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8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点点头,接过来陈敬山递过来的话筒,其实不用话筒也可以,丁长生还是接了过去。
  “本来,今天是迎接梁部长上任,我不该多说,但是呢,我想借这个机会把有些事挑明了说,也是给梁部长一些压力,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嘛”。丁长生说这话时看着会议室里的白山区的这些头头脑脑,但是当丁长生说到这些话时,底下的人却都看向了梁可意。
  贺明宣听到丁长生这么说,也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这是哪跟哪啊,你就算是有再多的事,也不该在别人上任时这么说吧,但是看向梁可意时却发现,这位小妮子倒是一点都不恼怒,甚至动都没动,也没管丁长生说什么  。
  “梁部长是来我们白山区担任组织部长的,干部归组织管,这没错吧,就在今天上午,我去环卫所查看,你们消息灵通的可能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创城工作异常艰苦,环卫工人八小时工作制已经延长到了十六小时,但是环卫所的那些老爷太太们在干什么呢?吹着空调拉着呱,喝着热茶看黄片,我已经给纪委打了电话,对环卫所的主任进行调查,但是我相信,这样的情况在很多单位都是存在的,既然换了组织部长了,我希望这样的情况能改变一下”。丁长生说着看了一眼梁可意。

  但是梁可意没任何反应,好像没听到丁长生的话似得,这让丁长生很尴尬。
  “创城中最大的问题是卫生问题,但是据我所知,很多路面也整修了,该绿化的也绿化了,这里面花出去的钱也海了去了,光是养殖中心拆迁就是好几个亿,再加上其他的市容市貌整治,到底花了多少钱,我想不单是市里有数,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有多少人找了你们拿工程,有多少人参与了工程的分配招标,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区纪委和审计局都要跟上这件事的进程,我不想看到敷衍,谁敷衍我,我就让你一辈子都没机会敷衍我了”。

  贺明宣越听越是皱眉头,因为这事听上去那么义正词严,可是自己心里却打起了突,有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自己的确是打了招呼的,市区有几段路工程的重新铺设沥青就是贺飞的公司承包的,至于是不是贺飞的公司干的,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丁长生为什么会突然提起了这事?是巧合,还是有的放矢,这让贺明宣心里突突了几下。
  “我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做的,但是我到了白山,你们做事如果还是那么没规矩,咱就按照规矩来,看看是你的脑袋硬,还是规矩硬,我在白山还得待下去,你们有仇的可以找我报仇,有怨的可以抱怨,我都接着”。丁长生霸气的挥了挥手,说道。
  会议之后,丁长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至于留贺明宣吃饭,丁长生说都没说,和一个看自己不顺眼的人吃饭,是吃饭呢还是吃气,尤其是在知道了贺飞跟踪自己之后,丁长生对贺明宣更是没有好脸色了。

  但是他刚刚坐定,梁可意寒着脸进来了。
  “哎呦,这是怎么了,梁部长这刚上任,就遇到麻烦事了?”丁长生意见梁可意的脸色不对,就知道这是来兴师问罪了,的确,自己在接待会上的讲话的确是不合时宜,但是难得区里干部都那么给给面子,一下子都集中起来了,这样的机会难得。()
  “我说,丁长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建议市委把我弄到白山区来,不就是想让我帮你一把吗?你这倒好,第一天就让我这么下不来台,你这是什么意思?后悔了?”梁可意气呼呼的坐下,狠狠白了丁长生一眼,让丁长生心里一颤,那哪是白眼啊,那眼神可以杀人啊。
  丁长生起身去了门口,关上门,然后又给梁可意倒了杯清水,送到梁可意面前,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天地良心,我怎么敢给你脸色看,你是不知道,今天上午我简直要气疯了,像环卫所那样的干部到底还有多少?你是高级领导家里出来的人,你可能不知道基层吏治的腐败情况,这里所谓的天高皇帝远,那一个个科级干部,甚至还不是科级干部呢,他们干了什么,你知道吗?”
  “那你什么意思?让我帮你整顿干部啊,想都别想,那事归纪委管,我管不着”。  梁可意毫不领情的说道  。
  “呵呵,这事啊,你先别急着拒绝我,这事呢,你有时间回省城时和你父亲探讨一下,我估计你这一上任白山区的组织部长,你爸爸肯定叫你回去面授机宜,到时候你好好说一下我的想法”。丁长生端起自己的茶杯,吹了吹上面的茶叶沫子,喝了一口,说道。
  “继续说”。梁可意眉头一皱,思考着丁长生的问题,然后说道。
  “你没有注意到大形势吗?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这三十年可以说肥起来很多人,当然了,你细数一下,那些在那个什么福布斯排行榜上有地位的人,有几个是没有背景的人,虽然有不少人标榜自己是白手起家,但是这背地里有没有人支持,或者说他们不是某个官宦之家的金主,我们这些小虾米不知道,你这个省委书记的千金难道还不知道吗?”丁长生讥诮道。
  梁可意白了丁长生一眼,但是却没说话,她一直都在听接下来丁长生会说什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因为在你说话的时候,他们永远都不会无端的插嘴,而是静静的等着你揭底。
  “可是,这已经损害到国家的基础了,因为这个风气坏了,这几十年来,有关系的用关系,没关系的用暴力,可是谁的暴力能比得过政府的暴力,有些人不知疲倦的拿着党的薪水,干的却是砸党的锅,你说这样的人少吗?”

  梁可意听到这里算是渐渐明白了丁长生想说什么了,但是这件事历来都是没人敢碰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扑力量无人能够预估,但是有句话可是说的很明白,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如果不把这些手斩断,经济发展的越好,危机也就越大,他们拿的也就越多,老百姓也就越不满,结果会是什么,你明白吗?东欧,中亚,颜色革命可是近在咫尺,其实那有什么呀,还不是一帮政客利用了老百姓的善良,但是结果却是国将不国,别以为这离我们很远,其实很近,所以,无论伸出去的是哪只手,无论是左手还是右手,都得毫不客气的斩断他们”。丁长生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

  “你是想在白山开始?”梁可意反问道。
  “哪里开始都一样,其实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知道能在白山呆多久,经济发展短期内不可能见效,既然如此,那就从人事制度管制开始吧,可意,这个,你得帮我,你们组织部可谓是攻坚的主力军”。丁长生说道。
  “完了,我算是彻底被你骗了,哎,不对啊,你说你在白山呆不了多久,你什么意思?你想调哪去?”梁可意稍微一想,就听出来哪里不对了  。
  “没想调哪去”。
  “说,到底怎么回事?”梁可意看着丁长生不对劲,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