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8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信你才怪呢”。秦墨见丁长生回来了,再纠缠下去怕自己吃亏,于是施施然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男人嘛,就得这样,既不能让他看不到希望,但是又不能离的太近,就这么若即若离,让其闻得到香味,可是又吃不到肉,这才是驾驭男人的最高境界,那些早早把自己交给男人的女人最蠢了,男人一旦得到女人的身体,剩下的也就只是例行公事了  。
  “喂,等一下”。丁长生开口叫住了秦墨。

  “还有什么事?”秦墨回头前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时又恢复了原状。
  “实在是对不起,我最近有点忙,实在是抽不出时间照顾你,所以,你们最近尽量还是不要出去,这里治安不是很好,不过,我保证,我一有时间,我会抽时间陪你的,好不好?”
  “哦,就这事啊,我知道了,谢谢,没事我先去睡了”。秦墨说完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振东忙了一夜,因为夜间绑架年轻女人的案子一直都没有破,无论是市局还是区分局,压力都很大,老百姓都已经开始骂丨警丨察无能了,所以刘振东上任后,最大的一个案子就是绑架案,但是到目前为止毫无进展,虽然有些许的线索,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重大发现。
  “振东,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丁长生上班后给刘振东打了个电话,让本想眯一觉的刘振东不得不起身赶往区委。
  十几分钟后,刘振东到了丁长生的办公室,看到刘振东一脸憔悴的样子,问道:“又一夜没睡?”

  “是啊,好多案子积压,没办法,只能是日夜赶工了,对了,火车站那件事,怕是不好结案,这小子一口咬定就是自己一个人,没有同伙,怎么办?也不能老是这么关着吧”。
  “先关着,按照法律程序走,所有的法律程序都用尽再说,抽个时间我看看,这家伙,肯定是有问题的,秦墨丢的包里面不但是那些钱和卡,还有身份证,这很麻烦,一张张挂失补办,不知道要等多久了”。丁长生说道。
  “丁局,今天找我就为这事?”
  “哦,不单是这事,你派人给我留意一下千里马俱乐部,等我的消息,如果我得到确实的消息,给我端了他,这地方很可能涉及到丨毒丨品和容留失足妇女,还有可能是强迫妇女,这事你心里要有数,我正在等消息呢”  。丁长生说道。
  “丁局,这家俱乐部后面,你该知道吧……”

  “你什么意思?”丁长生当然是明白刘振东话里的意思,那就是现在捅这个马蜂窝是不是合适的问题,丁长生刚刚来白山不久,要是因为这事把组织部长给得罪了,这以后还怎么相处了?
  “贺飞后面,如果市里有人插手,怎么办?”刘振东问道。
  “所以,你要给我办成铁案,证据确凿,一点都马虎不得,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还能怕谁?”
  丁长生说道。
  “是,我尽全力去办”。

  “要让人看得出来,这个案子就是个案子,和其他的没什么关系,别让人说我们对人不对事,我们是对事不对人”。丁长生一字一句的说道。
  “但是有些人怕是不会这么想,万一……”
  “我知道,你做好你自己的事,等我消息”。丁长生很坚定的说道。
  刘振东见自己不能劝说动丁长生,也只能作罢,他倒是无所谓,自己只要做到像丁长生说的那样,把案子办成铁案,只要对方敢动,自己就敢办,只是,这里面的事谁能说的清楚,铁案也有铁案的处理方式,就看你的后面是什么人了。
  安仁回去后什么都没敢说,贺飞也没问,确切来说,贺飞根本没见到他,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贺飞对安仁还是很信任的,在丁长生的威逼利诱下,安仁答应为丁长生提供情报,但是至于安仁是不是真心的,丁长生也没把握,可是目前来说,确实是没有好的办法,也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如果他敢骗自己,自己是饶不了他的。
  无论怎么说,安仁倒是把丁长生的话听进去了,那就是如果贺飞被查,自己很可能就是替罪羊,或这是把自己灭口,那样,就没人知道贺飞干了什么事了,可以说,安仁在贺飞的犯罪集团里担任的角色异常重要,一旦事发,被灭口是顺理成章的事,而对于贺飞的了解,更加的让安仁坚定的相信了丁长生的话。
  丁长生吩咐完刘振东紧盯着千里马俱乐部后,刘振东回去选了自己认为信得过的人开始秘密部署,而丁长生这边则是等待着安仁的情报,一旦有了确切的情报,无论是真还是假,都得突击一次,反正再继续装傻下去,别人倒是以为你好欺负了,对于这些人,你越是忍让,对方的气焰就会越嚣张。   

  但是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周佳贞回来的这么快,丁长生接到她的电话后,还是到了区委对面的茶楼见到了风尘仆仆的周佳贞,这个女人干起事来还真是雷厉风行,而且本身这个案子就存在着很大的变数,她还敢接过来,这无异于火中取栗,但是她就敢干了。
  “结果怎么样?看周律师的样子,结果很不错?”丁长生看到周佳贞的样子,问道。
  “比预想的要好一点,祁先生很有魄力,不但答应我的全部条件,还让我给你带句话,只有两个字,谢谢”。周佳贞得意的说道。
  “他应该谢谢的是你,而不是我,想必你已经想好了,这个案子该怎么操作?”丁长生看到周佳贞得意的表情,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轻松,留给自己的时间还有多久,这很难说,所以,他关注的不是祁凤竹的态度,而是这个案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
  “我已经想好了,今晚回江都,然后直飞北京,我要向我的导师汇报这个案子,他是这种案子的行家,所以,要想翻过这个案子来,虽然不是那么简单,但是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再说了,这个案子闻名全国,我们要是能翻过来,这也是对我们的一个宣传”  。周佳贞自信满满的说道。
  “周律师,我相信你,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个案子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而且也有特殊的历史原因,你们还是小心点为好,如果事不可为,可以缓一缓,我不希望因为这个案子再有人在这上面吃亏”。丁长生真诚的说道。
  这话倒是说的周佳贞一愣,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会为律师考虑,在一般意义上来说,当事人只管自己的利益,会变相的给律师施压,让律师做一些违反律师规则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律师顶不住压力就做了,那么一旦出事,没人会同情你,你是律师,做了违法的事,那是知法犯法,当事人更不可能同情你。
  日期:2016-01-06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