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丨警丨察问:“姓名?”
  张文定也一脸木然地回答:“张文定。”
  现在到了派出所,他的计划差不多就算完成了,自然不用装害怕什么的,就跟丨警丨察冷脸对冷脸!反正他也是有恃无恐,不怕惹得丨警丨察不高兴。
  丨警丨察翻了翻眼皮再问:“年龄?”
  张文定道:“二十四。”
  “职业?”
  靠,张文定不由得暗骂一声,不是应该问性别的吗?他就等着对方问了性别之后一脸嘲讽地说一句“应该是男吧”之类的话呢,可这丨警丨察居然不问这个问题,这让他有点抓狂,电影情节害死人啊!
  既然没按他预想中的来,他也就不想再等下去了,一张嘴就是一长句:“公务员,工作单位随江开发区招商局,职务,局党组书记、局长,**党员,民族汉族。”
  “没问你你说那么多干什么?”丨警丨察一拍桌子吼了一声,然后像是才明白什么一样,脸上的表情就有点哭笑不得了,我靠,这小子是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
  二十四岁的局长?这小子要是说的都是真的,那今天有可能就踢到铁板上了。
  用屁股都能够想得到,二十四岁的局长,就算是只是个科级的局长,那怎么也是个一把手啊,没背景的人当得上?

  尚文派出所所长向伯仁昨天晚上喝得有点多,在小情人屋里睡了一宿,操劳半夜,这时候刚刚起床洗濑完毕,准备带着小情人去到一家蛇肉做得特别好的餐馆去吃蛇,接到值班副所长的电话说是把粟文胜副市长的公子给弄到所里来了。他顿时在电话里就骂娘了,然而光骂也解决不了问题,他还得赶紧去所里,要为一点小事得罪了副市长,那可真就不是闹着玩的——哪怕这个副市长没进常委班子也不分管公丨安丨局!

  向大所长在路上就通过电话将情况了解了一遍,心里就把跟粟公子作对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你***想找死别拉着我一块儿啊!然而还没骂几句,电话又进来了,最新情况,跟粟公子作对的人是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叫张文定,才二十四岁。
  向伯仁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心里不再骂张文定,转而对那几个送人过来的巡警一肚子意见,谁他妈这么缺德给我送了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你们几个别犯到老子手里!
  ***,太不像话了,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有这么坑自己人的吗?
  知道了情况不好处理,向伯仁就不急着去所里了,在离所门口不远的地方停下车,想来想去,他给武仙公丨安丨分局副局长石三勇打了个电话。
  开发区的治安问题归武仙分局管,向伯仁不清楚张文定的背景,只能打电话问地头蛇了,而石三勇在担任武仙分局排名仅次于政委的副局长之前,曾是文锦区分局排名最末的副局长,也算是他向伯仁的老领导。
  “老领导,跟您打听个事儿,你们那边,开发区招商局那个局长是什么来历?”电话一接通,向伯仁就直接相询。
  基层干部,特别是公丨安丨系统的基层干部说话还是比较直接的。
  “张文定?怎么了?”石三勇没先说来历,反而先问事情。
  听到石三勇想都没想一张嘴就说出了张文定的名字,向伯仁心就往下沉了一沉,看来这个张局长果然不是简单人物。
  “老领导,不瞒您说,我遇到了个麻烦事儿!”向伯仁苦着脸道。
  “你招惹他了?”石三勇问了一句,不等向伯仁回话便又继续说道,“事儿大不大?啊?一般的事情,他还是会给我几分面子的。”
  向伯仁都快哭了,他听出了石三勇话里的谨慎。
  好嘛,人家石三勇堂堂的分局副局长,在那个张局长面前也只能是一般的事情有几分面子,要是大事,那十有**是没面子的。
  “老领导,我没招惹他,是粟市长的公子......”向伯仁将张文定和粟宏涛之间的事情大致说了说,然后请教道,“老领导,你教教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石三勇听到这么个情况,也是一阵头大,不过在文锦分局的时候他和向伯仁不止是上下级关系,二人当年在警校的时候就是同宿舍的兄弟,这些年关系一直不错,就有心点一点他:“老向啊,多话我不说了,就告诉你一句,这个事情你处理不了,往上报吧。”
  前不久市政府里那一次怪异的市长办公会虽然只在市委和市政府两个院子里私下里传一传,可市一级的官场里,还是有不少人听说了,而后来马上新闻里就播出了圣金鲲公司要来投资的情况和市长对圣金鲲的友好态度,这连接着的一幕幕,有点让人眼花缭乱了!
  这在眼花缭乱中,也有人就品味出了这中间不同寻常的东西,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暗流涌动。
  是的,能从一次会议和一个新闻中品味出点东西来的大多是市一级层面的官员,可是这并不是说下面人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就算是下面人自己品味不出什么,可也还是有极少数人听说了点什么的,而石三勇就是属于那极少数之中的。要不怎么说这公丨安丨线上的人眼皮子杂呢?

  当然,石三勇对这市领导之间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就算是清楚,他也不会对向伯仁明说的。
  关系好归好,可有些事情,它不是光凭关系好就可以乱说的啊。出言点一点你,那就是我石某人够意思了,对得起兄弟了!
  向伯仁听出了老领导话里的谨慎之意,也明白了这里面肯定有自己不了解的故事,而老领导又不方便告诉自己,便也不再多问,感激不已地挂断电话,然后心中有了决断。
  到所里后,向伯仁对两方都态度相当好,总是赔着笑脸,可该走的程序却也必须要走,将笔录拿到了手中,便躲在办公室向分局领导汇报去了。
  等分局领导赶到派出所的时候,酒店方面来了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徐莹也到了,甚至连粟副市长的秘书都来了。
  粟副市长的秘书过来不仅仅只是要把粟宏涛带走,更重要的是让派出所给个说法——粟公子身上多处受伤,我要看着你们严惩凶手!
  这边,徐莹却是寸步不让,我开发区的干部被人围在酒店保安部办公室里让人拿着橡胶棍暴打,你们得给我个说法!要严惩凶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搞特殊!
  这个不能搞特殊的潜台词就是说别以为对方是副市长的儿子你们就想放他走拿几个保安当替罪羊!
  开玩笑,她一过来稍一了解情况就明白了张文定要把事情搞大的意愿,而对方又是粟副市长的儿子,她乐得推波助澜。再说了,她如果不帮着推一下,万一张文定心里积下了太多怨念,明天突然间装病不起那玩笑可就开大了啊!
  明天是星期一,圣金鲲投资公司考察团过来的日子,市政府出面,由粟副市长副队前往省城白漳机场去迎接呢。要是那位武小姐没见着张文定,一个电话得知他被人打得起不了床在住院,那雷霆怒火的后果,不是她徐莹能够承受得了的。
  她心里比谁都明白,圣金鲲投资公司肯来随江考察,那完完全全就是武小姐推不开张文定的情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