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9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边走边谈笑着,既不显的过于亲密,也不会感觉太过疏远,在面对华子建认识的酒店服务人员时,华子建也是客气的点下头,算是招呼,而对方也往往停住脚步,让他先走。
  华子建的脸上一直都挂着自信的微笑,对于安子若那朦胧的眼光,华子建也能坦然面对,安子若就不同了,她常常会默默注视着他,发现在他身上,自己还是可以找到一种过去的感觉,他的眼神非常敏锐,仿佛可以 看到自己的灵魂深处,同时,还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种说不上来的爱意与渴求,而流露在他身上更为显著的是一种落寞的情调,这是安子若一直都很奇怪和不解的地方。

  进了华子建的房间,华子建很夸张的对安子若说:“安子若同志,你好好看看,有没有你想象的那种邋遢啊。”
  安子若眼光流转,环顾了一遍之后,抿嘴笑道:“一般般吧,虽然没有太过邋遢,但也谈不上优雅整洁。”
  “不会吧,你也太打击人了。”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着,坐了下来。
  华子建看看安子若说:“喝点茶怎么样?”
  “行,一直都听说你茶道很有长进,今天考证一下。”
  “嘿嘿,那可不是吹的。”

  华子建就忙活起来了,没多长时间,在她们面前的小茶桌就放上了一壶碧绿的茶水,华子建说:“这是碧螺春。”
  安子若说:“我很喜欢这种碧绿的颜色。”
  华子建说:“我喜欢碧螺春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清朝大才子纪晓岚最爱,我们喝碧螺春,也算是一种高雅。”
  安子若笑道:“那我们今天就也做一回高雅之人。”
  “我这人一向就高雅。”
  “嘻嘻,拉到吧。”
  华子建这正宗碧螺春不同凡响,只见绿叶舒卷,杯中犹如雪片纷飞,真个是“白云翻滚,雪花飞舞”,观之赏心悦目,闻之清香袭人。
  华子建给安子若斟上一杯,递给了她,那青青的嫩芽,还有淡淡的绿,配着安子若修长,白嫩的手指,白的愈白,绿的愈绿,相映成趣,她用樱唇浅浅的品尝了一口,很惬意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躯,仿佛抖落了身上的重负。
  华子建也跟着浅浅尝了一口,只感觉一股清香入口,他问: “怎么样?”
  “好,不错”安子若不大懂茶,于是又喝上第二口,细细在口中品味了一下,才赞道:“口味凉甜,鲜爽生津,正宗的碧螺春就是不同”
  华子建笑笑,就问:“对了,今天感觉你有什么话要说,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安子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一点细微的变化,她用白如珍珠的上牙齿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说:“子建,我要说的恐怕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奥,是吗?”
  “我今天刚从省城回来,本来在省城那面还有点事情的,但听到了这个消息,我想我必须先赶过来见见你。”

  华子建心就有点悬了起来,他没有说话,继续等着安子若讲。
  安子若有点胆怯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华子建对她点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自己,有什么说什么,安子若就暗自吸了一口气说:“我听一个朋友说,上周柳林市的班子问题上会了,但情况不是太好,你只怕要在市长的位置上再坐一段时间了。”
  华子建有点吃惊,也有点难以置信,自己怎么就没有听到消息呢,自己的老丈人还是北江第一人,安子若怎么能知道?
  华子建带着疑惑的神情看了看安子若。
  安子若知道华子建的意思,就说:“我这朋友背景很深,他老爹是省政府头号人物。”
  华子建有点相信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了,安子若说的那个公子华子建也听安子若过去说过,那是一个没有在官场,但对官场很有影响力的公子,好多人走不通他老爹门路的时候,只要找到他,和他按生意人的方式商谈之后,事情往往都会发生转机。

  而且自己不知道也很正常,作为乐世祥来说,他是绝不会把会议上的情况随意的通报给华子建的,这已经屡试不爽了,好多次在其他人都知道的一些消息,华子建却没有从乐世祥那里提前听到一点。
  华子建和安子若都沉默了,华子建就想,看来自己赢得了韦俊海,却没有赢得自己的辉煌,这或者就是现实的政治斗争吧?而政治不可能没有斗争和矛盾,在斗争到来的时候,纵观历史,聪明的政治家总是能沉着应对,特别是当受到打击时,不慌不乱,避其锋芒,在被打倒被流放时,仍能不消沉不气馁,等待时机,然后东山再起。
  和这些政治家比,自己不过是没有得到提升而已,自己和韦俊海摆开战局的时候,初衷也不是为了打垮韦俊海,抢夺他的位置,所以这个消息对华子建没有形成太大的打击,说的更真切一点,不过是让华子建多少有点遗憾而已。
  华子建笑笑说:“看来只好这样了,只要有工作做就成。”
  安子若有点费解的说:“你没有多少沮丧?如果你想骂两句?想哭两声?我绝不笑话你。”

  “哈哈哈。”华子建耐不住笑了起来,说:“你也太小看我华子建了吧?没有升官发财就灰心丧气?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真不伤心?”
  “真不伤心,最多就是一点点不舒服。这点不舒服其实也是自己的虚荣心在作怪,因为做过代书记,现在当不成书记了,好像听起来不大好,仅此而已。”
  “看来我是多虑了,我一直在后悔,那时候多少也怪我,我要是不修那个桥,你也不会喝韦俊海对着干了。”
  华子建摇头说:“你错了,我和他迟早会有一战的,我们是两类人,当世上有人都把**当理想,把世故当成熟,把麻木当深沉,把油滑当智慧,那只能说这个社会的底线已被击穿,为了这个社会底线,我是一定要站出来拼一下的。”

  “但别人会说你太过鲁莽了,缺少城府。”
  “子若啊,你要明白一点,其实他们是没有资格说我的勇敢是莽撞,我的执着是偏激,我的求真是无知,我的激情是幼稚。以后在遇上韦俊海这样的人,我依然会和他斗争的。”
  安子若就痴痴的看着华子建半天没有说话了,这个男人,这个要命的男人,在他的身上为什么永远都闪现着自己灵魂深处最为渴望的那些个性呢?
  真想靠近他宽阔,雄伟的胸膛,还有他那嘴唇,薄而性感,眼神深不见底,令人充满难以掏尽的遐想,一个多么气派的男子啊,全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浓烈的,持久的魅力。

  华子建也没有说话了,他看着安子若,看着这个风华绝代的美女那痴痴的目光,那丰满的身材,煞是娇艳,动人的情态,全在那红润脸庞间展现,最诱人的还是她的胸部,随着这种急骤的呼吸,一上一下微微的抖动,真是波荡如潮,让华子建在失神之下,慌忙的转开视线。
  他几乎是无话找话的说:“最近生意怎么样,你现在可是越做越大了。”
  安子若红着脸,像是恍然大悟过来,说:“生意还行,但心很累。”
  “不会吧,你心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