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7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那家伙往我旁边一躺,有些难过地说道:“我真的完了,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哦,错,她应该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我怎么这么变态啊,居然有恋童癖……”
  呃?
  我小声地问道:“你指的是朵朵?”
  屈胖三一下子就坐直了起来,激动地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对啊,你不觉得她好萌还可爱么?真的,好漂亮啊,她长大了,一定是一个美人胚子,简直就入口即化啊……啊,不行不行,这话儿太污了,不能够这么形容我的女神,不过,该怎么说才好了——她哪儿都好,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小了。啊,我真的堕落了,居然喜欢这么小的女孩子……”
  他抓着我就是一阵自言自语,语无伦次地说着,显得十分激动,又有几分自责和内疚。
  我小心翼翼地说道:“呃,这位,尽管我知道你的内心是一位抠脚大叔,不过……貌似现在你的模样,比朵朵还小一截呢,你若是跟她,顶多只能算是姐弟恋而已。”
  啊?
  听到我的话语,屈胖三的双眼顿时就是一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跃而起,哈哈大笑了起来,摸着肚子说道:“对啊,真的是这样啊,我差点儿忘记了,我现在是屈胖三啊?胖三胖三,我特么说起来才一岁不到呢……”
  呃……
  我说你丫别装嫩,就你这模样,六七岁也是有的,要照着速度,估计没多久就得老牛吃嫩草了。
  屈胖三兴奋地跳下了床来,兴高采烈地说道:“不、不、不,这样不行,还是姐弟恋来得过瘾,女大三,抱金砖嘛,我可以的……”
  这家伙闹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道:“对了,陆言,你帮我打听一下,那女孩子有没有定娃娃亲之类的?”

  瞧见这家伙猴急的模样,我之前还有些别扭的心思一下子就平复了许多。
  不管面前这熊孩子是陆左、杂毛小道口中的虎皮猫大人,还是我认识的屈胖三,他就是他,不来不去,一直都这个鸟样儿……
  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不管如何,都是。
  我心中安定许多,然后给他出谋划策,说这个应该没有吧,不过我给你提一个意见,那就是人家毕竟还小,或许都不太懂男女之事,你表达的时候呢,不要跟泡女孩儿一样,要童真一点,多一点儿真诚,好一点儿套路,说不定能够萝莉养成,成为人生赢家呢?
  屈胖三拍着手,说陆言我以前误会你了,没想到你的脑子这么机灵,什么都拎得清楚啊。
  我说另外呢,朵朵最听我堂哥的话了,你没事儿多讨好一下他,说不定他高兴之下,把你招作女婿也不一定呢?

  屈胖三大言不惭地说道:“我之前还不够拼命么?我可是豁出性命去救我岳父老子呢……”
  呃,什么都没有,你丫倒是喊上了。
  这脸皮也是没谁了。
  我与屈胖三说了一会儿话,这个时候二春走了过来,小声询问道:“陆言,屈小弟,你们醒了?师父招呼我过来,若是你们醒了,请你们去前面议事。”
  屈胖三有求于人,跟谁都是一副笑脸,说有劳胖姐姐了。
  二春白了他一眼,说叫姐姐就行了,用不着你来提醒我胖……
  她扭着腰肢离开,而我和屈胖三则往外走,我反复提醒他稳重一点,别乱来。

  屈胖三不断点头,结果到了前面的时候,瞧见朵朵,眼睛一下子又变直了。
  因为有了之前的默契,我们都装作瞧不见,陆左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许多,对我说道:“陆言,那两条龙归你控制?能带我们现在出发么,如果是走过去的话,只怕会耽误时间……”
  我还没有说话,屈胖三却一下子热情地说道:“不用,坐我的那头,给我驯服得妥妥贴贴的,包你舒服。”
  呃……
  果然是开启了女婿姿态了么?
  我们出发了,乘着飞龙而行。
  一行人里面,有陆左、杂毛小道、朵朵、屈胖三和我,而二春和其余人等则都留在了藏身之处,没有跟着我们一起前往,理由是飞龙的负重不够,不能够承担起这么多的人来。
  另外,那一位叫做库伦的俘虏,也给我们带了上来。
  他曾经去过摩门教遗址,并且负责过一段时间的修葺工作,所以对那儿还算是比较了解。
  最主要的是这人比较合作,能够帮我们带路。

  关于飞行的选择,或许是出于故意,陆左提议让朵朵跟着屈胖三坐那头小型的翼手龙,而我们则上了那双头五彩飞龙之上。
  对于这安排,早就有些鬼心思的屈胖三自然是举着双手赞成,而朵朵的顾虑却似乎大上一些。
  她当然不是讨厌屈胖三,只是怕自己一不小心漏了底细。
  虽然有些担心,但陆左却还是希望屈胖三能够多与朵朵接触一下,或许慢慢地就能够自己回想起以前的记忆来。
  而且这想法在我悄悄将屈胖三的心思给他们说起的时候,则更是如此。
  听到我绘声绘色地描述起屈胖三刚才的话语,杂毛小道捂着肚子大笑,说这个家伙,就算是重新投了一回胎,都没有变,是真爱啊。
  陆左则有一些苦恼,说这孩子看起来肥嘟嘟的,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一胖子,朵朵要是嫁给这么一胖子,会不会太委屈了?
  杂毛小道翻着白眼说道:“小时候胖,大了就会瘦下来;再说了,就算是胖,那又怎样,只要有本事,我觉得一样可以接受啊?”

  两个家伙就真像长辈一般议论着这事儿,倒是让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在此之前,我曾经从无数人的口中听说过这两位的事迹。
  在我心中,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他们应该都是绝对的高人形象,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一种天地至理的模样。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跟普通人其实并无区别,一样的吃喝拉撒,一样的嬉笑怒骂,家长里短起来,比我还要八卦。
  这就是左道,活生生的两个人,而不是被人竖上神坛的两个塑像。
  我埋头赶路,在那库伦的指导下,往东边一直飞,越过了大山大河,不知道飞了多久,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处巨大的断崖,一直绵延朝上,不知道有多高。
  在断崖的其中一处,有一条河流飞流而下三千尺,白色的瀑布发出了巨大如雷的响声。

  库伦指着河流的不远处,说就那儿了。
  我们没有直接就扑将上去,而是远远地绕了一个大圈,防止有人瞧见天空上面的异状。
  我们绕了巨大的圈子,然后上了那断崖之上,瞧见这儿与别处相比,有许多与苍穹相连的石柱,就好像高楼大厦一般,一直连到了最顶上的天空岩顶之上去。
  日期:2016-05-29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