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9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丁长生居然会为自己考虑,这是周佳贞第一次真正的认识的丁长生。
  “谢谢,我们有分寸的”。周佳贞笑笑,说道。
  “也谢谢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会尽力而为”。丁长生伸出手和周佳贞握了握手,然后将周佳贞送走了。
  一道道篱笆,虽然看起来还很松散,但是却足以让丁长生有了一点缓冲的时间,林一道要想兵不血刃的把这件事压下去,看来是需要费一番功夫了,而且林一道老爷子的死,到底会有多大的负面作用,很快就会看到这一点。
  陈平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网上的报道,粗黑的标题,看起来很刺目,但是却异常的让人感到心悸,标题很简单,意思就是在民营资本的原始积累中是否存在原罪的问题,而现在非公有资产已经提高到了是市场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高度,现在又提民营资本的原罪问题,这很不合常理,但是接下来的一小段话,也提到了政府在宏观调控中,在处理民营资本和国营资本的竞争中是否有错杀的可能性,例如里面提到了中北省多年前的祁凤竹,这让陈平山眼前一黑。

  这不是巧合,这绝不是巧合,这个案子十多年没人提了,现在居然有人翻出来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昨天,他刚接到了西北监狱传来的消息,有一个本省的女律师跑到了监狱了,要求见祁凤竹,据说还委托了女律师代为申诉自己的案子,说自己是冤枉的,关了十多年了,没说自己是冤枉的,现在倒是申诉自己是冤枉的,祁凤竹,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呢?
  又联想到这个时候有人在网上翻出来这个案子,毫无疑问,这是有配合的,一时间,陈平山再也坐不下去了,匆匆给林一道打了个电话,要求立刻见面,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
  林一道除了开会时在省政府上班之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郊外的翠华山庄,这里地处山区,有山有水,是个避暑的好地方,所以陈平山打了电话,立刻开车往郊外赶,一路上自己的心思都在那个案子上,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操作,否则不会这么巧,可是这个人是谁呢,他曾想过是闫培功,但是立刻被自己否定了,闫培功没那么大的胆子。
  要么是那个丁长生?但是这个想法更加的荒谬,虽然丁长生有点头脑,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局绝不可能是那个小青年能布出来的,但是还有谁知道的这么详细,而且步步为营的逼近呢?陈平山百思不得其解。
  翠华山庄是中南省政府的产业,向省领导提供会议休养服务,但是自从林一道到这里来住之后,其他省领导没有一个来住的,现在省里的局势很不明朗,所以谁也不愿做那个出头鸟,林一道住这里,谁再来的话,很容易让其他人有各种猜测。

  “平山,这么着急,出什么事了?”林一道见陈平山忧心忡忡的样子,问道。
  “嗯,有点事,很麻烦,你看看这个”。陈平山将从网上打印下来的那篇文章递给了林一道。
  林一道狐疑的看了陈平山一眼,接过来看了起来,越看,心里也就越心惊,他和陈平山一样,谁会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提这么敏感的事情,看了看署名,不认识。
  “这个人,你认识?”
  “不认识,但是听说过,一个非常年轻的刑法专家,经济专家,国家经济会议还邀请过此人,我在想,这里面是不是有文章,还有件事,祁凤竹委托了律师,要申诉自己无罪,我总觉得,这背后有一条线,把这些事都连起来了,只是我还没找到这根线牵在谁的手里”。陈平山说道。
  林一道看完陈平山打印的材料,脸色很难看,一时间他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了,只是这个问题不容忽视,不可挽回的大事件往往都是从不起眼的小事开始的。
  “你是说,有人在背后捣鬼?”林一道指了指座位,让陈平山坐下,而他自己则是坐在他的对面。
  “嗯,而且我很怀疑这是里应外合,有预谋的,要不然,祁凤竹怎么会这个时候忽然要求申诉,不出意外的话,祁凤竹要求申诉的事情也很快就会见诸报端,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陈平山希望林一道能下个决心,无论是怎么说,祁凤竹那里是关键,如果能让祁凤竹闭嘴,那么很明显,短时间内可能会承担巨大的压力,但是从长远来看,足以做到以绝后患。
  林一道很犹豫,他当然明白陈平山什么意思,但是既然对方已经将这个问题提出来,祁凤竹那里必然成了焦点,毫不客气的说,现在动手已经是晚了。
  “恐怕现在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时机了,我一直都在幻想能让祁凤竹把东西吐出来,但是现在看来,这实在是一着错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现在已经不是吐出来的问题了,而是怎么把这悠悠之口堵上,你以为还有可能吗?”

  “监狱里那头应该很好实现,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做掉,但是不可能没有风险,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来操作,要是下定了决心,我立刻赶赴西北”  。陈平山心里也很着急。
  “可是,宇文灵芝那个娘们到现在都没找到,你说,她到底会藏在哪里呢?”林一道皱眉看向了远方,嘀咕道。
  “既然林一道敢露头,不出意外的话,宇文灵芝很可能已经安全了,否则祁凤竹忍了这么多年都不申诉,现在居然申诉了,这就是抱着鱼死网破的目的来的,我担心的是,宇文灵芝很可能不在中南省了”。陈平山分析道。
  不得不说,作为林一道数十年的座上宾和谋士,陈平山还是有些脑子的,根据祁凤竹的表现就能推断出来宇文灵芝的事情,足见其逻辑思维能力之严密。
  林一道对陈平山的分析基本认同,但是眼下说什么都晚了,自己来中南省,不是奔着祁凤竹一家来的,自己是要在这里站稳脚跟的,所以,不能因小失大,祁家的案子说到底也就是个错案,最坏的打算就是这个案子翻过来,主办法官承担点责任就是了,还不能完全找到林家的头上,而且即便是找到自己头上,自己的身份,他们能怎么样?
  关键的关键还是自己要在一定的位置上,说到底,是现在的位置要坐稳,将来再更上一层楼,这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
  “你去北京找这个教授,探探风,看看什么来头,能收买则收买,不能收买,就算了,他们是专家,我们就不能找专家吗?林家的地位还能找不到几个专家?笑话,学术的问题我们不懂,既然我们不懂,就交给懂这一行的人,让他们先撕着”。林一道最后下了定论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