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9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祁凤竹那里怎么办?我担心的是这家伙乱说,既然这个案子重新进入到大众的视野,那么接下来会有大批的人到监狱探访他,即使我们打招呼给监狱,但是一些官媒我们是挡不住的”。陈平山继续劝说林一道将祁凤竹灭口。
  “嗯,我再想一想,你先做教授这件事吧,我明天要去湖州调研,你先进行着,如果实在不行了,再下手也不迟”。林一道最后下了决定。
  陈平山对林一道的决定很失望,他担心一旦这件事炒起来,再想灭火已然是不可能了,所以,既然要灭,何不现在就灭了,他不知道的是,林一道心里还在惦记着宇文家那几十亿的资金,从不同的渠道可以看出来,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融入到湖州的资金近两百亿,这些资金都是以各种名义在个人的名下,但是有多少是宇文家的呢?而且据说祁凤竹还掌握着几十亿的海外资金,这些钱在哪里?如果让祁凤竹死,一句话的事,在监狱中一个意外就可以让你丧命,但是问题是祁凤竹死了,钱怎么办?宇文灵芝不知去向,灭了祁凤竹,就等于吹灭了最后一盏通向那些资金的灯  。

  夜里十一点多,白山驶往湖州的最后一班高铁缓缓进站,一个黑衣男子低着头,头上的太阳帽很好的掩盖住了他的样貌,戴着宽大的墨镜,更加让人看不到这是何人了。
  出了站,绕过出租车司机的围追堵截,终于是在高铁站附近一个角落的黑影里上了车,这才摘下了墨镜和太阳帽。
  “丁先生,实在是很不好意思,我也不想这么晚了还让你过来,实在是没办法,我的手机现在基本不敢用了,到这里来接你也是转了很多圈,确认没人跟踪才过来的,因为有些事,我现在很矛盾,不得不当面说”。闫培功见丁长生上了车,这才说道。
  “出什么问题了,这么着急?”丁长生接到闫培功用陌生号码发的短信,要求他立刻到湖州来一趟,很简短,但是丁长生想了想,还是来了。
  “下午接到市里的通知,明天一早林一道要到湖州来视察,太突然了,我很担心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所以,有些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如果真是冲着我来的,我们该怎么办?很多项目都是建到了一半,如果停工,损失难以估计”。闫培功忧心忡忡的说道。
  “嗯,我明白,但是我告诉你的是,你要一口咬定这些钱就是你的,当年从法律关系上来看,这些钱和宇文家和祁家有关联吗?”
  “原来是有关联的,我们都是一起做生意的,怎么会没关联,但是在法律关系上早就切断了,这都十多年了,这点事要是做不好,我们早就进去了”。
  “还是说的呀,既然法律关系上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还怕什么呢?一口咬定这些钱都是你们自己的资金,怎么会和祁家有关系?”
  “我这里是没问题,但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担心的是其他人能否顶得住,所以,我想,如果一旦有问题,湖州,包括省里,能给我们多大的支持,我们这些人现在想的是这些”。闫培功看来是真的怕了,所以一上来就问丁长生能有多少支持。

  “老闫,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是生意人,应该知道,生意场上的事不好说,官场上的事就更难说了,我只能说,我尽量帮你争取支持,但是你要记住,死死抱住司南下的大腿,进而通过司南下,结交省里的大佬们,司南下现在是紧跟省委书记梁文祥的,这一点对你是有利的,既然林家找不到证据,所以一时半会也不会对你们怎样,但是要做好长期准备,你要找到足够粗的大腿,这才行”。丁长生指引道。

  “灵芝那边的事怎么样了?”闫培功问道。
  “你只要管好你自己这边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不能分心”。丁长生避而不谈宇文灵芝的事情,不是他信不过闫培功,而是觉得闫培功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反而是瞻前顾后,这样他知道的越多,担心就越多,所以还是不知道的好。
  “嗯,那行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闫培功低声说道。
  “既然来了,我也不能现在就回去了,所以,走吧,陪我去见几个领导”。丁长生笑笑说道。
  汽车稳稳的停在了市委家属院的门口,丁长生坐在了副驾驶上,守门的武警战士还认识丁长生这个时常出入市委家属院的家伙,但还是例行盘问了一番,打电话给了仲华,这才放了进去。
  丁长生不以为意,刚才看到闫培功后车座上放着几条烟,顺手拿了两条扔给了门口的武警和保安,他们也没拒绝  。
  闫培功看了丁长生一眼,不是心疼烟,而是再次认识了丁长生的为人处世,三教九流,无所不交,眼睛里绝不是只有领导那种人,但是却深得领导信赖,这么晚了,丁长生打了个电话,仲华还能半夜起来见他,这就不是一般的情谊。
  “领导,打扰你休息了”。丁长生还没敲门,仲华听到了汽车停下的声音,就打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副驾驶上下来的丁长生,开始时还以为开车的是丁长生的司机,但是却没想到丁长生也仲华打了个招呼后,居然驻足等待着后面开车的人。

  “还没睡呢,你要是再晚来一会,我就关机睡觉了……”仲华笑笑说道。
  “嫂子不在,睡不着是吧?”丁长生开玩笑道。
  “你这小子,胡说八道,咦,这位是……”仲华看到提着一个礼盒的闫培功,问道。
  他相信丁长生,但是却不代表相信其他人,即便是丁长生带来的,他还是要问问这人是谁,这肯定就奠定了接下来的谈话基调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他们这些领导拿手好戏,而且丁长生是很守规矩的人,从来不随便带人到自己这里,这次倒是稀奇了。

  “仲书记,我是闫培功……”
  “哦,我说怎么看着眼熟了,原来是闫大老板,进来坐,进来坐”。仲华见是市里的红人,中北省来的大老板,湖州市里今年的gdp增长迅速,和这个老板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这个老板深夜上门,这让仲华有种警惕,而且还是丁长生带来的,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对于仲华的心机,丁长生当然是再了解不过了,仲家是政治世家,利益至上,所以丁长生不会傻到直接把闫培功的处境和盘托出,那样,别说是仲华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跑的比兔子还快,谁愿意和林家为敌?

  所以,还得从利益上来说事,而湖州这些领导虽然背地里掐的你死我活,可是他们都知道,如果他们在湖州还有共同利益的话,那就是湖州的经济发展,当政的希望凭着政绩高升,不当政的希望当政的赶紧高升滚蛋,这是他们的共同利益  。
  日期:2016-01-0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