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5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17 22:06:16
  (正文)
  一路玩命狂追的日军于12月13日占领马来亚北部吉打州首府亚罗士打,并迅速抢占了位于附近的硬地机场,为第三飞行集团陆军航空兵的进驻提供了条件。出乎日军意料的是,这处极端重要的机场竟然损毁轻微,机场内英军遗留的弹药堆积如山,仓皇逃走的英军竟然连这些都来不及销毁,房间里的餐桌上还摆放着已经做好的饭菜,——其饭尚温。更为难得的是,周围的橡胶树林中堆放着上千桶的航空汽油,这对于马上将要进驻的日军战机来说是最好不过的礼物。

  当天中午,第三飞行集团的战机成功降落在亚罗士打机场。第二天清晨,一个日军战斗机中队和一个轻型轰炸机中队加满英军留下的燃油,载上英军馈赠的丨炸丨弹从这里起飞,气势汹汹地去轰炸那些溃败中的英军了。吉打省的四个机场很快全部落入日军之手,日军讥讽地将之命名为“丘吉尔机场”。日军飞行员表示,日军在法属印度支那南部建造的那些简易机场,无论是设备还是跑道真不能与这些豪华的“邱吉尔机场”相比。

  随后第五师团冈部大佐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接替佐伯挺进队担任先头部队继续追击后退中的英军。一直随先头部队攻击前进的辻中佐在13日晚间腿部中弹负伤,这是他从1931年淞沪抗战在上海首次负伤之后的第四次。辻中佐的确命大,按他冲锋在前风格换别人早死八回了,而这家伙愣是活到了战后。
  14日早晨,辻中佐在一个岔路口看到了一群被俘的印度兵,它们围成一个圆圈坐在地上,个个若无其事地谈笑自若。这时一个被俘英国军官被押了过来,四、五十个印度兵看到他便非常的虔诚地一起起立向那个军官敬礼,充分表现出印度人在饱受战火之余还处处以欧洲强人的奴隶自居。这种出自本能的举动让辻中佐鄙夷不已,也深深感到大日本帝国皇军去“解放”那些受压迫的亚洲人不但必要而且具有深刻意义。

  前方的攻击异常顺利,河村少将指挥步兵第四十一联队主力于12月17日占领了航空基地双溪大年,并对该基地进行了修整。19日第三飞行集团的一个战斗机战队、两个轻型轰炸机战队就挺进到这里。22日,菅原道大中将的飞行集团司令部也前出至此地。
  同样在13日,占领哥打巴鲁之后的佗美支队一路攻击前进,占领了马来亚中部东海岸的瓜拉丁加奴机场,日军战机随之进驻。至此日军战斗机的作战半径已经覆盖了整个马来半岛。日军两路攻击部队形成了东西呼应之势。
  12月16日,山下奉文率第二十五军司令部进驻吉打省首府亚罗士打,随之就召开了作战会议。鉴于目前战况进展顺利且远远超过预期,作战参谋辻中佐立即调整了下一步作战的日程表:
  12月28日进入霹雳河、占领槟榔屿(第五师团);
  12月28日-1942年1月1日占领关丹(佗美支队);

  1月7日渡过霹雳河;
  1月17日占领吉隆坡;
  1月27日占领柔佛州;
  2月11日(纪元节),近卫师团、第五师团及第十八师团集中主力攻占新加坡。
  尽管不少人对这一时间计划表示怀疑,但山下司令官立即予以批准。会议决定军主力第五师团和近卫师团沿西海岸向吉隆坡方向攻击前进,佗美支队占领关丹后迅速向吉隆坡方向及金马士方向挺进,策应主力作战。第十八师主力在宋卡登陆后暂时待命,尔后伺机在马来半岛东南沿岸的丰盛港附近登陆,随后向柔佛巴鲁推进,切断半岛英军主力的退路,以便在柔佛以北、吉隆坡以南地区将英军主力同新加坡守军分割开来各个击破。

  战略要地屿槟榔屿从12月8日起每天都遭到日军的轰炸。12月15日清晨,第五师团第四十一联队第三大队的两个中队配属炮兵一个中队与一部工程兵,使用当地的小舟对槟榔屿实施奇袭登陆,岛上守军在日军登陆之前已提前逃得无影无踪,日军未损一兵一卒顺利占领了这一战略要地。岛上英军遗留下许多武器、弹药和船只,还有一个完好无损的电台。在岛上著名的旅游胜地极乐古寺,日军士兵看到由东乡平八郎海军元帅和乃木希典陆军大将当年游览该寺时题赠的匾额仍然高高地悬挂在那里。

