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也有样学样,再扣住一个就往粟宏涛那儿引了去。然后又双手齐动扣住两人一对扯,让他们面对面地碰了一下。
  最后一个保安挥着棍子却僵在了空中,没敢往前了。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大叫声:“罗经理,110来了解情况了。”
  这句话,很明显是给关紧了门的保安部通风报信。
  屋里的气氛顿时就是一凝,张文定一个箭步冲到门边,猛地拉开门,冲着外面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保安打人了......”
  他这一嗓子喊得响亮,可屋子里的人个个想吐血!
  **,有你这么恶人先告状的吗?我们刚才都被你打惨了,你倒好,丨警丨察一来你就喊救命,做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吧?
  跟屋子里的人相比,外面的人就是不同的心思了,酒店这边的人呢在心里暗暗得意,可白珊珊却焦急得不行,直接就跑到了门口,却见到张文定脸不红气不喘,只不过衣服有明显被拉扯过的痕迹,再一看屋子里面,几个保安个个手里拿着家伙,顿时就眼睛红了,语带哭腔道:“局长,他们真打你了......”
  “怎么回事?”丨警丨察也来得快,问了句之后就看到屋里的保安正在往柜子里塞东西,还有两个保安手中的橡胶棍没来得及塞进来,正提在手上呢。

  “他打人。”几个保安异口同声地说,伸手指向张文定。
  来的丨警丨察共有三个,其中一个年轻的丨警丨察皱了皱眉头,走进屋内,两眼盯着那两个还没来得及把橡胶棍塞进柜子的保安,再次发问:“拿着这东西干什么?”
  “报告管教,他打我们,我们这是正当防卫!”其中一个保安低眉顺目地答道。
  丨警丨察就听得眉头一皱,心想这小子应该是才从号子里出来没多久的吧?报告管教都喊出来了,还正当防卫呢,真是搞笑。

  “他一个打你们这么多人?”一个丨警丨察脸色怪异地问。
  “不是,是他们打我。”张文定脸红脖子粗地辩解了一句。
  “没问你你插什么嘴?”另一个丨警丨察冷着脸对张文定来了这么一句。
  张文定就不说话了,一脸的愤愤之色。
  “是他打我们,是他打我们......”保安们异口同声地说,而粟宏涛等人也不放过这个机会,一个劲地说张文定把他们给打了,七嘴八舌热闹非凡。
  “够了!”一个丨警丨察猛然吐气开声,镇住了这嘈杂的场面,一双眼睛寒光四射,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当我们都没长眼睛啊?一个人打你们这么多人,还个个拿着家伙?”
  这话一问之后,也不等众人再说什么,那丨警丨察就直接一句话关了总:“有什么事去派出所说!”
  随江大酒店和这边派出所的关系还是搞得可以的,听说去派出所,这帮保安倒是没反对。
  可是,粟宏涛不干了:“我不去!”
  丨警丨察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立即将目光对准了粟宏涛,上上下下看了看道:“公共场所打架斗殴,按《治安管理处罚法》......”
  “少跟我打官腔!”粟宏涛冷哼一声打断丨警丨察的话,一脸傲然地说,“我告诉你,我爸是粟文胜!”
  那丨警丨察正要说点什么,冷不防被另一个丨警丨察轻轻拉扯了一下,顿时明白这个粟文胜应该是个人物。
  粟文胜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但是是谁呢?
  不管是谁,他都还是要说话的,只不过原先想说的话就不能说了,得换个话:“我不管你是谁,配合丨警丨察工作都是你的义务。”
  这丨警丨察知道这个说话嚣张的人也许角色不简单,而另一个被那女孩子称之为局长的年轻人想必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可这关他什么事儿呢?
  送到派出所后让派出所头痛去吧!
  他们三个小丨警丨察得罪不起,可将双方送到派出所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说破大天去也不怕!
  当然,这个丨警丨察这么做也是有点私心的,他跟这里的派出所有那么点不对眼,上次他一朋友开了个麻将馆,被人举报了,是这边派出所处理的,他出面去捞人,居然还花了一笔钱,所里的人说这笔钱还是给了他面子的!
  那件事情弄得他相当窝火,觉得很没面子。所以,今天有这么一出好戏,刚好就让那连自己人都不放过的派出所接过去好好唱吧,看他们能不能唱出一朵花儿来!
  在这里有必要说一下随江110的出警程序,市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会根据报警人所说的地方将指令传到相应的分局,分局再传到案发地派出所,而派出所经常会由于警力不足等问题不能及时出警,这时候则由那种每天开着巡逻车上街的巡警临时前往事发地。

  这三个丨警丨察就是巡警。
  当然,有些地方是一辆车几个巡警,有的则是一辆车一名巡警带着几名协警,或者称之为治安、联防之类的称谓,除了巡警其余的都不是正式丨警丨察,意思都差不多,不过有些地方协警就是协警,联防或者治安跟协警又有点小小的区别,但干的事儿都差不多。
  巡警往往都是只负责到现场维持秩序不负责处理案子的,所以像张文定他们今天这事儿,最终还是要到派出所去。过一手就没巡警他们的事儿了,就算遇到什么为难的案子,他们也都不会真的有太多的为难,反正大人物们发火也会冲着派出所去不是?
  所以,对于这双方,他们就算是不愿得罪,却也没有怎么害怕。
  遇到个有点身份的人了就怕来怕去,还干不干工作了?
  张文定不明白丨警丨察们心里的想法,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妈的,调查情况一下子就变成配合工作尽义务了,还真是好坏全凭一张嘴啊!不过这粟大公子也有点意思,居然在这个时候把粟文胜的名字给亮出来了,就不担心给粟副市长脸上抹黑吗?
  他不由得想起在白漳那次的酒店打架事件,还记得当初有个小子大喊他爹是嚣张呢,后来他那个当局长的嚣张爸来了之后不仅一点都不嚣张,还对武云点头哈腰的。

  唉,这些有个爹当官的二世祖,遇到事情了都喜欢喊上这么一句吗?
  随江大酒店位于随江市文锦区解放路,按区域划分的话属于文锦区尚文街道办事处的地盘,而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自然也归文锦公丨安丨分局尚文派出所管。
  尚文派出所离随江大酒店不远,但开车也要个几分钟,巡警的车自然是带不了这些人的,但好在尚文派出所刚好有两台小面包车出警回所里了。于是乎,一起过来将这些人都拉了去,根本就不用考虑运输成本问题——打架的案子,多弄一个人进所里,就多一份罚款收入嘛。
  到了派出所,就开始录口供,自然是分开来录的。

  粟宏涛的身份让所里的丨警丨察郁闷不已,而荣世勋投资商的身份也让他们有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背地里将三个早已离开的巡警家的女性亲属统统问候一遍,却也只能好烟好茶的伺候着,赶紧将情况汇报给了所长——今天是星期天,所长休息。
  而这边张文定的待遇可就没法跟粟宏涛等人相比了,一个长了对三角眼的中年男丨警丨察冷着脸给他做笔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