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0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不回答一点东西今天就应付不了这个老头,其结果也必将给包括乐世祥在内的很多人带来不必要的危机。

  华子建沉吟着说:“对于我的提升我说不上什么你感兴趣的问题来,毕竟我是当事人,但事后我是知道的,我的提升是经过省常委讨论一致通过的,而且毫不夸张的说,我在洋河县的时候干的的确不错,让一个几十年的贫困县一举扭转,成为柳林市七县两区各项指标排名靠前,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为什么得到提升的最好的原因吧。”
  华子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让自己的语气再委婉一点之后,说:“萧副部长在组织部门时间很长,对干部任用的原则比我更熟,我不知道我这样解释是不是对的,但我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
  老头静静的看着华子建,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绵里藏针,用一种自己少见的方式提出了自己的辩护,是的,从组织原则上讲,真如他说的那样,是应该得到重用和提升,但实际情况是这样吗?真有他说的这么一回事吗?
  说良心话,老头发觉自己准备的并不充分,这个谈话过于急迫了一点,自己漏掉了这个年轻人过去业绩的考察,但话又说回来了,让一个中组部的部长去研究一个小小洋河县的经济数据,这也不大现实。
  老头不敢在对华子建过于大意的,他斟字酌句的说:“你和乐世祥同志是翁系关系?”
  华子建明白,现在已经谈到了真正的主题了,他颔首说:“是的。”
  “好像很少有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我不会用这样的关系来炫耀,乐书记更不会那样做。”华子建准备逐步反击,他不能让对方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他要展现他的口才和辩术。
  老头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华子建能够这样的回答自己提出的如此尖锐的一个问题,华子建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实质内容,但不得不说,却也做到了无懈可击,而且还带着那么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嘲讽的滋味。

  老头的眼睛第一次的迷了起来,他明白,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同于以往自己所见到的任何一个官员,那些人,见了自己总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句话说的不好自己怪罪他们,他们总是极近讨好,万般迁就自己的话题,不敢有点滴忤逆自己的意图。
  但这个年轻人所彰显出的淡定就不一样了,他在对自己展开反击,用一个轻巧的回答,就把自己的问题推到了一边,好像他和乐世祥隐秘的关系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他不会自己说,乐世祥更不会自己说,而且他们这样做还很高尚。
  老头沉默了那么一小会,一直用冷淡的眼光看着华子建,想要让他慌乱,想要让他紧张,不过结果并非所愿,华子建很平静的也在看着他。
  华子建已经从最初的措手不及中恢复过来了,镇定,从容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局,自己不能表露出怯懦和畏惧,自己要让这个问题在今天完全解决,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患,胜负就在此刻。
  老头不能永远这样沉默,他开口了:“你刚才回答的很好,不错,从字意上来说,好像你们的关系应该隐秘,那么我还想问一下,你个人以为,你和乐世祥的关系在你的工作中是否会有很多影响。”
  华子建微微一笑,他儒雅沉稳,雍容镇定得说:“当然会有很多影响,这一点谁都否定不了。”

  “我想听挺,是什么样的影响?”
  华子建心中已经有了回答的方案了,本来他就是一个心思玲珑,思虑周密的人,一旦他稳定了心神,没有什么问题会难住他的,他说:“影响很多,比如这次我这代书记的转正吧,设想一下,假如我不是乐书记的女婿,应该早就去掉了那个‘代’字,这一点你从其他领导能到你们中组部去建议这点就可以看出。”
  老头心中已经有了一点赞叹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年轻人的,他用这样一个比喻来应对了自己。
  别人的建议?呵呵,以自己洞悉官场的玄妙机巧,早就看出了那不过是对乐世祥的一次攻击,相信这个异于常人的年轻人也能体会到这一点,可是他偏偏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把别人的攻击说成是对他自己的肯定,这很有趣。
  华子建在老头没有准备接他的话之后,自己又说:“再比如你这次来吧?乐书记一定是知道的,但他一点信息都没有告诉我,换着别人,我也一定可以通过其他渠道打听一下,早点做个准备,但因为我是乐书记的女婿,很多人在看着我,在关注着我,所以我只能连这点好奇心也克制起来,到现在才知道你的身份和所要和我谈论的议题。”

  华子建完美的展示了自己的口才,他表现的光彩照人,通达睿智,口若悬河而又极富涵养,这样的形象对一个常年看惯了低眉弯腰,讨好奉承的中央大员来说,的确起到了耳目一新,新鲜奇异的感觉,华子建像是一缕春风,一片云彩一样,让老头大为欣赏起来。
  老头看着华子建,看着他浓黑的剑眉,看着他眉锋中的锐利,看着他挺直的鼻梁和极具棱角的嘴唇透着一种坚毅和自信,久久没有再说什么话。
  他开始有点犹豫起来,这个年轻人不是庸才,这一点凭自己多年阅人无数的经验是可以断定的,自己是不是应该帮他一把呢?然而,此事已经惊动了部长,部长对这种裙带关系和任人唯亲最为反感,那个假借推荐,实则是在攻击的北江市大员,很是了解部长的爱好,刻意的在推荐建议上点名了乐世祥和这个任什么泽的特殊关系,为的就是引起部长的关注的怀疑,自己想要帮他解套,该如何下手?

  老头沉思了一下,说:“或许你说的是实情,但有一点你要明白,我们的干部制度中是明确的有一条叫回避制度,你和乐书记的关系刚好就适合这个规定,在一个,就算你们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但至少应该向组织上提前做出汇报,但这个问题我不怪你,我会找乐世祥同志质问的,倒是你这个小同志啊,刚才牛皮吹的有点响了,我会很认真的了解一下你在基层工作的情况,如果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你一定会受到惩罚。”

  华子建心中一凛,姜还是老的辣的,自己避重就轻绕了半天,人家老部长还是一下就抓住了这件事情的要害,不过同时,华子建也松了一口气了,老头话说的很是严厉,也说的很切中要害,但华子建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种他对自己的理解和认可,至于他说要了解一下自己在洋河县工作时候的情况,那再好不过了,自己在洋河县的业绩,自己在洋河县的口碑还算不错吧?
  华子建也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我可以对今天说的所有话负责,也静候首长你对我的调查和了解。”
  “嗯,那行吧,今天的谈话就先到这里了,你不要急着回去,说不上我们还要谈。”老头说完,就挥了挥手,再也没看华子建一眼了。
  在华子建离开了好一会之后,老部长才松开了眉头,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你去把刚才这个市长在提升之前呆过的那个什么县的统计数据查一下,看看和他自己说的是否吻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