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子带着人出去,他带的人,是自己的保安,不过,保安也是自己的小弟们,外面刚才那些打手,当然也是他的手下,但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带着去打人,因为他代表着这家酒吧的老板,否则,出事了不好收拾。
  最好就是让那些手下,动手了,但是却假装不知道,万一打出什么事了,上面的查了,也好说话。
  强子带着保安们出去看了一下,然后,直接躲着了不出面,让那群混混手下出面。
  混混手下带着人过去,直接围着了那群闹事者。

  闹事的是刚才喝醉的那帮家伙叫来的,开来了两辆货车,看起来都是一群人。
  混混手下们围着上去,近百人围了三四十人,那三四十人直接就怂了,不敢动了。
  然后就被恐吓走了。
  想打架,也不看自己斤两。
  那群人走了后,我也和强子道别,离开了酒吧。
  喝了几杯调制的鸡尾酒而已,为什么感觉已经喝醉了。
  走在街上,看到对面一个长发的女孩,头发极长,到腰部这里,身材,韩国女孩。
  一身白。
  那个校花!
  柳智慧的身影一下子从我闹钟冒出来,她在马路对面,侧面对我,走往前,我愣住。
  是柳智慧吗?
  她消失了一段时间了。

  她现在怎么会在这?
  不是她。
  头发怎么可能那么长。
  但是,薛明媚出来的时候,不也戴了假发吗。
  我愣了一会儿后,见她在马路对面,被来往的车流给遮住身影,根本看不清她。

  我没有想太多,就像被她套住了灵魂,直接跟着走过去,她在马路那边往前走,我在马路这边往前走,和她平行着,我想叫她,我想叫柳智慧,可是隔了一条马路,我的声音无法传过去。
  应该是她。
  那身影错不了。
  身影错不了,但是面容没看到。
  只是看到,那一头长发,披着,遮住了脸庞,她微低着头,像是在哭泣,前行。

  前面是十字路口,还有两三百米左右,我急忙跑过去,然后到了十字路口,马上过去了马路对面,然后。
  哪还有柳智慧的影子啊?
  我站在街上,四处左右望,已然没了她身影。
  我靠,刚才就该好好跟她走着,那也没那么容易让她溜走了。
  可如果真的是她,她会好好在街上这么走着吗?她不怕被仇人找到吗。
  我又到处找了一会儿,真的找不到了。
  街上来来往往,没人是她。

  我失落的往回走,回去了公寓中,睡觉。
  上班的时候,我抽着烟,无聊的看着报纸。
  沈月突然冲进了我办公室,我问道:“那陈安妮能说话了是吗?”
  我让她们狱警帮忙看着陈安妮,如果她能正常聊天了,叫我过去。

  沈月说道:“不是!”
  她手上拿着一份报纸,然后,她拿着报纸打开来给我看:“你看,你看!”
  她指着报纸上一段什么哪里冲突的新闻给我看。
  我说道:“这国外的动乱,看什么看。”
  我扬了扬手中的报纸:“我也有报纸,要看什么。”
  沈月一看,急忙说:“不是这里。”

  然后她翻了翻着:“这里,这里!”
  我一看,是一张照片。
  一个斜着的背影,看到部分侧影的一身白的女孩,站在大桥的护栏上。
  站在大桥的护栏上!
  这个一身白的女孩,像极了柳智慧的身影。
  虽然照片很模糊,但还是看出来了。
  这个不就是那晚我看到的那个女的吗,穿的一模一样,而且头发也是很长的。

  就是这个女孩了。
  看标题。
  深夜一女子疑似感情问题跳江。
  大致的内容是,深夜中,这女子疑似感情问题跳江,路人有拍视频有报警有劝着女子下桥的,但女子却看都不看路人一眼,然后跳了下去,过程仅仅是几分钟而已,跳下去后,在江中,女子不见人影,丨警丨察去了之后,了解了情况,然后让海警出动,沿着江边搜过去,没有搜到该女子。
  小小的一张照片,一段短短的文字,我看了好久好久。
  沈月问我道:“像不像!”
  我说:“像。”

  她问我的就是,像不像柳智慧。
  我点了一支烟,又看了一遍,怎么看真的就是柳智慧。
  沈月说:“就是头发太长了,应该不会是吧。”
  我说:“难说。”
  我的心凉到底了。
  那晚见到的她,走路的样子,身影,怎么看,都是柳智慧,除了没看到脸部。
  看到这个身影,如此的像柳智慧,我有些无语。
  难道真的是她。
  但是,柳智慧那种人,能自杀吗。
  她会自杀吗?
  她那么强悍的人,会自杀?

  可是怎么看这个女孩子的身影,都是柳智慧。
  是被人逼得没办法了吗?
  或者是报仇了,心无所恋了,然后干脆一死了之了。
  我不敢想象,看着这照片上,她站在栏杆上。
  沈月问道:“怎么样?是她吧。”
  我合上了:“不是。”
  沈月说:“我看就是她!不会错。”
  我怒道:“我说了不是!”
  沈月一愣,没想到我会发大火。

  她说道:“嗯,看起来,细细看起来,不像。怎么会是她呢。她也不是长发啊,她头发不会长得那么快,头发简短了长到那样,也要好几年。我去忙了。”
  沈月出去后,我愣着,愣愣的看着报纸,然后再打开,全身都没力气了。
  我一把把报纸撕了,然后扔了。
  晚上,我没有出去,心情很糟糕。
  在宿舍睡了。
  然后,睡梦中,我和那个白衣女孩平行走着,然后,她低头抽泣,然后,我一直跟着跟着,不知怎么的,跟着她到了一座桥上,然后,她爬上了栏杆上。
  我喊道:“别!”
  她低头,我分明看到的,是柳智慧的脸,她抽泣着,一句话也不说,然后跳了下去。
  我冲过去,看着她,掉下去了江中,然后不见。
  我一下子吓醒了,坐在了床头,开了灯。
  点了一支烟。
  这不是柳智慧,不是!

  她不可能去死的,绝对不会。
  监狱中,认识柳智慧的那些狱警们,都传开了,说柳智慧出去后,跳江自杀了,没办法,看着那背影,怎么看都是她,而且,有的人还有视频,在微信朋友圈,有人有那小视频。
  我让沈月她们加我发给我。
  我出去后,看了那小视频。
  女孩孤零零的站在栏杆上,有很多人喊着别跳,快下来,有什么想不开的。
  日期:2016-08-0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