了今天所有的会议和安排,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独自哀叹。
  消息当然也传到了江可蕊的耳朵里了,她在下午吃饭的时候听到了这个让她难以置信的消息,她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呆呆的看着老爹,后来慢慢的清楚了,不错,老爹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他说的是真的,切切实实,绝无虚言。
  江可蕊就心疼起来了,她对自己最近不断和华子建闹别拧感到了悔恨,自己就想着自己那一点点的情感,却没有去想华子建在最近饱受的压力和困惑,自己是不是太过自私了一点,太肤浅了一点,自己当初和华子建相恋时的那种真诚和温柔也随着时光的流逝消失了吗?
  江可蕊低下了头,她对母亲江处长爱怜,痛惜的抚摸一点都没有感觉。
  乐世祥和江处长心里也不好受,这样的结果谁都没有想到过,相对于华子建来说,乐世祥其实心中还有更多的伤感,他低沉的说:“可蕊,你也不要难过,相信华子建不会就此倒下,他是男子汉的话,就一定会闯过这一关的。”
  江处长也不无惋惜的说:“可蕊啊,我们你爸爸都知道你心里难受,但宦海之中,哪有永远的一帆风顺呢,风平浪静都只能是一个短暂的阶段,想当年你爸爸也遭受过比华子建今天遭受的磨难更大,但现在不是都好好的了吗?”
  说是这样说,但江处长心里也有点怅然的,老乐是什么性格,她不别人都熟悉,他心中应该也在难受,只是他多年来已经善于掩饰情感的表露,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他伤心,难道自己就不伤心了吗,自己从北江市第一夫人的位置上滑落下来,那种落失,那种心不甘,情不愿谁有能够明白呢?

  这一次真是全军覆没了。
  江处长对江可蕊说:“还有啊,可蕊,你也要有个准备,下一步我们你爸爸要到京城去了,你考虑好,是和我们一起进京,还是继续留在北江,也或者是随华子建一起到新屏市去?过去我们舍不得你离开我们,但现在情势的变化也由不得我们来挑选了,就按你的心意决定吧。”
  江可蕊慢慢的也明白了目前的处境,本来她还指望撒个娇,求求情,看能不能把华子建调到省城来,现在她也明白了,连老爹这次都没有过关,自己说什么也是枉然,她低头想着华子建,半天才说:“等我见了子建,我们商量一下,我现在方寸大乱,头是晕的,我上楼休息去了。”
  说着话,江可蕊饭也不吃了,站起来就匆匆忙忙的回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里,一下子扑到了床上,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不是为自己在伤心,她是为华子建,为老爹在伤心,一想到华子建,她就想到最近一个时期自己对华子建冷言冷语的那种情景,江可蕊的心中就更不好受了。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射了进来,金灿灿地穿过在风中摇曳的树枝洒在她的床上,强烈的阳光照亮了昏暗的小屋。
  昏昏沉沉之中,刺目的阳光立刻射入江可蕊的眼睑,她用手遮挡住那刺目的阳光,她闭上眼,继续感受着心中的幻想和回忆,回忆到当初在洋河县第一次见到了华子建的情景,回忆到华子建第一次紧搂住她的双臂的时刻,江可蕊一下就觉得自己的面颊还留存着华子建亲吻的余温;她的身体好像还在承受他紧紧的拥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