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0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咪很夸张地叫,说:“下面有支硬硬的枪顶住我了。”
  华子建脸涨得通红。
  彭秘书长说:“这有什么奇怪?就是准备来这扫射的。枪不硬还找你干什么?”
  妈咪说:“我老了,还是找几个小妹过来吧?”
  彭秘书长摸了一把妈咪的胸说:“这还这么大,一点不显老。”
  妈咪说:“假的。”
  彭秘书长便捏了一把,说:“一看就知道是真的,还很有弹性啊!”

  妈咪不理睬彭秘书长,对华子建说:“老板,找几个小妹陪你们喝酒好不好?”
  华子建笑着摇摇头,说:“算了,上菜吃饭吧。”
  妈咪就转过身,走近彭秘书长,双手抱着胸,怕彭秘书长又占她便宜。
  她问:“你说呢?要不要?”
  彭秘书长捏了一把妈咪的屁股,“哈哈”笑,说:“你就两只手,那里顾得过来。”
  妈咪也和彭秘书长很熟悉的,所以就没把她当成客人,现在有点不耐烦的说:“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
  彭秘书长这才说:“去吧,去叫几个小姐过来。”

  妈咪离开后,华子建坐下来,他笑着对彭秘书长说:“你快成流氓了。”
  彭秘书长也笑着说:“来到这种地方,就是要放开啊,我可不像书记你这样高雅,呵呵呵。”
  碧云天酒店的小姐分两种,一种是陪吃陪喝陪跳舞但不开房,一种是也陪吃陪喝陪跳舞又能开房的,彭秘书长悄悄告诉妈咪要能开房的那种。
  彭秘书长知道,华子建从不自己挑小姐,就主动给他挑了两个、
  彭秘书长说:“你们今晚就陪这老板。陪好了不但拿小费,还有打赏。”
  华子建没有拒绝。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安排。当然,也只有彭秘书长才能这么安排。换了别人,华子建根本不到这种地方。
  对彭秘书长,华子建还是能够相信的,一个秘书长,就想是一把手身边的影子,更像是缠绕在大树上的藤条,大树没有了,藤条也没有着力之地,不管从哪一方面讲,秘书长都要维护自己所代表的一把手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也挺像是一种寄生虫。
  华子建也知道彭秘书长隔三五天就给自己电话,请自己吃饭的用心良苦。有时候,他也渴望彭秘书长的这种用心良苦。

  他太闷,工作压力也大,因此,他也有需要放松和调节机会。
  不过,没喝酒前,华子建还有些拘束,还坐怀不乱,很正人君子,两个小姐一左一右坐在身边,他的手也不敢舒展。喝了酒,特别是喝了五十二度的茅台,酒精烧得脸放烫时,华子建绷紧的弦就松了,手就搭在小姐的肩上,让一左一右两个小姐的胸更紧地贴着自己。
  彭秘书长看到了酒前酒后华子建的表现,悄悄对坐他身边的丰盈小姐说:“和老板多喝几杯,把老板喝兴奋了,去开房。”
  那小姐真的就很听话地和华子建对喝,一会儿喝交杯酒,一会儿“祝老板生活愉快”一口闷,其他人就在一边鼓掌起哄,很快两瓶茅台就被他们喝了大半。
  彭秘书长很少见华子建这样放松过,忍不住笑了。
  华子建问:“笑什么?”
  彭秘书长说:“不关你们事。我们笑我们的。你们继续跳你们的舞,我们还唱我们的歌。”
  华子建说:“你笑得奸。”

  彭秘书长说:“不是奸,是淫。”
  华子建坐到沙发上唱歌。后来,那苗条纤瘦的小姐上洗手间。那丰盈的小姐便主动地坐在华子建身边来,咬着华子建耳朵说:“我醉了,想睡觉。”
  华子建说:“你没醉。喝醉的人不会说自己醉。”
  “我想和你睡觉。”
  华子建说:“我不行。喝了酒不行。”

  这丫头就丝丝笑,说:“你有反应,你也想了。”
  华子建装没听见,扶她起来,说:“你去点几首歌,我们唱唱歌。”
  这丫头便很不乐意,点歌的时候,她和彭秘书长说了几句什么,彭秘书长就走过来,挨着华子建坐下来。
  他小声说:“老板,让她们陪陪你吧?你看她这样发骚的,不让陪都成罪过了。”
  华子建说:“这里的女人有几个是真正发骚的?还不是看在钱的份上。”

  彭秘书长说:“这才好啊,她要真发骚,真对你动情,缠着你不放,那才更麻烦呢。”
  说着话,彭秘书长站起身,往外走。
  华子建忙问:“你去哪?”
  彭秘书长说:“我去拿房间钥匙。”
  华子建摇头说:“不用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你还不了解我吗?”
  彭秘书长说:“我了解你,你就是胆子太小,太谨慎了,这地方你放心,绝对安全,我负责。”
  华子建说;“这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
  彭秘书长说:“怎么?不放心我,提防着我?怕我揪着你痛脚?哪一天给你来招荫的,把你捅下台?”
  华子建哈哈大笑,说:“你这什么话?我还不了解你?”
  彭秘书长说:“那你还怕什么?这种地方,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有我在这给你守着,不会出事的。公丨安丨那几个人,还不都自家人一样。”
  华子建很固执的说:“玩归玩,闹归闹。要有个度,要适可而止。”

  摇摇头,彭秘书长说:“你这人,做什么事都太认真。”
  华子建说:“不说这些了,喝酒吧,联手把那肥妹喝趴下。”
  这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彭秘书长就过去跟肥妹说:“老板还没喝够,喝够了,胆子就大了,什么事都敢做了。”
  肥妹喜滋滋地喊要啤酒,嚷嚷着摇色盅喝啤酒。
  彭秘书长就让肥妹坐他和华子建中间,一左一右夹击她。他对其他小姐说:“都别唱歌,摇色盅喝啤酒。”
  不管从左边轮着叫色仔,还是从右边叫,该轮到肥妹了,他们都把点数叫得高高的,让肥妹没法再往上叫,一会儿,肥妹就连喝了几杯,心里知道他们搞鬼了,但不服气,要硬碰硬碰,结果,很快就被他们放倒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妈咪跑过来,说:“你们真够狠心的。”
  彭秘书长说:“你还敢进来?我可又要占你便宜了。”
  这话吓得妈咪再不敢露面了。
  散场的时候,彭秘书长拍了拍肥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彭秘书长就把小费给了另两个小姐,还多给了她们打的的车费。
  他说:“你们把肥妹照顾好了,今晚要把她送到家。”

  两个小姐说:“老板,你放心。”
  华子建心想,这家伙,还没坏到底,还有点人性!
  回去之后的华子建睡的很踏实,已经好多天没有这样无牵无挂的睡觉了,但他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踏实觉已经没有几个可以让他睡了,不久,一场真正的人生,仕途的打击就从天而降了。
  一切都在华子建心理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出现了变化,先是乐世祥在几天之后给华子建来了一个电话:“子建,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决定了。”

  这话来的有点突然,华子建一时摸不着头脑,他问:“乐书记,请问是关于什么的决定。”
  乐世祥在那面踌躇着说:“关于你工作上的一个调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