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哭着哭着,宁俊琦想到了自己家里的事情,想到了七夕之日没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就连一声问候也没有。想到了去年七夕晚上,他在陪着那个岳婷婷,虽然他当时是被岳婷婷刁蛮的缠着,虽然岳婷婷的身世很可怜,就连她也深表同情,可她仍然不愿意由他去陪着那个女孩。难道他今年又会遇上什么难缠的女孩,又被缠着去过七夕了?宁俊琦越想越伤心,越哭越难过。
  这是在哪里?四周黑漆漆的,身子底下凉凉的,触手之处也是湿漉漉的。楚天齐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倒在地上。他用手撑地,想要站起来,突觉脚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试了试,只得坐了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脚受伤了?现在是在哪里,难道是梦里?不是梦里,脚上的疼痛还在,屁*股底下也是湿湿的。怎么头也这么沉?这样想着,楚天齐用手一抚头发,触手却是凉凉的、硬硬的。哦,是头盔。
  摸到头盔的瞬间,楚天齐想起来了。对了,自己骑摩托下山,前面有石头,自己就从摩托车上跳下来。然后抓到了一棵小树,小树断了,自己又往下掉。那么我现在在哪里?这样想着,楚天齐用手向四外摸去,摸到的也是冷冰冰、湿*滑的石头。他又向上望去,这一看,把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妖怪,妖怪张着大口,口里还有数不清的手,好像还长着长长的胡须。哪里来的妖怪?怎么会有妖怪?楚天齐不禁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害怕只是一瞬间,随即他觉到了自己的可笑。哪有什么妖怪?那个“口”是一个洞口,或者说是井口,那些所谓的“手”只不过是一些小树的枝杈,依然看到的“胡须”不过是长长的散坡草而已。现在是黑夜,所以看上去才显得有些恐怖

  看来自己是掉到地洞里了。楚天齐目测了一下,从洞口到洞底,估计有个十来米的样子。那自己该怎么上去呢?想到这里,他再次试着往起站,终于站起来了,但右脚又是钻心的疼,根本用不上劲,看来光靠手脚是上不去了。
  对了,有父亲给的爬山索呀。这样想着,他用手一划拉,四周哪有什么绳索?他这才想到,爬山索在摩托车工具箱上,可摩托车不在这里,已经掉到沟里或是坡底了。这该怎么办?只能依靠别人了来救了。如果有人知道自己在这里,只要把爬山索给自己,相信自己还是能上去的。
  楚天齐不由得向上看了看,一开始还感觉很大的洞口,现在显得是那么小,洞口上面又满布着小树的枝杈和草。谁能发现这里?再说了,就是喊的话,深更半夜的,哪有人在山上呀?看来只能是白天再喊了,他又坐在了地上。
  不对呀,自己下山的时候,可是中午!难道……难道自己昏迷了?对了,就是昏迷了。哪该多长时间啊?楚天齐看了看手表,夜光手表上显示是一点多,看来已经是后半夜了,那就是说自己已经昏迷了十三个小时。十三个小时,那自己脑子不会有问题吧?想到这里,他急忙摇了摇头,头好像有些懵,也很重,这时,他也才想起该把头盔摘下来了。
  头盔摘下来,楚天齐马上感到头上凉嗖嗖的,同时也清醒了好多。他尽力回想一些事情,看看自己有没有失意或是傻了。他这么一想,好多事情都涌上了脑海。他想到了前几天刚出家门时,摩托车发生了“飞车事故”,所幸有头盔护着,没有一点损伤。想到这里,他又不由得抚摸了一下头盔,去感受父母那浓浓的关爱之情。
  他想到了在省城时,被龙哥约见,先是被两辆汽车转运,接着就进了黑暗的通道,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打斗。对了,黑暗,现在也感到黑暗,只是两次的黑暗又有所不同。
  楚天齐还想到了星期五的时候,想到了董梓萱打来电话。想到了在玉赤饭店“岳阳阁”,与柯兴旺几乎相当于摊牌的对话。自己当时在走出包间的时候,尽管腰板挺的笔直,甚至比平时还要直一些,但他知道自己当时心里非常空虚,非常没底。他现在甚至忘了,自己当时是如何走回县委大院的。

  接着,楚天齐想到了雷鹏找自己喝酒。也想到了在出县委大院时,手机响了两声,然后就没电了。哪个电话会是谁打的呢?不会是俊琦打的吧。
  想到了宁俊琦,一股暖流涌了上来。他想到了她对自己的种种,想到了一开始班车上的误会,想到了刚开始共事时两人的不对眼,想到了两人化敌为友。想到了两人关系的进一步发展,由朋友发展成恋人关系,她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他想到了她对自己生活的关心,对自己工作上的帮助,心中的那股暖流更甚。他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她上次给那么多人打电话,根本就不是在“监督”自己,而是对自己浓浓的牵挂。

  她现在在哪?自己打电话告诉她情况,她一定会想办法救自己的。想到这里,楚天齐在挎包里摸了一下,拿出了手机,然后急不可耐的找到那个号码拨了出去。手机里一片沉寂,哪有什么声音?重新拨打,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仔细一看,根本没有信号,又怎能拨出去呢?
  抬头向上看去,井口只露出了巴掌大的一块天,楚天齐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词语:坐井观天。
  “滴嗒”,一滴水珠掉落下来,接着是两滴、三滴,很快就有很多滴一齐滴落下来。又下雨了,这样想着,楚天齐向四外摸去,什么也没摸*到。那就是说旁边还有地方,楚天齐正要向边上挪去,想了想又停止了动作。而是在挎包里摸了一会儿,摸*到了那只手电,这只手电可是父亲专门提醒自己拿的。
  右手大拇指按向手电按钮,顿时一束光线射了出来。楚天齐稳定了一下心神,向四外照去,此时他的心情很紧张,生怕看到他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在手电匆匆一扫之下,他发现四外都还有很大的空间,最起码坐二十多个人不成问题。再看了看头顶的那块天,楚天齐感觉,这个地洞很像一只口小底大的锥形瓶。
  再次用手电仔细照了照,楚天齐发现右手方向空地很大,像是专门挖进去的一个小窑洞。楚天齐用手电照着,一点点的趴伏了过去。并不是他要这么狼狈,而是因为他的右脚受伤了,这么过去的话,省力气。另外,小窑洞虽有一米多高,也只是坐着没有问题,像自己这样的个子是站不起来的。
  小窑洞里面,没有雨水进入,虽然照样很潮,但最起码要比刚才的位置好的多。楚天齐坐在了离墙很近的位置,这样能有个依靠的地方,可以省好多劲儿。坐在那里,他再次拿着手电仔细的四外照了照,确实没有人骨头或是虫蛇动物的骨骸,也没有什么大蟒之类的东西,这下子心里紧张感也减轻了好多。
  一下子不像那么紧张了,肚子却“咕噜噜”的叫了起来。楚天齐这才意识到,现在离早上吃饭,最起码已经过去十七、八个小时了。其实早就该饿了,只是刚才只顾着紧张、害怕,一时没有显出来而已。可吃什么呢?总不能吃老鼠吧,再说也没老鼠呀!
  日期:2016-10-19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