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5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2月25日,第二十五军司令部进驻太平。此时以第五师团安藤忠雄大佐的第四十二联队为基干的先锋部队队已经在瓜拉江沙附近渡过霹雳河,逼近南方军事重镇怡保。已经抵达战场与第五师团齐头并进的近卫师团先头部队28日冲入怡保,占领并修复了该地的机场。
  占领瓜拉丁加奴的佗美支队下一步攻击的目标是马来亚东岸的战略要地关丹。尽管关丹港短狭水浅并无多大利用价值,但其郊区附近有一设备完善的机场,驻守这里的是英印军第二十二旅。佗美支队于12月29日在关丹附近与敌接触,并于12月31日晨开始向关丹发起全面攻击,关丹很快落入日军之手。守军顽强退守飞机场及周边地区,正面攻击未果的佗美支队分兵迂回,切断了机场守军的退路,并通过丛林从西面向英军发起攻击。到1942年1月3日夜,日军全歼英印第二十二旅,连英军旅长都被俘虏。机场稍作修葺之后,驻哥打巴鲁机场的日机随即前移。

  由第十八师团步兵第五十五联队联队长木庭大大佐指挥的木庭支队原计划由海路在关丹登陆并占领该地机场,由于佗美支队向关丹的推进比预定时间提前了很多,木庭支队便改变原计划在哥打巴鲁登陆后从陆路南下,1月上旬进到关丹与佗美支队汇合,统一归佗美浩少将指挥。随后佗美支队改向西方行进于1月25日到达吉隆坡,木庭支队在得到佐伯支队的支援后向南挺近占领了丰盛港。
  日军的穷追猛打使得一路溃败的英军疲于奔命。论人数英军超过日军一倍,但日军从未停顿下来巩固阵地或者重新集结来等待补给,英军留下的补给已经足够他们使用了。日军的快速攻击导致马来亚英军彻底丧失了驻足整顿的机会,更不用说发起有效反击了。能给日军造成些许麻烦的充其量不过是一些小股游击队对日军后方的袭扰,但就连这个企图也被日军连成一串的自行车队快速进击所打破。

  企图潜入霹雳河以北的斯潘沙�6�1恰普曼上尉的游击队在怡保以北碰到了正在前进的第四十二联队,可他们只能屏息躲在路旁的树林里眼看着日军快速通过。日军的快速自行车队给第一次见到日本军队的上尉留下了深刻印象:“四、五十人成群结队地骑着自行车来了,大声互相说笑着简直好象去参加足球比赛的样子。”更让上尉惊讶的是日军士兵那五花八门的服装,衬衣有绿的、白的、灰的,帽子有钢盔、防暑软边遮阳帽、棒球帽,简直是个“二流军队”的样子,——估计和洪七公的队伍差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这些日军全是一幅轻装。回过头反观英国军队,除了薄铁锅型的钢盔、华丽的洋服短裤、武器弹药之外,从粮食、水壶到毛毯,就连上尉也觉得自己简直象“圣诞树那样全身挂满了东西”。别说打仗了,连正常行军都困难。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中将和辻中佐的远见,那些一身轻巧夏装的日军士兵大都受过严格的丛林战训练,那些密集的丛林现在反帮了他们的忙。

  日军的快速推进得益于他们的每个师团都配备了大约500辆汽车和6000辆自行车,以自行车取代战马是大本营战前根据马来亚的特殊地形做出的重大调整之一。全体官兵如不乘坐汽车者则配给自行车。在马来亚几乎全无例外所有在日军前进道路上的桥梁都被破坏,当那些运输汽车被迫等待桥梁修复时,另一些骑着自行车的日军士兵则可以照常行进,他们可以不借助桥梁扛着自行车涉水而过。
  日制自行车因为价格便宜,所以成为日本对东南亚地区的主要输出,东南亚居民购买日制自行车者甚多,这使得日军在当地很容易获得自行车的补充零件。使用自行车遭遇的最大麻烦是当地的酷热气候,高速骑行的自行车因为过热常发生爆胎事件。日军为每一个中队都配属有至少两人的自行车修理班,每班每日平均要修理二十辆车左右。但是修理工作只是权宜之计而已,当时间紧迫来不及修理时,一些日军士兵干脆将车胎卸下来,然后骑着只有铁轮子的自行车继续行军。出人意外的是,这种无轮胎的自行车在柏油路面上走得非常顺当,那种咯拉咯拉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就象坦克在夜间行军,那些守军特别是见了不论什么装甲车都怕的印度兵一听到这种声音就高喊着“坦克来了”往后逃窜。山下奉文得意地称这支骑着自行车的队伍为“银环部队”。

