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小姐要是因为张文定被打的事情心情不爽,决定不投资了,那她都不敢想象高洪会有什么反应!
  文锦分局知道了这事儿,就来了一位领导。这位领导就一个头两个大,来的路上,他就接到市局两位副局长的电话,一位是向着粟宏涛说话的,一位则是向着张文定说话的,这让他为难不已。
  不想到了这儿来了之后,场面更让他无可奈何——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和粟副市长的秘书摆开架式在对掐了!
  这种对掐,他就是再蠢也知道肯定不仅仅只是这两人的意思,还分别代表着这二人身后的意思。秘书自然是代表主子的意思,至于说开发区的一把手代表谁他还知道,但肯定是个市领导无疑了,开发区是市管单位呢!
  这***就是神仙打架殃及凡人了,你们怎么就不去祸害别的分局呢?
  这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的口供也是南辕北辙相差太大,虽然说粟宏涛一方的口供人多力量大,可是正因为人太多,反而让人难以置信——哦,合着就因为看到你们人多,所以人家张局长就觉得你们好欺负,一个人围攻你们一群人?
  呃,用围攻不太合适......
  从口供中没法判断谁对谁错,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到酒店里调取监控录像。
  正如张文定所怀疑的那样,酒店保安部的摄像头还真的是开着,并不像保安部经理所说的那样关了!

  这一下,过道的录像和办公室里的录像都出来了,过道的交手,从录像中只能看到张文定的背影和粟宏涛冲上去踹人的样子,就连张文定伸手巧妙地捏住他的腿一拖都看不出来,倒像是张文定惊惶之下手下意识的摆了摆。而保安部里的录像就更一目了然了,自始至终张文定都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这下情况终于弄清楚了,徐莹顿时胆气大壮,一脸严肃地看着粟副市长的秘书和分局领导:“这件事情,我相信公丨安丨局能够公平公正的处理,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的交待。”
  粟副市长的秘书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分局领导就有点不爽了,虽然你的人受了伤害,可这儿是公丨安丨局,不是你开发区!你是个什么身份?跑到这儿来指手划脚了!老子的工作不需要你来指导!
  然而还没等分局领导开口略表不满,徐莹又是一句话冒了出来:“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尽快处理,我还要向高市长汇报处理结果!”
  这下不止分局领导,连秘书先生都坐不住了,我靠,你也太毒了吧?这么点事居然惊动了高市长!
  徐莹看着这二位的表情,心中暗暗得意,要是不惊动高市长,可不就辜负了张文定的一番苦心了吗?张文定这戏不就演不下去了吗?
  尚文派出所里的局势虽然还没有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可也是有那么点黑云压城的意思了。
  随江大酒店的人过来本来是准备捞人的,可一见粟副市长的秘书出面了却没能将粟副市长的公子捞出来,就知道事情大条了,躲在一旁打电话往上面汇报情况,却是压根不再提那几个保安的事情了。

  今天这事儿,重点在粟副市长身上,只要粟副市长摆平了,那就没事了,酒店这边也就是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当然,也可能是个替罪羊的角色。
  粟副市长这会儿正在头疼,儿子惹事了当老子的肯定要帮忙擦屁股,这种事儿他没少干,早就习以为常了。可是这一次的屁股并没有以往那么容易擦干净,在听到秘书汇报的情况之后,他就知道麻烦了。
  开发区那个姓张的招商局长居然说不给个满意的交待就在派出所不肯出来了!
  这要是别人,粟副市长鸟都不会鸟他,可是这不徐莹也跑到派出所去给姓张的小子打气加油去了嘛。
  死小子惹谁不好,偏偏要惹到徐莹那边去?搞得老子实在是太被动了!

  考虑再三,粟文胜还是给徐莹打了个电话,语气中透出前所未有的亲切:“小徐啊,近段时间对宏涛那小子疏于管教,给你惹麻烦了。分管的摊子不大,可事儿不少,工作一忙啊,有时候都累得不想动,这家里就顾不上了,唉......”
  这个话虽然没有明着道歉,但以一个副厅级副市长的身份能够对一个分管下属的副处级说出来,也算是相当客气有道歉的意思在里面了。
  粟文胜没想着靠这一句话就让徐莹大度地表示不再追究,只是用这句话表达一个意思,这次的事情我这边有责任,但你也不要太得理不饶人了!我虽然不是市委常委,分管的也不是最强大的几个部门,但是,你要搞清楚一个事实,你正在我的分管范围之内,我还是你的分管领导!
  徐莹自然听出了粟文胜话里的意思,语气诚恳地说:“粟市长,工作总是干不完的,您可别累坏了身体,要注意多休息啊。年轻人打打闹闹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这次的事情,唉......小张现在情绪很激动,五六个人拿着警棍打他一个,啧,他一直说头很痛,一直嚷嚷着要追究到底,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我是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啊......”
  听到这个话,粟文胜气得只差骂娘,随手就将一个杯子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妈的,反了天了!
  徐莹你是个什么身份?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了?要我多休息?这话你也说得出口?你当自己是市长还是书记啊!小张情绪激动?我怎么听说是你徐莹情绪激动呢?我儿子只是跟人打了个架,怎么就成犯罪分子了?你***这是含血喷人!
  你劝,劝你妈逼啊劝,要不是你在一旁煽风点火,这事儿早就结束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最毒妇人心!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和粟文胜粗重的呼吸,徐莹心里别提多舒服了,她在派出所是跟粟文胜的秘书对着干了,那又怎么了?
  在电话里的这段话,谁也指责不了她什么,她先关心了领导的身体健康,又帮着领导去劝了张文定,只是张文定不肯听嘛。
  粟文胜忍住大骂徐莹的冲动,强压着怒火道:“嗯,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小张为我们的招商工作是做出了重大贡献的,是我们的英雄。不能让英雄流汗又流泪嘛,啊,我们一定会给小张一个满意交待。你告诉小张,有什么要求,你让他尽管提,我们一定会慎重考虑、认真对待!”
  粟副市长这个话就相当的道貌岸然冠冕堂皇了,说得特别好听,可真实意思却又表态出来了。前面的都是些废话,后面的才是重点:这件事情你徐莹要怎么样才肯罢休?划出个道道来!啊,把你的条件说出来,让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徐莹就说:“粟市长您放心,我一定把您的关怀带给小张。那,我先去看看小张,再回电话给您?”
  粟文胜从鼻子里嗯了声,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徐莹没跟张文定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时间过去了三分钟,然后给粟文胜打去了电话:“粟市长,小张说他受伤了,头很痛,要住院休息,明天到白漳接圣金鲲考察团,他就不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