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9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现在的她却静静的侧靠在藤椅上,眼光如当初华子建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样,那么的迷离,那么的哀婉,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惜,想要拥抱她,想要亲吻她。
  华子建相信,秋紫云并不是真的很清闲,作为一个省城市委的副书记,每天的应酬只怕已经可以派到了几周之后,她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期待着能够和自己相聚而已。
  秋紫云一直没有说话,她就那样慵懒的靠在藤椅上,看着华子建,面前这个智深如海的男人,这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勾起了秋紫云太多的遐想和回忆,秋紫云轻轻的呡着手中的香茶,不发一言,就那样看着华子建。
  不用说,她实在回忆过去和华子建在一起的那一个个日日夜夜,也或者可以换句话说说,此刻他们两人都在缅怀着过去那些温馨的时刻,所以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彼此凝视着,想要看到对方的灵魂深处。
  如这静谧的茶楼里,华子建的心情得以安歇整理,让他回顾过去并懂得珍惜,让他知道如太阳有永恒的光和热,人生亦有永恒的安慰和温暖。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感觉这样的良辰美景,这样的享受和宁静,先不要说什么无用的话,先来用心感受。

  华子建的情感也已经凝固在了过去,他看着秋紫云并没有让风霜岁月侵蚀的容颜在发呆,秋紫云还是那样的风韵成熟和气质高雅,一点都没有变,不,如果一定要说有点变化的话,那就是秋紫云比起过去来说,显得更优雅了。
  华子建下意思的摇摇头,为什么秋紫云一点都没有显老呢,自己好像在这几年已经苍老了。
  看到了华子建的细微变化,秋紫云淡淡一笑,露出一口细碎洁白的贝齿,明艳的不可方物,她说:“子建,为什么摇头,是不是我让你失望了”。
  华子建笑了,声音很轻,但还是在这个静怡的包间里显的分外清楚:“没有,我在奇怪,为什么岁月无法在你身上留下点滴的烙印,你和多年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模一样。”

  “哈哈,子建,找你这样说,我恐怕就是个老妖怪了,怎么可能不变啊,老了,老了。”说这话的时候,秋紫云其实心里还是很惬意的,她一下就明白了刚才华子建看自己的眼神和表情,不错,就是这个表情,多年前,就是因为他这个表情,自己才想都没想的让他做了自己的秘书。
  世事变迁,斗转星移,那些往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让人牵肠挂肚啊。
  “你一点都没有变,真的,秋书记,倒是我自己感觉变老了许多。”
  “算了吧,你还年轻的很,在北江市,嗯,或者可以在延伸一点,在整个全国,像你这样年轻的市委书记只怕都屈指可数。”
  华子建笑笑:“但这也许并非好事吧,中国有句古话,枪打出头鸟。”

  秋紫云在华子建说完这话的时候沉默了一下,以华子建对秋紫云多年的了解,知道她恐怕是要说点正事的,华子建就停了下来,没有在说自己本来想说的下一句话。
  秋紫云沉吟了片刻说:“子建,我们两人就不用说过多的溢美之词了,倒是应该说说真心话。”
  华子建点点头,没有说话。
  秋紫云又说:“其实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准备近期找你好好谈谈的,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这个感觉我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是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秋书记,你指的是........”

  “子建啊,你难道没有感觉最近北江太平静了吗?”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这点。”
  “对,这有点不正常,我们都是宦途中人,都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没有斗争,没有波澜的官场是不存在的,但自从你和韦俊海决战之后,北江就一下子显得风平浪静了,这样的平静是最为可怕的,往往在暴风雨来临前夕总会是这样的蓄势待发,所以我很担心。”
  暴风雨?华子建开始警惕起来,就在昨天,自己和岳父乐世祥交谈的时候,自己也曾经说道‘暴风雨’这三个字,但那时候的自己事实上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太过当真,现在这句话又从秋紫云的嘴里说出,不得不说,是一种需要关注的问题了。

  “那么秋书记,请你谈谈你担心的是那个方面?”
  “很模糊,有时候想想也感觉是自己过于谨慎了,是自己吓自己,但有时候却又可以真实的感觉到这种危机,当然这种感觉到目前为止只能说是一种感觉。”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就想听听你的感觉,哪怕是不好的感觉。”
  “好吧,子建,我坦白的说,我在为你担心。”
  “为我担心?”华子建有点诧异的重复了一句。
  “是的,是为你担心,担心你会成为风头浪尖上的一个人,这点不完全是臆断,因为韦俊海下来已经很长时间了,你的代书记也代了很久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其他的变化,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乐书记也在担心什么。”
  华子建深思起来,不错,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是有点蹊跷,一个市里本来让一个人身兼党政两职就很少,只能是作为短暂的过度,而自己却兼任的时间太长,这已经有点让人意外的。
  秋紫云看着华子建说:“我在想,或许乐书记现在也很为难,他不想让你错过这次上进的机会,但他又有所顾虑,举棋不定,所以才造就了你现在的局面,更为可怕的是,李云中省长和常务苏副省长,韩副省长等人也都静静的观望着,他们没有因为你对韦俊海的发力而生气和反击,这点也出乎常规,不得不让人深思。”
  华子建点点头,不可否认,这也一直让自己疑惑,就在上月,自己还见了苏副省长一次,他还是笑呵呵的鼓励着自己,说他看好自己,让自己不要辜负省委,省政府对自己的期望,这到底是他党性强,任人唯贤,还是他城府深,老谋深算呢?
  华子建说:“你提到的这些都是我所担心的,昨天我和乐书记也简单的谈过这个问题,他还说要我有心理准备,现在想来,恐怕你说的一点都不错,他也在担心着什么。”

  “连他都在担心,我们更要小心了,你离省城比较远,从信息的接触和细微的变化上,你那里究竟是要欠缺一点,在一个,你这个人呀,满脑子都想的是工作,今天我就算破坏一下本来挺好的气氛,提醒你一下,一定要注意。”
  “谢谢秋书记,我理解你的好意,看来我以后还是要多喝你坐坐,这样才能更好的提高我自己。”
  “呵呵呵,少来了,我们之间不要说这些虚的,唉,说是要经常聚聚,实际上我们有多少时间是自己的啊,每天都是忙的晕头转向的。”
  “所以其实你今天本来应该也很忙吧?为我,你一定推掉了很多应酬。”
  “嗯,还算你是个有良心的,知道我的苦心,没办法啊,只要是见你,什么应酬我都会推掉。”
  华子建的心里就又生出了许多感激来,秋紫云,这个女人对自己来说具有特殊的情感,她永远都是这样关怀着自己,虽然现在两人相隔甚远,但自己所有的举动她都在关注着,真应该感谢上苍让自己在有生之年遇上了这样一个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