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1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稀疏但却如豆大的雨点,从天空洒了下来,砸在胳膊、腿的肌肤上,也敲打在头盔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楚天齐依然没有着急,而是冷静的驾驶着摩托,向前行驶着。他偷眼一看,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就是下雨即使难走一些,用不了十分钟,应该也能到山脚了,他不禁心里一松。
  忽然,楚天齐感觉车速快了起来,便急忙用力去踩刹车。同时他还留个心眼,没敢一踩到底,生怕踩的太猛,摩托再翻了。结果等踩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直到刹车踩到了底,车速也不但没降下来,反而越来越快了。不好,刹车失灵了。想到这里,楚天齐偷眼看了一下,现在脚下的路坡度反而要大上一些,怎么办?
  正这时,一阵大风从背后刮来,雨点也密集了好多,赶着摩托快速冲向前去。不好,就这样的风,就这样的雨,路马上就要泥泞不堪,怎么办?是否要跳车?就在他的意念一闪之间,一个危险出现了,前面出现了一堆石头。楚天齐根本没时间想这石头是上山时就有,还是刚刚出现的,因为摩托车已经不受控制的奔着石头堆冲去。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跳车,否则还不和摩托车一起冲到沟里。想到做到,楚天齐双脚抬起,然后腰眼一用劲,双脚继续在摩托车上一点,整个人“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万幸,楚天齐抓*住了一棵小树。就在他看到摩托车冲下沟底,并心中暗自庆幸的瞬间,“咔嚓”一声,小树折断,楚天齐的身子向下坠去。
  本以为也不过两、三米高度,很快就能到了地上,只要自己稍稍一泄力,料也不会受伤。可就在他的脚尖已经触到护坡草的时候,脚下一滑,身体继续向下坠去。慌乱中,他双手抓上了长长的蒿草,可脚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着力之处,身体只是稍微缓了一丁点,然后快速滑了下去。他扔掉手中蒿草,正试图双脚找到踩蹬之处,却忽然感觉眼前黑了下来,完全不同于刚才乌云密布的黑。
  “扑通”一声,楚天齐终于跌到了地上。四周一片漆黑,只能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了。此时,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两个字:七夕。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宁俊琦是在星期日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回到的乡里。

  本来在星期五的时候,乡丨党丨委书记轮训就该结束了,可是又临时增加了一项考察内容。宁俊琦于是干脆退了火车票,让乡里司机小孟去接她,顺便在市里也办一点事。
  星期六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考察才算正式结束。周日上午,宁俊琦办了一点事,然后由司机小孟驾车,赶回了青牛峪乡。由于下雨,路上湿*滑,为了安全起见,汽车走的较慢,在将近下午六点才回到乡里。
  回到乡里后,宁俊琦让司机小孟自己去吃饭,而她没有吃,却是回到了办公室。她要等一个人,等一个今天应该能来的人,这个人就是楚天齐。
  这几天,虽然没有给楚天齐打电话,可她无时不在盼望着他能打电话过来,无时不在惦念着他。可他没有来电话,她也就没有去电话。前天晚饭前,自己可是去电话了,谁让他挂断自己的电话,还把手机电池抠下来呢?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小心眼,就算是我那天给好几个人打电话,让你没了面子。就算是你有特殊事,又不能言说的话,也不应该这么记仇吧?哼,你要不打电话,我就不给你打,看谁能憋过谁?正是这样想的,所以昨天和今天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尽管宁俊琦不给楚天齐打电话,可是随着离乡里越来越近,她想见到他的那种愿望就越是强烈。尤其当汽车上收音机说到“七夕”这个字眼的时候,她多么盼望着他今天能在自己面前出现,能向自己说上一句“情人节”快乐啊!她不需要他带什么礼物,他只要能在自己面前出现,就是最好的礼物。
  谁知道,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没有见到楚天齐,宁俊琦在办公室又坐了足足一个钟头,还是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她不禁心里纳闷,按说他即使心里别着劲,可今天正好是七夕,他也应该找这个台阶下呀。难道他来的时候,正好自己还没回来?这样想着,他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到了院子里。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但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有随时要再下的意思。本来平时住宿的人就少,今天又是周末休息,她站了很长时间,只遇到了两个人,对方也只说了“书记好”三人字,就要走开。见对方没有提到楚天齐的名字,她只好问对方有没有人找过自己,得到的答案也是“没有”。
  宁俊琦不死心,又到了乡大院门口外边,好似随便散步一样的来回走动。来来往往的好多人,都会问上一句“书记好”。可就是没人提起那三个字,没人提起曾见他来过乡里的讯息。
  一无所获,宁俊琦只得走回了办公室。坐在椅子上,她在回想前几天的事,回想他是否知道自己要回来。回想的结果是,她和他说过培训结束的时间,而且按当时的推算自己是昨天就回来,他就更应该来了。只要他曾经来过乡里,刚才见过的那么多人,总有见过他的人吧,可他们都没有提起曾经见过他的事。
  他就这么小心眼,还是他忘了自己回来的时间?不会是又有什么特殊事吧?再看看外面阴的黑压压的天空,宁俊琦也担心他万一现在骑行在路上,担心他会不会赶上下雨。
  算了,就当是怕他淋雨吧。这样想着,宁俊琦总算找到了台阶,找到了给他拨打电话的台阶。于是,她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几秒钟后,手机里传来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又拨打了两次,还是这个答复。宁俊琦嘟囔着“又是不在服务区”,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

  他不是在县里就是在村里,还能不在服务区?除非他又抠掉了电池。现在已经九点了,宁俊琦明白,他不会来了。满以为“他可能会故意晚来,是为了带来惊喜”的想法落空了。
  “哼,你太让我伤心了。”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颊已经挂上了两条小河。渐渐的,小河流到了唇边,咸咸的、涩涩的。她“嘤咛”一声,跑进卧室,趴到床*上,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