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这两个传说只是传说,肯定不会有人化做山峰之说。但想到第二个传说,楚天齐还是唏嘘不已。他轻轻扭动油门,沿着盘山路,慢慢向上骑行,开始了真正的调研、考察仙杯峰之旅。
  仙杯峰上山的路,相对要好走一些,多为盘山路,但也不是那么规则的盘山路。楚天齐之所以骑摩托上山,一是因为上山的路相对要好走一些。二是他着急快去快回,中午时间能下山去吃午饭,也能快点去乡里,说不准俊琦已经回来了。三是担心摩托车放到山下,会被过往的孩子瞎鼓捣,或是被牛、马等大牲畜碰倒给弄坏了。
  上山的路基本都是硬土地,两边还有散坡草护着,弯弯曲曲盘旋而上,显得要好走一些。但那是相对于那些直上直下的路,是相对于山路而言,要和公路相比那就差一些了,尤其和沥青公路没法比。所以,楚天齐骑行的很慢,也没敢边走边看,而是在需要看的时候,把摩托车停好再看。
  二十多分钟后,楚天齐上到山顶。他把摩托车靠近一个土坡,选了处地势更平整的地段停好。然后,把头盔、挎包都放到了挨着小坡的地上,并且把头盔和挎包上的带子系在一棵小树上,才徒步走向山脊。
  站在仙杯峰顶,四周景物尽收眼底。冬日里灰秃秃、干巴巴的山梁,此时到处都是一片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在这些山峰中间,仙杯峰最高,坡势也相对较缓。楚天齐无意中数了数,视线范围内的小山峰一共十座,加上脚下的仙杯主峰,正好是十一座。这不正是暗合了,贤士家中男丁一十一口之数?
  楚天齐当然不会相信人的灵魂化做山峰之说,但也不禁对传说与实物的吻合而称奇,称奇这种巧合。而且更巧的是,仙杯主峰最高,其余十座山峰高度是三中高、七低高,也暗合了贤士一人、小贤士弟兄三人、贤士孙辈七人之数。转而一想,楚天齐就释然了,传说是人编的,自然能够先根据看到的景物,再对应上传说中的细节。
  仙杯峰的景色很不错,虽然和好多名山大川相比,名头、雄伟、奇特等方面要差很多,但也有它的特点。整个仙杯峰,分三个层次排列,仙杯主峰最高也绵延最长。在主峰的前面是七座相对较低的山峰,再往远处就是那三座中等高度的山峰。整个十一座山峰,看上去是一层挨着一层,就好比爷孙三代按辈份顺序排列一样。如果把主峰看做一个超大怀抱的话,那三座中等高度的山峰又形成了怀抱的另一半,和主峰组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做为最低的七座山峰,又像是家中的子孙辈,被长辈呵护在中间位置。

  楚天齐觉得,从山势整个排列来看,完全可以和那个传说结合起来。传说尽管凄惨却也让人慨叹,慨叹古往今来那些慷慨悲壮之士,慨叹那些为了大众福荫不惜以命相搏之人。当地完全可以从山的自然景观、凄美传说中,挖掘出那些人文气息,并辅以适度的后续包装,呈现出一个仙杯峰旅游的壮美蓝图。
  尽管看着眼前景物,楚天齐觉得大有可为,但也仅是一个初步的概念而已。他深知,旅游看似由一个个景点组成,其实却需要多个环节才能串起一个整体。首先交通这就是第一要务,对于玉赤县来说,空运、航运涉及不到,最主要的就是陆运。玉赤县通火车,但也仅仅是县城通火车,对于这些旅游景点来说,交通载体就只有公路了。
  但修公路可不是一句话的事,按人们形象的说法,把一百块线一张挨一张的放着,能放几公里的钱,就能修几公里的路。这只是人们的一种浅显认识,其实这种说法可能对于一个三级路来说,还能对的上。对于高等级路来说,这点钱那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儿了。同样,其它设施,也不是那么容易配套到位的。
  所以,从目前来看,把当地的景致和乡村游配备起来,倒是可以有一番作为。虽然乡村游目前也仅可以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参与干农家活,这些作为不够宏大,但却可以实实在在给当地百姓带来实惠,也可为全县旅游开拓一个新市场。但需要注意的是,要切忌遍地开花、千篇一律,既要有相通的方面,也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
  看着眼前的山景,又想到了全县旅游这盘大棋,楚天齐在山顶不时走走站站、停停坐坐,不觉时间又过去了很长时间。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便决定先下山去吃午饭。待日后再查阅一些资料,同时再找村民或相关机构,发掘一些人文的东西。
  本来火辣辣的太阳,此时也显得温柔了许多,空气中还吹来了阵阵凉风。楚天齐不禁对于这样舒适的感受而奇怪,这可是阳历八月初的天气,这可是三伏天,而且还是中午时分。他抬头看去,这才发现,晴湛湛的天空已经挂上了好多乌云,而且乌云还在继续汇集着。看来是要下雨,怪不得起风,怪不得太阳也没那么毒了。
  下雨?下雨好啊,这样天气就会凉爽好多,也会缓解当地的旱情。楚天齐一边想着,一边看着眼前的景致,同时还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不对。又过了几分钟,楚天齐才意识到,下雨固然是好事,但对于自己来说可能就是麻烦,自己现在还在山顶上,而且还是骑摩托上来的。想到这里,楚天齐快步向来路跑去,他要抢在下雨之前赶回去,最起码也要赶到山脚下,否则那可要麻烦了。别看刚才骑行在路上是硬底,一旦下雨的话,山路都会变成泥糊涂的。甭说是骑摩托,就是步行的话,也会两脚粘满泥巴,稀滑难行。
  刚才还觉得比较好走的山脊,现在着急起来,顿觉脚下除了石块就是石头尖子了。由于走的比较急,有两次还差点绊倒,楚天齐不敢再走的太急,就是这样,腿上也被那些小灌木枝杈划了好几道,有的地方还隐隐看到了血丝儿。
  终于,走到了停放摩托车的地方。楚天齐一边解下头盔、挎包,一边抬头看去,短短的十来分钟,乌云已经几乎布满了天空。同时,就连那舒适的微风也变大了好多,风中还不时夹杂着小石粒、杂草。这些东西吹打在肌肤上,有时感觉麻上一下,有时还会感觉到疼。
  头盔已经戴好,挎包也已斜挎在身上。楚天齐推着摩托,到了平缓的地段,才骑了上去。
  因为是盘山路,上山时虽然感觉到有一点点坡度,但手上给油,摩托车走的也很是省劲,也没觉得有什么坡度。可下山就不一样了,虽然还是同样的路,但因为整体是慢下坡,再加上摩托车向前行走的惯性,就显得山路坡度大了,有的地段还感觉有点陡。
  尽管心里着急,但楚天齐牢记上次“飞车”的教训,右脚就一直点在刹车上,尽量缓慢匀速前行。
  虽然身在半山腰的位置,但风却比刚才山顶上还大了。楚天齐只得用劲抓着摩托车把,并尽力把身子伏的低一些,以防止车身摇晃和减小阻力。就是这样,车身也不时抖动一下,有时还滑向路的边沿一侧,把楚天齐也惊了一大跳。
  日期:2016-10-1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