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还真是个好消息。莹姐,自从你到开发区之后,咱们这儿的活力就起来了。我觉得啊,提出领导干部年轻化这个概念的领导实在是太有前瞻性了。”张文定恭维了一句,又眨着眼问道,“他们准备投资多少?”
  “暂时还不知道,罗总元月份还会再来随江,他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考察了好几个地方,公司还没最终决定,不过目前来说,咱们开发区更能得到他们公司多数人的认同。”徐莹说起这话,就一脸喜悦,“等到元月份再来之后,就要一锤定音了。”
  罗总就是香港罗汉集团的那个罗伟良,张文定想到他的样子,再看到徐莹脸上的笑意,不免就有几分郁闷道:“莹姐,有你在这儿,那个罗总怎么可能把投资投到别的地方去呢?”
  “你呀,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怪话了啊。”徐莹看了他一眼,便低头去夹猪耳朵。
  “我没有说怪话,我只是有点吃醋。”张文定一脸委屈地表情道,“莹姐,我要是那么有钱就好了,你要我投在哪儿我就投在哪儿。”
  徐莹脸上的笑意就不见了,眉头一皱道:“我不想听这些。你明天怎么走?自己开车吗?算了,还是派个车送你去白漳机场吧!我给杜国强说了,明天一早你就上他那儿去领钱。”
  杜国强是开发区财政局局长。
  张文定点点头,表情就没刚才那么生动了,有那么点吃醋了心情不好的样子。
  徐莹没想到张文定几句话就能扯到感情上去,她原本是想好好和他交交底,让他明天到南鹏见到武玲之后,能够把开发区的优惠政策再稍作改变,让开发区更有吸引力。只是见到他这模样,她也不想说了,准备明天到管委会了再和他讲去。一会儿的工夫,桌上的东西吃完,酒也喝了一半,徐莹就说累了,想回家休息。
  张文定没有反对,顺手拿起还剩了半瓶的红酒,塞上塞子,跟在她身后出了酒吧。
  看到路边的奥迪Q7,徐莹就说:“你还开车的啊?停在这儿也不怕交警?”

  “没事,交警晚上下班了,没有拖车的。”张文定笑着道,心想这车可不简单,只要交警从外面看到里面的几张通行证,想必也会在心里权衡一下吧。
  徐莹就没说什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当然,没坐副驾,而是坐在后排。自从当领导有专车之后,她就习惯坐后座了。
  张文定没在路边停车,而是将车直接开进了粮食局宿舍里。找了个空车位停好,在徐莹还没打开车门的时候,他说话了:“莹姐,我送你上去吧。”
  “我今天又没喝多。”徐莹没有急着下车,似笑非笑地说话了,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
  张文定自然明白她嘲讽什么,自己两次送她到家,两次都在她家把她给办了。这事儿实在是太那啥了,他现在自己回想来,都觉得有点尴尬。

  不过,他今天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他敢保证,自己现在一点都不冲动,他只是想把她送到门口,看着她进房就安心了。他觉得,这不是爱,这跟面对黄欣黛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这种感觉应该是因为内疚而生出的歉意形成的。
  “莹姐,以前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张文定真诚地道歉。
  “别说了。”徐莹打断他的话,已经有了点火气。
  张文定顿了顿,却又开口了:“莹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算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我就在车里看着,看着你上楼。”
  徐莹没有说话,打开车门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进了楼梯间。
  见到五楼的灯光亮起,张文定就盯着窗户看了两分钟,却没看到徐莹有开窗往下望一望的动作,不免有些许的失落。正准备开车走的时候,手机提示有微信进来了,点开一看,是徐莹发过来的:我到家了,你也早点休息,车开慢点。
  看着这条略略透出些许关怀之意的微信,张文定嘴角露出个浅浅的微笑,看样子徐莹对自己并没有如同她刚才所表现的那般冷漠,在其内心深处,应该也还是有一点点小关心的。当然了,这也不排除是她拉拢自己的一个小小手段,毕竟自己明天就要去南鹏和圣金鲲谈判了,她是个聪明而且对工作特别重视的女人,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带着情绪过去的。
  再一次透过车窗往上看了看,五楼的窗户里只透出灯光,未见人影。
  他想了想,回了条微信:莹姐,谢谢你的关心,早点休息。
  等了两分钟,见徐莹没有回短信过来,张文定就将手机放好,将车缓缓开动,驶出了粮食局宿舍。
  夜里的气温比白天要低不少,马路上车来车往,路两旁的楼房里或明或暗,行人已经稀少,三三两两穿得极为厚实走得都较快,虽没有矮着脖子缩着身子,可也能够让人感觉到点点冷意,丝毫不见夏日夜晚的慵懒和闲散。

  瞄了几眼路上的行人,张文定有几分怀念起来,自从当了这个招商局长有了这台奥迪Q7之后,除了每天早上打打拳,自己还真没有再到街边散过步了。
  唉,这个就是当官的代价吧!他心里略有些骚包地感慨。
  一路上,他还是有点想收到徐莹再回一条微信过来,然而一直等他回到家,都没能如愿。他不免有点遗憾,都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也不止一次地说喜欢她了,她怎么就那么能稳得住呢?
  清晨醒来,虽然隔着窗户玻璃与窗帘,可张文定还是听到了外面的落雨声。他翻身下床,拉开窗帘一起,窗外的世界已然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雨幕之中。
  “靠!”他不禁轻骂了一声,这时节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又不是夏天!
  老天爷,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吧?你是知道我参加工作之后第一次因公事出远差,要到祖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去感受一番南国的风光与气氛,所以才用突然下雨降温这种方式来让我对家乡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然后好在下午抵达南鹏之后作一个对比吗?
  吃过早饭,雨势小了许多,张文定想到徐莹说过今天会派车送自己去白漳机场,就没打算自己开车了。问老爸要了两包烟准备呆会儿给送他去白漳机场的司机,然后提着给武玲和武云带的一点土特产,拿着伞下楼了。
  到办公室后,他把白珊珊叫过来交待了一下,说自己要出差几天,如果局里有什么事情让她看着拿主意,大事就打电话。
  白珊珊兴奋无比地应下来,还笑着问局长出差要不要带个秘书。
  看到她一脸的向往,知道她把出差理解成了旅游。虽然说在行政单位,出差跟旅游其实是差不多的,但张文定这次可没想旅游,是一门心思谈事情去的,自然不会带人。
  局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张文定直接上楼去找徐莹,却不料徐莹居然没在办公室,打电话给她也没接,不知道是没来还是这会正跟领导汇报工作不方便接。他没有再打,折身往财政局而去。
  开发区财政局局长杜国强个子不高,挺胖,头上的发型是那种典型的地方支持中央的样式,平日里不苟言笑,但今天见到张文定进门,竟然站起身来相迎,还主动伸出手,一脸笑意地说:“哎呀,张局长,稀客,稀客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