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云看着张文定,忽然笑了:“其实你说的那个项目,真要投资做的话,也就十来个亿,而且还不需要一次性拿出来。这对小姑来说,不算什么。张文定,我教你个办法,绝对管用。”

  “什么办法?”张文定两眼一亮问道。
  “请吴爷爷给小姑打个电话。”武云笑意不减,伸出个手指头在空中摆了摆道,“只要吴爷爷发话,小姑肯定会听她干爹的。”
  张文定自然知道武玲对师父的尊敬,然后他却摇了摇头道:“十来个亿呢,她怎么会感情用事?”
  “不信算了。”武云翻了翻眼皮,没好气地说。

  “这种事,我不方便找师父啊。”张文定叹息了一声。
  “那我就帮不了你了。你好好想想吧,我给欣黛姐打个电话去。”武云丢下一句话,起身打电话去了。
  武云走后,张文定就想她给黄欣黛打电话会不会跟刚才自己所说的事情有关,如果黄欣黛真的离婚了的话,那想必她对荣家应该是没什么好感的,可是这对自己说服武玲好像没什么帮助。而武云刚才说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呢?她心里应该是倾向于到随江开发区投资的吧?当然,她有这个想法,多半跟不想让荣世勋把那块地拿走有关,更多的应该是属于意气之争才对。
  从她的语气中,他能够感觉到,十来个亿对武玲来说,应该不算特别大的数字。

  武云一个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才出来,出来后就说:“我要休息了,你想看电视上网房间里都可以。要是觉得这儿空间大些不想去房间也行。哦,小姑一般十一点之前会回来,她不会玩到很晚的。”
  “丫头,帮我劝劝你小姑吧。”张文定看着她说。
  “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帮不了你啊。”武云笑了起来,“其实你不找吴爷爷也行,只要你把她想学的东西教给她,然后再问她要投资,她就不好拒绝了。”
  苏真就一脸苦笑,那双修功是那么好学的吗?师父教自己的时候是不复杂,可是自己要教武玲的话,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武玲果然在晚上十一点之前回来了,张文定又和她谈了几分钟,见她没有松口的意思,便把徐莹交待的开发区最后的让步政策也说了出来,也把荣生集团想建高尔夫球场和酒店的事情说了说,然而效果并不理想,武玲最终给的答案只是一句再考虑考虑。

  第二天张文定还想和武玲谈一谈,然而武玲却忙着工作,没时间和他谈。武云开着车带着张文定到处玩,玩得张文定没一点兴致,心事重重。
  晚上武玲没在家吃饭,直到十点的时候才回来,张文定一说到投资的事情,她就叫他别急,说是公司还在讨论,这让他郁闷不已。
  第三天还是没有进展,张文定就有点坐卧不安了,接到徐莹从随江打来的询问电话,心情就更差了。躺在床上几次三番想要给师父打个电话,然而最终还是作罢了,这次遇到困难了可以找师父,下一次找谁去?
  第四天一大早,张文定向武玲辞行,再这么呆下去也没有效果,该说的都说了,还是回去吧。况且,大后天就是师父的生日了,他得赶回去准备准备。
  听到他这么说,武玲就要他再等一天,说她明天要去趟南岳烧香,然后再到随江去看看干爹,陪干爹过生日。
  张文定想了想,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心想反正就这么没有结果地回去也不好交差,干脆再努把力。不管怎么说,自己就算是没完成任务,能够把圣金鲲的董事长再拉到随江去也算是有个交待了。
  给徐莹打了个电话,说了在南鹏遇到的困难,最后表功似的说自己已经成功说服武玲几天后亲自再去一趟随江,由于怕武玲放鸽子,他准备这两天继续赖在武玲身边。徐莹表扬了张文定两句,叫他不要担心出差的时间太长,最重要是把武小姐请到随江好好谈谈。

  三个人一台车,就是武云的新路虎。南鹏和南岳虽然属于不同的省份,可走高速的话并不太远,一个上午就到了,还赶在了南岳山脚下吃中饭。
  武玲的香就是在南岳大庙里烧的,张文定心想其实在紫霞观烧香也不错的,真不知道她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南岳号称五岳独秀,既然到这儿来了,总要上去看一看,但也不必要上到祝融峰顶,只到忠烈祠就下了车。
  武玲在忠烈祠里一脸肃穆,没有再像平时那般说笑。张文定也受她感染,想着这里纪念的抗日阵亡将士里,会不会有师父的朋友?
  师父在这儿有没有朋友暂时还不得而知,可他们却在这儿遇见了几个朋友——荣世勋陪着几个人正在蒋中正题写的忠烈祠下说话,而人群中居然还有钟五岩。
  钟五岩这时候还和一个看上去挺清秀挺漂亮的女孩子手挽着手站在一起,很亲密的情侣样子,他看到武玲等人,顿时尴尬不已,赶紧松开女孩子,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老同学,不介绍一下?”武玲笑吟吟地问。
  钟五岩嘿嘿笑着道:“这个,武玲,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这时候,荣世勋也和张文定武云打了个招呼,在面对武玲的时候,样子就显得很乖巧。武玲没和他们多作交谈,就走向了一边。
  从忠烈祠出来之后,武玲一直没说话,直到出了山门到路虎车上之后,她才开口:“走吧,直接去随江。你们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来忠烈祠?干爹跟我说过,要我有空了过来看看。”
  张文定不知道怎么接话,觉得她这是在掩饰什么,不管她心里对钟五岩有没有感觉,今天碰上这一幕,想必心里都不会很平静的。
  武云就顺着她的话问:“看什么呢?”
  武玲想了想才回答:“我也不知道。”
  武云就不再问了,张文定也不说话,发动车,便奔高速入口方向而去。
  电话响了起来,武玲摸出手机看了看,是钟五岩来电,她没有接听的意思,顺手就挂断了。电话再响,她索性直接关机。
  张文定就猜到了,刚才打电话的肯定是钟五岩。
  武玲今天的反应太反常了,张文定就觉得,也许武玲内心深处,对于那个钟五岩其实已经暗暗生出了那么一点点的好感,只是往日里拒绝的次数多了,所以便拒绝成了习惯,把他的热情当成了理所当然。
  现在一见到钟五岩和别的女人手挽着手在一起,武玲倒不是说一定就吃醋了,但心里未免会有几分失落。这就好比平时一直觉得是自己的东西,猛然有一天发现,这东西如果被别人拿走了,自己其实也只能干看着无可奈何一样。就算自己平时不在意那个东西,但也不是滋味啊。
  当然,这个比喻不是很贴切,钟五岩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不是东西,但意思都差不多。

  不是有这么句话吗?许多东西,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张文定不知道武玲现在是不是正在后悔没有珍惜过钟五岩,但他敢肯定,她心里一定会觉得有点可惜。
  唉,这一趟南岳,居然弄得这个便宜姐姐心情不好了,他也觉得相当郁闷。
  车上高速之后,武玲就在后座打起了盹,武云把音乐也关了,时不时往后看两眼,显然也明白她小姑现在心里不舒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