  建有大型航空基地的槟榔屿失守,彻底消除了英联邦军队从印度、缅甸方向对马来半岛守军进行空中支援的可能性。不仅如此,自此日军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的优势,利用在槟榔屿缴获的英军约二十多艘小艇加上从宋卡陆运过来的汽艇约四十艘,以大队规模的部队不停地在西海岸英国守军的背后进行登陆,策应日军的正面进攻。那些正在抵抗的英军发现后方突然出现的日军往往不辩规模便惊慌失措,从而加速了溃败。

  为此邱吉尔对后来出任ABDA四国盟军司令官的韦维尔上将和帕西瓦尔大加斥责,“西海岸的控制转给日军之手,而日军在该方面连一艘军舰也没有,为什么我海军不用驱逐舰、潜艇或飞机阻止敌人的前进呢?”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在日泰双方顺利达成谅解之后,进驻曼谷的近卫师团已经顺利完成第一阶段的使命。寺内大将下令近卫师团迅速脱离第十五军建制,重新归建第二十五军麾下。自12月11日开始,近卫师团分别乘火车和汽车从陆上向马来半岛疾驰而来,并捎带了大量从泰国采购的自行车。师团万余名官兵五天之内长驱直入1100公里,师团长西村琢磨中将于23日进入亚罗士打。师团主力前进到太平附近,磨刀霍霍准备下一步的作战。

  英军失去马来半岛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后,日军运输船队在马来半岛以东海域已是畅通无阻,一船又一船的日军士兵被运抵宋卡和北大年的港口安全卸载。唯一找过日军麻烦的竟然是一艘从荷属东印度来的荷兰潜艇。12月11日夜间,科泰纳海军上尉趁着夜色在北大年附近海域朝着日军的四艘运输船发射了鱼雷,可惜一枚也没命中,这艘倒霉的潜艇反而在第二天误入英军事先布下的雷区触雷沉没。这样,以坦克部队和第五师团车辆为主的第二批输送部队于16日在宋卡登陆后迅速跟进,得到持续增援的日军攻击力丝毫未减。

  从12月10日起,英军几乎不断地沿着西海岸退却。一些路障或者被日军坦克大炮清除,或者为边界丛林中渗透进来的日本步兵从翼侧攻克。马来亚北部地区司令希斯中军希望死守霹雳河,但是沿北大年斜刺里杀入的日军包抄了这条防线。日军使用在槟榔屿缴获的小艇从海上展开翼侧战斗,把霹雳河后面的一个坚固阵地金宝包抄了。
  进攻不轻松逃跑也累。英军旁遮普二营指挥官迪金中校在溃败中沮丧地说:“我们整个营的人马都快要累死了,指挥官现在的任务就是让士兵休息一会儿,无论如何也要休息。这三个星期我们已经连续撤退了280公里,仅仅休息过三天而已。军队士气低落,死伤达250人,已经损失了一半的兵力。”相比而言迪金的损失还算是少的。在整个金宝攻防战后,英印第十五旅的兵员减少到了421人,第二十八旅减少到750人。死的人并没有那么多,大部分人或溃散逃入丛林或成为日本人的俘虏。

  日得拉防线和槟榔屿的失守导致马来亚北部的战局急剧恶化,英军节节败退的坏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新加坡。惊慌失措的帕西瓦尔在14日电告贝内特:“敌人也许从海上来进攻新加坡,能否把在柔佛州的澳大利亚部队调一部分来保卫这里。”
  “敌人在陆地上,在海里出现的只有鲨鱼!”愤怒的贝内特再次提出整理北方战线的主张,但中将和以前一样说“no”,“变更半岛的部署,分担区域的编组很复杂,困难太多。邱吉尔首相指示说,要把确保新加坡岛放在最优先的地位。”之前不久帕西瓦尔曾经收到丘吉尔发自伦敦的密电:“防守新加坡及各要塞的兵力,不能调遣或者部分调遣至马来半岛。就其重要性而言,目前没有比新加坡要塞更重要的了。不得有误!”

  “那么,把全部兵力集结到岛上来如何?”贝内特少将调侃道。
  “岛上?没有那么多兵营呀,都来了人怎么住?”帕西瓦尔首先想到的还是困难。
  贝内特对司令官的话简直是哭笑不得。也可能前边说“no”太多了,最后见到山下奉文的时候帕西瓦尔中将只会说“yes”了。
  日期:2016-10-17 22:07:50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