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09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中启放弃了要弄清到底有没有安全问题的想法,就让包海玉现场指挥公丨安丨人员调查一下,包海玉就是随便让他们再勘查一下,过了有半个小时,便让他们也撤出来了,等到第二天再说。
  到了第二天,东江市国土局才知道省厅的人来了,急忙过来去见王中启,王中启就与他们见了面,告知了他们这个事,而包海玉他们则是通知了东江市公丨安丨局,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人也是来到,一到白天,赵志强就是赶回来了,由于他知道赵志奇已经打电话给包海玉了,便也是底气很足地与调查组进行交涉,表示自己绝对没有非法开采的情况。
  对赵志强进行问话的是公丨安丨人员,王中启所带领的国土厅人员,不方便去问赵志强的话,等到公丨安丨人员问完赵志强的话,包海玉就过来告诉他,赵志强现在不承认这个事情,事情比较难办,如果赵志强不承认的话,还是不好认定赵志强有非法开采的情况,达不到刑事追究的地步,但是可以认定他有非法开采的可疑行为,罚他几个款应当没有问题的。
  王中启一听就是说道:“如果只是认定他是可疑,恐怕也不能罚人家的款吧?要弄就把事情搞清楚,怎么还弄个可疑呢?”
  包海玉笑道:“在我们刑事犯罪调查来看,他是可疑,但是从行政处罚的角度来看,他就不是可疑,这是不同的证据标准造成的,行政处罚的证据标准要求低,并不是说他可疑就是可以处罚他。”

  王中启没有从事过公丨安丨工作,自然在这个问题上说不过包海玉,听了包海玉的话之后只能默然,看来此事又是无功而返,想追究赵志强的刑事责任看来太难了。
  在东江市呆了两天,王中启打道回府,包海玉等人也是结束了调查,然后案子还是转交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和东江市国土局来处理,而案子到他们两家的手里之后,是不会超出包海玉所确定的方案来进行处理的,此事估计又是不了了之了。
  王中启回来之后,就是将整个情况向叶平宇汇报一遍,其实在电话里已经向叶平宇说了一些事情了,但是回来,还是把整个的情况全面地向叶平宇讲了一遍,叶平宇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一时没有说什么话,他和王中启的想法也是一样,事情非常的蹊跷,从事先的情况来看,此事应当没有泄漏消息,但是最后为什么突然出现变故,从矿区里撤了出来了?
  从矿区里撤出来这事,仿佛像是包海玉一手策划的,国土厅的人根本没有觉察到所谓的安全问题,而且事实证明,也没有出现什么安全问题,但是包海玉为什么这样做?
  如果说包海玉事先与赵志强有勾结,那么这消息早就泄漏出去了,到了现场根本查不到什么,但是此次到了现场之后,却是发现他们正在进行非法开采,只是没有来得及固定证据而已,难道这里面还有着其他的名堂?
  想到王中启提到包海玉接的那个电话,这里面会不会是包海玉在最后一刻,接到了哪位重要人士的电话,临时作出的决定?如果是这样,会是谁呢?
  叶平宇在脑海里思考着这个事情,想了半天,他觉得无论那个重要人士是谁,这里面肯定脱不了赵志奇的关系,必竟他与赵志强是亲兄弟,看来赵志奇在省城的关系网复杂,在赵志奇在位的时候,如果想去将赵志强给查处了,不但需要一定的力量,更需要一定的智慧,此次本来已经成功在望了,但最后又是功亏一篑,而这功亏一篑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在包海玉身上,包海玉有包庇赵志强的嫌疑!

  第八百七十章包格烈来南江
  叶平宇作了这样一个判断,但是他却没有证据说人家包海玉包庇,而且看上去包海玉一开始并没有要包庇的意思,到底背后是谁在指使包海玉,现在也不好说,难道会是邵雪战?
  摇了一下头,叶平宇否决了这个想法,必竟在他的心里,邵雪战一直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不可能指使包海玉去办这样的事,难道会直接就是赵志奇?
  而如果是赵志奇的话,这说明两人之间早有很紧密的联系,否则不可能现在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而如果他们之间很紧密的话,那事先为什么包海玉没有去向赵志奇通风报信?
  叶平宇一时不可能想到这里面有着一些阴差阳错的问题,如果他知道是包海玉提前告知赵志奇了这个事情,但是由于赵志强的撒谎和赵志奇的疏忽导致出现了意外,他估计也会感到好笑,有一些事情其实是人力所不可控的,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想了想这个事情,叶平宇没有去批评王中启办事不力,必竟这个事情的主导力量是公丨安丨机关,而不是国土厅,王中启不可能左右公丨安丨机关的人员去调查这个事情,而且此次调查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是查到了一些事情,并且分析出这里面的一些情况,说来还是有收获的。

  叶平宇在王中启走了以后,仰身躺在椅子上,想一想最近的事,心中感到有一些挫折,土地流转的事没有彻底解决,而现在这个赵志强的事也是无果而终,前一个是因为南少博,而后一个则是因为有着权力之手在操纵,他处在国土厅这个位子上是没法改变这一切的,除非他拥有更大的权力,没有足够的权力,是没法去行使自己的权力意志,进而按照自己的要求去行事。
  想了一想这个事情,叶平宇有些沉默,应当说他现在的权力已经不小了,这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全国厅级干部能有多少?而真正掌握实权的厅级干部又能有多少?如果从个人计,他应当知足了,在整个江东省来说,他可以算作最年轻的厅级干部,除了那个刚刚提拔的团省委书记比自己小了一岁而已。
  但是这些都不过是虚名,最年轻也罢,位居高位也罢,这不过是在外人看起来的标签,真正让自己感到真实的还是自己办了多少的实事,解决了多少实际的问题,为老百姓做了多少好事,为国家做了多少贡献,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除此之外,不过是过眼烟云,他能在厅长这个位子呆多久?人一旦离开那个位子,什么都不是,能在历史上留下一点轨迹的还是自己做了多少事,如果呆在位子上是尸位素餐,那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叶平宇突然之间思考起这个问题,他呆在国土厅长这个位子上,要做的事情很多,想做的事情也很多,但是很多事情他没有做得下来,不是他不愿意去做,而且阻力重重困难重重,他无法突破,这不是他无能,而是整个的环境制约着他,他不是拥有着最后决定之权的人,而只是其中的一分子,他需要别人的配合,也需要别人的支持,在支持与配合不到位的情况下,他是无法有什么作为的,如此一想,他虽然有些释然,有些原谅自己,但更多的是不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