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7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朵朵突然开口说道:“天山大战之前,臭屁猫曾经教过我一门法子,让我记住他的生命印记,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分辨出他来——刚才的时候我还模糊不已,后来我才发现,这个屈胖三就是臭屁猫大人,他刚才好像也认出了我来。”
  我一阵激动,说能不能利用这个生命印记,将他的前世唤出来?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们都没有谱,我的意见是暂时不要这么做。”
  听到陆左的意见,朵朵乖乖地点了点头,说对,我们虽然很希望跟他重逢,但如果会伤害到他的话,就得保持克制。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突然间抬起头来,说我们或许还可以再去一趟天山。
  啊?
  众人皆诧异,而杂毛小道则开口说道:“我师父当初迎战天山山神的时候,将自己化作了山神之态,永远地留在了那天山山脉之中,但并不代表他消亡了,作为百年以来唯一一位得证地仙果位的修行者,我觉得他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些意见,你们觉得呢?”
  陆左有些犹豫地问道:“只是……老萧,你刚才不是说,你已经自革出了茅山门墙么?”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对,之所以想去天山找我师父,出了帮虎皮猫大人问这事儿之外,我还想要当面跟师父解释一下,希望能够获得他的原谅。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陶晋鸿,曾经是杂毛小道在这世上最为敬重的人,如同父亲一样的角色,他平日就算是表现得再豁达,终究还是有着软弱之处。
  他需要得到师父的谅解,这才是杂毛小道最大的心愿。
  在把我叫过来的时候,杂毛小道已经跟陆左有过一次长谈,大概将两人分离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个遍,而因为我的加入,所以许多的事情又得重新开始规划。
  首先一点,想要去天山,得首先离开这茶荏巴错。
  陆左问麻绳儿带过来没有,杂毛小道摇头,说没,它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回洞庭龙宫静养,我在黄泉路上待了太久的时间,所以就没有带它过来。

  不但麻绳儿不在,因为张励耘的警戒,小妖那边都没有来得及通知。
  至于我的朋友阿龙,他则也留在了藏地。
  杂毛小道给我的说法,是说把他交给了一位鬼妖婆婆,让她带阿龙一段时间。
  这事儿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么我们现在手里的力量,其实算不得多,也就杂毛小道、我、屈胖三和朵朵四人算得上是比较可靠的战力,而被屈胖三解去了诅咒的陆左也能够有一定的力量,至于其余人,就算不得什么了。
  像比如阿奴、毛球、二春以及其余的当地土著,顶多也就能够凑点儿人头,当不成真正的战力。
  杂毛小道问起了陆左关于新摩王的战斗力来。
  陆左告诉我们,首先一点,新摩王是一个女人,而且长得十分漂亮。

  这是其中一点,而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她与那二十一度母的模样,相差不远,如果不是从衣服和装扮上来分辨的话,是很难找出有什么不同的。
  也就是说,这一位新摩王,实际上很有可能是阿摩王时代的一位白衣度母。
  至于战斗力,很奇怪的一点,那就是此人的手段与旁人皆有不同。
  她用剑。

  新摩王的一手剑法凌厉之极,而且还能够御使恐怖的五行之气,特别是厚土之气,简直是厉害非凡。
  这样的力量使得她变得坚如磐石,如果没有足够犀利的手段,是无法破开她的防备。
  她所修习的功法,给人的感觉十分奇怪,反倒是有些像一个人。
  杂毛小道不由得来了兴趣,说谁?
  陆左说邪灵左使。
  杂毛小道双目一睁,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黄公望?
  陆左点头,说对,她的战斗方式像极了黄公望,不过又糅合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使得我在她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脚,差点儿就给斩了去。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有些复杂了——你何时能够恢复?
  陆左说如果要走,再过十二个小时,我差不多能够恢复到没有受伤之前的样子,自保是没有问题了。
  杂毛小道说那刚才所说的百族举旗,这事儿你觉得靠谱不?
  陆左沉思了一会儿,摇头说道:“算了吧,如果我们拥有那飞龙的话,机动力方面应该是还算不错,实在打不了就撤走;但如果带上这么多人的话,一来是容易暴露行踪,给敌人予可趁之机,二来也照顾不了那么多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还容易影响道心。”
  杂毛小道苦笑,说也就是你这般心善,若是别人,这种免费的打手,实在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我与几人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又返回了二春的房间来,瞧见屈胖三仍然在那里呼呼大睡。
  这家伙的睡姿一点儿都不好看,双腿岔着,身子扭七扭八的,格外别扭。
  我以前倒也习惯了,但是此刻知晓了他的真实身份,却忍不住好好打量。
  没想到,屈胖三就是虎皮猫大人。
  我之前的时候,曾经听二春说过虎皮猫大人的一些典故,因为她许多事情也不是清楚,所以言语之间说得多少也有些夸大。

  不过我记住了一点,那就是这虎皮猫大人,却是左道二人的精神导师。
  可以说左道能够有今天的这成就,有很大一部分,是虎皮猫大人的功劳,没有那位痴肥的肥母鸡镇场,他们绝对走不到今天。
  我以前还觉得这话儿言过其实,但是仔细想一想,屈胖三当真有这样的魅力。
  他总是给人一种智珠在握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且他承诺的事情,永远都会实现。
  就是这般的神奇。
  只是……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就是虎皮猫大人呢?
  我思前想后,沉思许久,觉得以屈胖三的种种表现来看,估计记忆应该有一些,但不成体系,支离破碎的,大多都是一些碎片而已,而且每一次回忆起来的时候,都忍不住头疼,痛苦不已。
  或许真的应该像杂毛小道所说的一样,应该请教一下他师父陶晋鸿。
  如果能够找得到的话。

  我凝望了屈胖三许久,困意袭上了心头,忍不住就躺草堆上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看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来,瞧见屈胖三已经醒了过来,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我吓了一跳,说你干嘛啊?
  屈胖三有些呆呆地说道:“陆言,我完了。”
  我一愣,说你怎么了?

  我有些焦急,是因为刚刚得知屈胖三的真实身份,又知道了他此刻的状况,所以听到他这么一说,心都悬在了半空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