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就很直白了,粟市长啊,我们没别的要求,就是希望明天去白漳接圣金鲲考察团的事儿,您就别去掺合了啊。
  粟文胜这下再也控制不住,发火了:“徐莹,你......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莹才没管他发不发火呢,自顾自地说:“粟市长,我刚才和小张谈话的时候,接到高市长的指示,说圣金鲲投资公司是小张拉过来的,一定要小张全程陪同考察,不能出一点漏子!”

  徐莹这话就顶得粟文胜相当难受了,你副市长很厉害吗?厉害的话你和高市长说去啊,欺负我一个副处级的干部有意思吗?我也就是个小兵来的,这是高市长的意思,你有种就跟他这么吼去啊?
  粟文胜没料到高洪会那么狠,就这么一点小事,居然就要让他不沾圣金鲲公司的边,这***就是赤罗罗地打脸了啊!你粟文胜不是仗着背靠陈书记不把我这个市长放在眼里吗?我就要让你看看在市政府这边是我当家还是陈书记当家!
  粟文胜无奈,只能打电话给高洪,对自己没管教好儿子的事情承认错误,请求批评,对开发区小张的遭遇深表遗憾,并且很高风亮节大公无私地说对自己的儿子绝不护犊子,一定要公丨安丨机关公平公正地办案。
  高洪的回答也很有意思,先是安慰一下粟文胜,说子女的教育不是他一个的问题,他高大市长也很头疼这个问题,然后又对他粟副市长公平处事的态度表示了赞扬,并且说相信公丨安丨机关一定会公平处理的,最后,高大市长要他不要有思想包袱,安心工作,明天的白漳之行一定要圆满,要让圣金鲲公司的考察团感受到随江人民的热情,开发区的小张费了很大的心思才说服了圣金鲲公司过来考察,现在小张受了伤,可不能让投资砸在咱们这些当领导的手中啊,那会让基层广大干部群众寒心的。

  高洪的一番话让粟文胜比吃了苍蝇还难受,高洪还是那个既想当表子又要立牌坊的风格,明明是想要自己退出圣金鲲公司这个项目,却偏偏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粟文胜不想放弃参与这个项目的机会。
  圣金鲲来随江开发区考察,在开发区、乃至于整个随江市都特别具有榜样意义,他作为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如果被排除在外,那真是个天大的讽刺!
  不仅仅只是讽刺,还关系到为官者最重要的切身利益——政绩。
  没错,就是政绩。
  按常理来讲,粟文胜作为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如果圣金鲲真的在随江投资了,那就是他的政绩,就说明他分管的工作做得好。然而现在倒好,圣金鲲公司的考察团明天就要来了,高洪却想一脚把他踢开,而且还暗示他要他主动放弃。
  真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他要不主动放弃,那个叫张文定的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就赖在派出所不出来,姓张的不出来,他儿子也就出不来!
  好吧,就算是在派出所呆几天,哦不,呆几天就要去拘留所了。就算是呆几天,他儿子也不会受到什么非人的待遇,那些丨警丨察们肯定得好菜好饭好茶好烟的供着,可是他粟副市长丢不起那个人啊——堂堂副市长,儿子跟人打个架都保不出来,混的什么名堂嘛。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粟副市长为了政绩可以不要面子了,想按原计划明天去白漳接机,可高洪不答应啊。
  不止高洪不答应,就连市委书记陈继恩也不答应——今天一个小小的打架事件,不止高洪关注了,陈继恩同样也知道了。
  高洪不答应的原因很简单,圣金鲲公司是开发区招商局的小张拉过来考察的,你儿子把小张给打了,明天小张再在你的领导下去跟圣金鲲公司的人见面?这不乱弹琴嘛!要是小张哪一下想不开弄出了什么状况导致圣金鲲的投资黄了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粟文胜知道自己要错失了一个捞政绩的好机会,如果这时候儿子在他面前他肯定会扇几个耳光来出气,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生气也起不了作用。
  他有点不甘心,向市委书记陈继恩主动认错,说了一堆自己平时对儿子管教不严之类的话,还夹杂了些自己对工作的热情。
  粟文胜确实是陈继恩的人,可是陈继恩这次却没帮他,一句顾全大局就让他彻底死心了。
  在开发区的事情上,陈继恩和高洪的思路是有一些分歧的,二人之间最近似乎也有点要掐架的趋势,可陈继恩毕竟是市委书记,在重大事情面前,还是知道分寸的。

  官场上处处都有斗争,可斗争只是手段,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把事情办好。为了目的而使手段是正常的,因为使手段而让目的没有达到,那就是罪过了!
  如果圣金鲲公司的投资真的落户随江开发区,不仅仅只是市长高洪的政绩,也有他市委书记陈继恩一份!
  不管怎么说,他陈继恩都是一把手,随江市所有的成绩,都是在他这个市委书记的领导之下取得的嘛。
  跟圣金鲲投资的重要性相比,粟文胜会怎么想,在陈继恩心里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这可是圣金鲲这种大投资公司第一次对中小城市的考察啊,光这个噱头,就足以让他陈继恩高兴不已了,如果真的落实了投资,那是多大的面子?
  不说这些东西,光说这接待投资商应该怎么安排,这完全就是政府内部的事情嘛,他一个丨党丨委书记,不适合插手的。

  一把手不是没有捞过界的,可是捞得太过了,那吃相也未免太难看。
  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看他?捅到上面去了省委领导会怎么看他?
  这种小事上书记都要过问,那还要市长干什么?干脆你书记市长一肩挑得了!
  他在开发区的问题上和高洪确实没有统一意见,可是大家都是为了开发区好。至于说圣金鲲的事情之后,该合作的还是要合作,该妥协的也还是要妥协,当然了,该斗争的也要继续斗争。求同存异嘛。
  从陈继恩那里没有得到一点支持,粟文胜就知道自己这一次真是送上脸去让人家抽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两条路:第一条路,他随便找个借口,明天不带队去白漳接圣金鲲公司的考察团了,他儿子的事情就此了结,当然了,他以后恐怕也没机会插手圣金鲲的项目,出了政绩跟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第二条路,他死撑着不松口,儿子继续关着不出来,等他从白漳接到人之后,圣金鲲方面只要有一点不满意,高洪就借题发挥临阵换将,不让他再插手这个项目了。
  两条路的优劣一目了然,他知道自己应该选哪一条才是最合适的,只是,真的很不甘心啊!

  荣世勋也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就是走,一条是留。
  这次的打架事件,荣世勋倒是没什么事,在派出所说明了情况之后就可以走了,他虽然有作伪证的嫌疑,可他是前来考察投资环境的投资商,身份不一样。然而粟宏涛还不能走,他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先走,得等着。
  和荣世勋一样等着的还有白珊珊,不过白珊珊这会儿却是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了,满怀兴致,只觉得今天实在是太刺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