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1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就更令那几个部门负责人心里忐忑了,以为她正在生气呢。哪个领导愿意被下属轻视?

  覃浩波是办公室主任,迎来送往那是熟门熟路的,酒桌上的意外情况也不止遇到一回,虽然他也不满汪秀琴刚才的话,但他更怕新任的副主任在酒桌上和管委会二把手闹出太大的矛盾,真要那样了,那就是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所以,众人的起哄刚落音,覃浩波也没管汪秀琴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感受,赶紧笑着说话了:“小张啊,虽然你酒量好,但现在是中午,不宜多喝。不过汪主任心情好,要把这杯酒喝完,你也得有所表示。啊,汪主任这一杯,你得喝三杯!要不然我们可不答应。”
  “好,我听覃局长的。”张文定马上接话道,覃浩波兼着人力资源局的局长,张文定以前在他手下做事的时候一直都称呼他局长,后来称他为老领导,现在管委会的领导都在场,他再叫老领导就不合适了,所以叫覃局长。
  “喝酒你可以听我的,干工作的时候就要听领导的了。”覃浩波笑着又说了句,像是在开玩笑,却又带着向各位领导解释的功能,足见他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谨慎。
  “谢谢覃局长,我记得了。”张文定点点头,对这个老领导,他一直都心存感激的。

  “各位,各位。”汪秀琴伸出一只手来,笑着插话道,“我说跟张局长这杯酒要喝完,可没别的意思啊。可能有些同志还不清楚,我跟张局长上个月还是同学,现在又成同事了,这个缘分很难得,所以我要和他喝一杯。”
  上个月还是同学,那不用问,党校同学了。
  众人连连点头说应该,管委会班子几个成员就恍然大悟,心想难怪看着有几分面熟,原来见过面的啊,党校那一个班七十人全部都到开发区来过,只不过实在是人数太多,没记住。当初是由魏本雄和覃浩波作陪的,可是魏本雄调走了,覃浩波那时候也没太多跟汪秀琴接触,所以居然都没一下就认出来。
  这个话说完,汪秀琴慢腾腾地站了起来,含笑看着张文定。
  众人自然又是一阵点头,说这个缘分太难得,那一定要干杯酒才行。
  张文定猜不透汪秀琴心里在想什么,但他知道,汪秀琴在这时候点出二人党校同学的关系,很明显是别有用意的。
  想着这些,张文定就笑着说:“确实很有缘分啊,在党校的时候,汪主任就是我领导,现在又是我的领导,呵呵,来,领导,你一杯,我喝三杯。”
  说完,张文定一口就将杯中酒喝掉,然后又倒了第二杯,还是一口尽,第三杯刚准备入口的时候,汪秀琴又说话了:“张局长,这杯酒我们一起喝。啊,老同学啊,不管是学习还是喝酒,你都是那么有主见有个性,我都说了咱们喝一杯,你硬要喝三杯。这可是你自愿的,以后咱们老同学搞聚会,你可不能说我的不是啊。”
  话说完,汪秀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坐了下来。
  这时候,酒桌上出奇的安静。
  谁都听出了汪秀琴话里对张文定强烈的不满,什么叫有主张有个性?这话听着像称赞,实际是指责张文定目无领导不听招呼。这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学习和喝酒的时候你不听我的,以后工作上你是不是想跟我顶着干啊?
  张文定脸色顿时就变得不自在起来,剩下的这杯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心中恼怒不已,这个汪秀琴果然很记仇啊!可是你记仇归记仇,也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的脸吧?
  哼,你以为让我很面子是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你为了党校的一点恩怨一来就想给我个下马威,殊不知你自己已经把人都得罪完了!
  他不是个怕事的人,在特定的场合之下,他甚至敢跟钱棋胜顶牛,可是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下,自己如果都表现得不尊重领导,那就会成为众人的公敌了,而自己如果示敌以弱,那就会让在坐的人都对汪秀琴不满。
  你今天刚刚来,在酒桌上就搞了这么一手,当开发区是你家后花园吗?
  “小张啊,哪有你这么喝酒的?坐下来吃口菜。啊。”徐莹突然出声,解了张文定的围,话里话外对张文定透出浓浓的关爱之情,也算是不着痕迹地给了汪秀琴一记响亮的耳光。

  张文定就顺势坐下,对徐莹投去感激的一瞥,酒也放到了一边。
  桌上其他人这时候也不乱说话起哄了,对汪秀琴都有了点看法,还才来呢,就表现得这么强势这么没有容人之量,你当自己是谁啊?
  一顿酒喝成这个样子,徐莹心中已然是怒火冲天,这个汪秀琴也目中无人了,你还是个刚刚到开发区的新人,都没有具体分工就对我徐莹的得力干将横挑鼻子竖挑眼,还把我这个一把手放在眼里吗?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这么一桌子人坐在这儿确实是为了欢迎你,可是你要真把自己当主角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儿是开发区,不是团市委!

  下午上班的时候,自有覃浩波给汪秀琴安排办公室,而张文定则到了徐莹那里。中午在酒桌上徐莹是帮了他的,他得表示一下感谢。
  如果徐莹想知道他和汪秀琴之间有什么恩怨的,他也愿意跟她说一说。
  徐莹对于张文定和汪秀琴之间有什么恩怨不是很感兴趣,等张文定说完道谢的话后就问:“我看你在党校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汪主任对你印象很深嘛,你跟她接触比较多?”
  张文定明白徐莹是想问一问汪秀琴的底细了,他就奇怪了,徐莹不是高洪的情人吗?难不成她没问过高洪?

  不过,心里疑惑归疑惑,他还是马上回答道:“有接触,也不算多吧,当时我在班委会,是学习委员,她是临时党支书,是领导呢。”
  “哦。”徐莹就点点头,看了他一眼。
  张文定知道,她这是让自己继续说呢。
  咽了口唾沫,他就继续说道:“因为她是白漳人,屈市长的夫人也是白漳人,也姓汪,就有人说汪主任是屈市长夫人的侄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徐莹眼睛亮了一下,摆摆手道:“扑风捉影的事不要乱说。”
  张文定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算是说到徐莹心里去了,也知道关于这个消息的话没必要再往下说了,便试探着问:“主任,以后招商局的工作,还是您亲自抓吧?”
  “再研究,啊。你把工作做好。”徐莹知道他不想被汪秀琴分管,但她自己也不愿抓权抓得太细,一时间还没做决定,就给了这么个废话答案。

  快下班的时候,张文定很意外地接到武云打来的电话:“晚上没什么事吧?一起吃饭去。”
  “你请我?”张文定问,这丫头总是吃他的,就没请他的觉悟。
  “不是,有人请客,推不掉。”武云郁闷地说。
  “哈哈哈,谁啊?还有你都推不掉的人?”张文定一下感兴趣了,“不会是你的追求者吧?你拉着我去是想让我做挡箭牌吧?”
  “不是我的追求者,是我小姑的。”武云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去年在南鹏见过的,钟五岩,省委宣传部钟部长的儿子,想起来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