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眼直视着她的脸,他笑着道:“书记你是哄我吧,我要真那么有趣,你怎么不找我玩?”
  张文定并没有在玩这个字上咬重音,脸上的表情比她还要纯真,仿佛还在幼儿园找小朋友玩似的。
  汪秀琴就知道面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男人没那么简单,果然不愧为开发区招商引资的能手,一张嘴巴说起话来那叫一个利索,不愠不火和风细雨却偏偏让人有种不好招架的感觉。
  她眨眨眼,脸上的表情转为无奈,叹息一声,似含着无限幽怨地说道:“你有那么多姐姐围着,想找你得突破重重防守,我力气小体子弱,没那个能力呀。这不,这次去旅游,我就想爬爬山,锻炼锻炼身体,以后才好找你呀。”
  张文定心说,来了,到正题了,他不接她有关旅游的话,笑着摇头道:“你把我说得那么好,我都有点飘飘然了。”
  汪秀琴就眉毛一扬,这个张文定,很滑头啊!有人说昨天邓经纬和他吃过饭,今天又见到何振华和他有说有笑的,难不成他已经支持他们其中的一个了?又或者他一家都还没答应,想和三家都谈谈待价而沽?
  哼,这只是一个学习班而已,结业后就各奔东西了,还真以为这么一件小事也能够卖出大价钱吗?党校学习可不同于在单位上那样有着长久的利害关系的!

  张文定啊张文定,你可不要打错了如意算盘!
  一念及此,汪秀琴脸色虽然没变,可眼中已有冷意。
  这时候,服务员把点的东西送了过来。
  二人各自对付自己面前的咖啡,聊天暂停,场面稍冷,但也对这个微妙的气氛起到了个缓冲的作用。
  喝了两口咖啡,汪秀琴决定不和张文定这么打哑谜了,直接说道:“张局长啊,旅游的事情,明天下午就要定下来了,好安排行程。你也知道,现在大家的意见还没统一,这个想去这儿,那个想去那儿,不好办呐。其实吧,我是三个地方都想去,可是没时间呀,我这两天问过一些人了,大部分人还是喜欢爬山的。那天咱们到紫霞山上去玩,大家不都挺开心的吗?”

  张文定就暗自叹气,这个汪秀琴,居然拿那次到开发区给他撑面子做文章了。可是你也不想想,那次全班都去了开发区,是给我张某人撑了面子,可是你要搞清楚,那不是你书记大人的功劳,而是班长邓经纬拍板说必须全部都去,谁也不准请假!
  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说个话都不会说!
  张文定心里对汪秀琴的评价就又有了点改变,看她开门见山上奔主题了,他也不再玩虚的,直接答复道:“书记,其实我对山山水水的都没什么兴趣。我现在就想着今年的工作怎么开展,怎么样才能拉来更多的投资。都是地级市,在铁路和水运方面的优势都相差无几,地理位置也不相伯仲,可为什么庆湖会比随江发展得快那么多呢?为什么他们招商引资的成果比我们要高那么多呢?唉,我觉得我们还有许多东西要学啊!”

  听到他这番话,汪秀琴就知道了,张文定的态度是支持去庆湖湿地。
  她没有再非要他把话说得直白,她只是觉得不舒服。
  为什么?张文定啊张文定,我没得罪过你吧?为什么你不支持我?
  哼,小人,趋炎附势的小人!虚伪,说得那么好听,还不是就一句话,支持邓经纬吗?
  张文定啊张文定,走着瞧。
  既然该说的已经说了,答案跟想象中的天差地别,汪秀琴就觉得没再和他谈下去的必要了,淡淡地说:“没想到张局长这么辛苦,一心扑在工作上,令人敬佩呀。等团市委评优秀青年的时候,我要跟宋书记建个议。”
  宋书记当然就是团市委的书记了。
  张文定听出了她话里的怒气和不满,心中对她的评价又低了一点,怎么也说是个正科级干部了,居然就这么点气度。跟何振华相比,差得远了啊。到底是干的务虚工作,跟市里行局那些老油子根本没有可比性。
  尽管级别比她低年龄比她小,可张文定还是在心里给她下了这么一个评语:嫩了点。

  “书记过奖了。”张文定笑着回答,丝毫没有不悦的样子。
  汪秀琴不想再呆下去了,说:“我忘了还有个事,就先走了。”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张文定还是笑着回答。
  汪秀琴站起身,点点头挥挥手,转身远去。
  张文定看着汪秀琴的背影,眉头皱了皱,这个女人虽然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但却绝对是个很记仇的女人。好在她的工作单位在团市委,自己跟她没什么交道,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喝了口咖啡,他觉得很是无趣,身在官场,跑到党校读个书也不得安宁,没做坏事也能够得罪人,还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旅游行程很快就定了下来,庆湖三日游。说是三日游,其实差不多有一天是在车上,庆湖不是旅游城市,但庆湖湿地保护区相当有名,然后还有几个不出名的景点,两天时间倒是很好打发。
  到了庆湖之后,在酒店住房间的时候,邓经纬和张文定分到了一个房,张文定怀疑这是邓经纬故意这么安排的。
  第一天下午看了个小景点,然后吃晚饭,再到房间休息,晚上八点的时候,邓经纬拉着张文定到外面找了个地方去喝酒。
  邓经纬喝着酒,一脸满足的神情:“老弟啊,这次哥哥要感谢你。”
  张文定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得意,心里暗自郁闷,你是舒服了,可是我就不爽了。唉,早知道是这么种情况,当初在目的地一出来就应该随便选一个的,那时候选的话,就是自己心情的表现,可越拖到后来,那越容易让人误会了。
  唉,失策啊!
  “同学这么长时间,你对咱们这个班有些什么印象?”邓经纬没管张文定心里在想什么,问了一句也不等他回答就又继续说道,“老何这个人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运气不怎么样。至于咱们的汪书记,听团市委的人说,她是个很有胆色的人,记性特别好。”

  张文定听懂了,邓经纬这是在告诉他,何震华那个人不用管他,有能力没背景,或者说背景不怎么强大;而汪秀琴就要多注意一下了,她记仇、胆子也大,有一定的破坏力,至于背景嘛,二十七岁的正科级,没背景可能吗?
  “邓哥,我听汪书记的口音,像是白漳的啊。”张文定探起了口风,希望邓经纬透露一下汪秀琴的背景。
  “是白漳的。”邓经纬很痛快地就说了,“她是屈市长的侄女。”
  “屈市长?屈玉辉屈市长?”张文定眉头跳了跳,“我记得屈市长是庆湖人吧?而且他们不同姓......”
  邓经纬摆摆手道:“是我没表达清楚,屈市长的夫人姓汪,是白漳人,汪秀琴的亲姑姑。”
  张文定这一下就被雷得外焦里嫩了,我靠,邓经纬不带你这么害人的吧?常务副市长的侄女也被我这么给得罪了!
  一个半月的时间终于过去,分别的时候如期而至,人们相互祝福着,情深深意切切,汪秀琴也似乎早忘记了和张文定之间发生的一点不愉快,分别在际谈笑风生,相约以后一定要多聚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