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096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叶平宇对他说了这个话,包格烈感到自己有些羞愧,他来之前也是盘算很久,不好直接向叶平宇说出这事,所以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但是叶平宇却是一下子点了出来,让他所料不及,听了叶平宇的话,更是让他感到无地自容了。
  包格烈急忙解释道:“平宇,我也不是想去跑官要官,而只是感到有些不平,自己工作这么努力,到提拔的时候还是要按资排辈,如果是这样,我们何必要出那么大的力?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公平?我听说要把县委副书记提拔为县长,但这个县委副书记根本没有什么政绩,只是熬资历熬到这个份上了,不提拔他,就没法用他了,你这样合适吗?”
  包格烈一这样说,叶平宇也算是理解了他的心结,在官场上按资排辈是很正常的事,破格提拔的人必竟是少数,这是官场上需要一个稳定的秩序所需要的,不然人人都想破格提拔,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样就会打破官场上的稳定状态,引起一定的不稳定,而稳定才是官场上最基本的常态,政治动荡的结果是任何一个社会都无法承受的。
  当然,为了这种稳定的状态,有时候必然会牺牲一些东西,比如效率和公平,你干得再好,如果没有位子是不行的,有位子,但是如果资历不够,其他人不会服气,即使上了位占不住脚也是不行的,人的智力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无论谁呆在那个位子,做出来的事情也不过是大同小异,当然不排除例外的情况,除了个人努力和智力因素外,推动一个人占据高位的,还有着更多的因素在内,这个就不是够拼命工作所能弥补的,好比现在的阿里巴巴,即使这个人比马云还聪明,但是已经没有那个历史条件了,他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实现超越的,官场上其实也是这个样子,包格烈再优秀,但是他有着始终无法超越的历史条件,这就是根本,需要时间来弥补。

  不过,叶平宇虽然承认这方面的合理性,但是也不意味着他对这种状态就没有怨言,他也会和包格烈一样有怨言,有些干部能上不能下,不到退休年龄就无法离开现在的岗位,有的时候就是尸位素餐,这就影响到后面一些想进步想干事的同志的位子,能上不能下与干部的资历没有关系,这是一个人为的因素,大概是因为一个地方的官场就是一个封闭的圆,除非这人涉嫌犯了错误,被踢出了这个圆,其他人是始终要在这个圆里面转来转去,直至这个圆不再需要他,否则他就要始终在这个圆里面呆下去,就能担任个一官半职,别人要想进去,就是有着很大的难度,权力的这种封闭运行状态大概是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主因。

  叶平宇就安慰了包格烈一下,让他不必为此而感到不公平受打击,只要用心地去做事,对得起自己,多考虑那些干什么?想一想,如果当初还是呆在县委党校的话,岂不是没有这些烦恼?只不过是教教书,陪陪老婆孩子,那也是一种快乐。
  在经过叶平宇的开导之后,包格烈总算是心情好了起来,无论让他担任什么职务,他都是坦然接受,政治的苦恼其实是一种虚幻的苦恼,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的一种幻觉,想一想老百姓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其实心里就踏实了,富贵于我如浮云,何必过于揪心?
  包格烈还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人,没有完全陷入进去,在和叶平宇谈了心之后,也就是释然了,两人聊到最后,他高兴地说道:“平宇,我现在有些羡慕常芳的决定了,辞职出来经商,这个年头,只要经商赚了大钱,干什么不一样!”
  叶平宇呵呵一笑道:“你的性格倒不是适合经商呢,经起商来或许更苦恼,你还是从你的政,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离职的时候不让人戳着脊梁骨骂就可以了。”
  包格烈感叹一声道:“作为一名官员,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满意,只要走上了这条路,注定是要在人家的骂声中解甲归田,平宇,你有没有这种感受?”

  叶平宇呵呵一笑道:“这个是自然,现在人想的都多了,各有各的利益,你让这部分人得了利益,那部分人就不高兴,你让那部分人得了利益,这部分人就不高兴,一碗水可以端平,但是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喝上水,我们只要问心无愧就是了,功过自有人说,想的太多反而是烦恼。”
  叶平宇的态度让包格烈感到非常需要学习,叶平宇呆在这个位子都能如此认识,他一个副处级干部还有什么不可以想得开的地方?
  和包格烈聊了聊之后,叶平宇就是让他回去帮他和那些老朋友问问好,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真有些想他们,只要有时间就都过来看看他,他一定全程做陪。
  包格烈就是呵呵一笑,表示一定会把这话传达到,但是大家都考虑他的工作忙,不好意思过来打扰,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组团一起过来。
  叶平宇就是连声说好,一个人的职位虽然高了,但是人还是那个人,好多朋友还是在心里记着的,只是联系少了而已,如果能经常联系还是好朋友。
  在南江市呆了一天,包格烈就是回去了,而就在包格烈走了之后,肖建中就是打电话给他,县里头确定将他推荐为副县长了,市委组织部也来进行了考察,基本上确定了,心里面非常高兴,专门打电话告诉他一声。
  叶平宇就是连声表示祝贺,从一名镇委书记变成一名副县长是一个很大的台阶,肖建中此时能走上这个位子,将来的仕途是非常看好的,至少会和包格烈一样混个县长县委书记什么的,当然如果中途他犯了什么错误就不好说了。
  接完肖建中的电话,叶平宇的心里头就是不由地想了起赵冰雪,赵冰雪与自己是同龄人,和那个梅雨婷不同,长时间没有联系,感觉还真有些想念她了,但是赵冰雪不主动给他打电话,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给她打,何不借着现在他们县里头调整的机会,打电话问她一下?
  有了这样的想法,叶平宇真的就是拿起了电话,给赵冰雪打了过去,赵冰雪此时正在办公室里面训人,办案不力的一名警员让她给训了个狗血喷头,一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她略是瞅了一眼,便急忙让那名警员走了出去,那名警员如释重负,迅速跑了出去。

  “叶,叶平宇,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赵冰雪一接到叶平宇的电话,倒是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叶平宇了,略是迟疑了一下,还是叫起了叶平宇的名字。
  “是不是有些意外啊?好久没和你联系了。”叶平宇就是笑着说道。
  赵冰雪马上笑道:“你现在成了大官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你,你是不是来我们广清了?”
  叶平宇笑道:“没有,我正在南江,听说你们县里要调整干部了,打电话过来问你一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