  相反主场作战的英军部队几乎完全配备汽车及卡车,每当日军抢在前头并在他们的当面攻夺桥梁时,英军士兵就必须遗弃汽车徒步撤退。而一旦退路被截断时,他们便不得不躲入丛林或者干脆缴枪投降。枪支弹药和汽车、补给一次又一次落入日军之手。山下现在可以很有把握地命令手下的指挥官充分依靠敌人的“馈赠”快速推进,而不必停下来等待补给。
  日军在怡保以南的金宝停下了。防守金宝的是从日得拉防线一路撤退至此的英印第六、第十五、第二十八旅的残兵和第二七三反坦克炮营等部队。公路东面有一座高约120米的山岗,英军据此天险死守不退。第五师团自登陆以后一直在攻击前进,此时渐渐显出疲态,双方就此形成对峙。
  面对难局,一直跟随前锋部队前进的辻中佐急不可耐地准备正面进攻。他立即打电话请求军司令部增派援兵和加农炮。军部的回答是,不能硬拼而应该从侧面发起攻击。大丢面子的辻中佐怒不可遏,他在半夜里冲进了军司令部,连喊带骂把所有人都吵醒了。
  “前边在打仗,你怎么还在睡大觉!”他闯进了参谋长铃木中将的休息室大吼道。一贯以儒雅风度著称的铃木中将与平常一样客客气气地招呼他,这更使辻中佐怒火上升。他像在诺门坎训斥第六军司令官荻洲立兵中将那样怒喝道:“我从前线跑回来向你报告,你却穿着睡衣,这是什么意思?!”铃木参谋长在这种义正辞严的指责面前无言可答,只好慢吞吞地换上军装佩上军刀。
  “我是作战主任参谋,要对全军的作战负责,”辻中佐一贯是得理不饶人,“我根据前线实际情况提出了正面强攻的主张,你却不顾实际情况拒绝我的请求,这就是说你对我已不再信任!”辻中佐喋喋不休地一直吵到天亮,最后干脆向山下司令官递交了一份辞呈,然后把自己关进寝室里不吃不喝闷头生气。
  山下中将很快知道了详情,辻中佐的狂妄彻底激怒了山下。都知道辻是东条首相的嫡传弟子,这时候换成谁都会慌神,去给辻中佐认错或者采取些其他补救措施。但这次辻中佐遇到的是牛人山下奉文,他和东条首相谁也看不惯谁,你东条的弟子算个鸟?但明着和一个小小中佐生气也实在丢面子,山下的态度是不理他随他“大小便”去。他在日记上写下了尖锐的批评:“辻中佐从第一线归来叙述已见,据云有种种言词。此人固执己见,善施小聪明,是所谓讨人欢喜而不足以成国家大事的小人物。对其使用上应格外予以注意。”

  司令官不搭理他大家也都学着做,辻中佐憋了一个星期后自己打开门走了出来。山下和铃木对他这种行为置之不理,于是他就自己回到岗位,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和以前一样桀骜不驯,一样目中无人,一样勇敢无畏。也必须如此,如果出来就变绵羊了那也就不可能登上老酒的牛人排行榜了。
  就在辻自关禁闭的几天里,金宝已经被日军利用侧翼进攻的方式拿下。山下率军司令部于1942年1月5日进入怡保。
  日军的进攻已经足够凌厉,但是山下中将依然不甚满意。在此之前的1月2日,本间雅晴中将麾下的第十四军已经攻占了麦克阿瑟防守下的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这是日军自南京之后攻克的另一座首都。前面马来亚首府吉隆坡已近在咫尺,这怎能不让山下中将心急如焚?!
  就在5日这天,日军的坦克攻击优势再次在突破士林河防线时显现出来。那一天他们遇到英印第十二师,该师奉命守卫士林河前面的一个公路与铁路交叉口。日军的第一次进攻被打退了,但是随着日军后续部队的到达和坦克部队的投入强攻,到傍晚时分守卫的印度士兵溃如山倒。1月7日日军攻占士林河桥,完全切断了北部防区英印第十一师的退路,该师很快就土崩瓦解。
  在整个马来亚,盟军没有一辆坦克进行堵击。英国的那些砖家们曾经预言这种装备不适用于丛林做战。也不知道这些老爷们是不是一点都没长记性,他们完全忘记了在一年之前,希特勒的坦克装甲部队是如何穿越密集的阿登森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