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8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功无奈,只能是也去法庭旁听了,于是上午九点,柯子华和成功一起出现在了白山区法院,而随即,戴着手铐的刘冠阳被带进了法庭,多日不见,刘冠阳显得老了,而且憔悴的厉害,成功明显的看到了柯子华手握拳头的姿势,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刘冠阳很爷们,当然了,这也是无奈,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了下来,而且在检察院没少挨整,可是硬是扛了下来,白山区分局一个人都没牵扯出来,这也是丁长生最为担心的,没牵扯出来的那些人只会感激刘冠阳,而刘冠阳的身后就是柯子华,这对刘振东很不利,本以为可以借助刘冠阳的案子清理一下白山区分局,但是这个案子办成了夹生案。
  这个案子很简单,对于检察院的公诉,刘冠阳没有丝毫的辩解,全都承认,所以整个案子的开庭过程很简单。
  柯子华和成功一起走出了法庭,柯子华脸色铁青,还没从刚才的案子里走出来,他心里此时恨死了丁长生,正是丁长生一手将刘冠阳送进了监狱,这事完不了。
  “昨晚丁长生找过我?”成功目视前方,轻声说道。

  其实这一点柯子华到家时后不久就知道了,是贺飞告诉他的,丁长生去了成千鹤家,到底是见成千鹤还是见成功,这就不得而知了。
  “哦?说什么?”柯子华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问道。
  “有些事,你做过了”。成功声音不高,但是语气却很严厉,这是在法院门口,不是在私下里,这种情况倒是很罕见,自己和成功是多年的关系了,所以彼此之间还是很熟悉对方的脾性的,成功的严厉,让柯子华心里一颤。
  “我做过了?刘冠阳这事他是不是也做过了?而且比我过的多了?”柯子华不服气的说道。
  “刘冠阳是罪有应得,他做了错事,违法了,谁也帮不了他,但是你对丁长生背后做的那些事,他不是不知道,昨晚他和说的就是这事,做人留一线,不要把事做绝了,否则,不好收场”。 .
  “这是他说的?”柯子华眼珠子一瞪,问道。
  成功看了一眼柯子华,说道:“是他说的,但是,也是我的意思,我了解丁长生这个人,人不犯他,他是不会主动咬人的,你想想你做了什么事吧,华子,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多年了,我了解你,你太好强了,这一点我提醒过你,官再大,还有比你大的,到不了头,这个世界上比你强的人多了去了,你还能都比下去?”成功看着柯子华青筋暴露的样子,说道  。
  “我不想和谁比,我也没有和丁长生比,但是他太不会做人了,我们和他什么关系?他就不能留一点面子?”柯子华压低了声音,问道。
  成功摇摇头,不再说话,走向了自己的汽车,然后缓缓驶入了街道,他的心里只有叹息,柯子华已经不可理喻了,这样的人只会败事,他被自己圈在了一个难以自拔的泥潭里,早晚会把自己淹死。
  看着成功不声不响的离去,柯子华目瞪口呆,但是随即眼睛里爆发出来的是一种厉色,如果成功看到这种厉色,肯定会不寒而栗,的确,柯子华的底线已经没有了,这是最可怕的,一个人一旦没有了底线,将会完全丧失本性。 r

  令成千鹤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在回来后几天就接到了省政府办公室的电话,林一道省长要见他,他在最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再三确认之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投资算是赌对了。
  “你明天推掉一切事情,跟我一起去省里一趟”。晚上,见到儿子回来,成千鹤对成功说道。
  “去省里?干什么?”成功愕然问道。
  “省政府办公室通知我,林省长要见我,你跟着一起去吧”。成千鹤说道。
  “林一道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挺敬业啊?”成功笑道。
  “屁话,这样的话少说,出去更是不能说,不知道犯忌讳吗?”成千鹤瞪了成功一眼,说道。
  “我是说,你是市长,是官场上的人,你去是见领导,我去干什么?难道林省长还会见我?”成功不想去。
  “我去是见领导,但是你去也不会闲着,我通过关系打听到了,林家老爷子去世之后,原本林省长的宝贝儿子一直都在北京呆着来着,但是林一道怕那小子一个人在北京惹祸,所以带到中南省来了,你去了,就是想方设法和这个小少爷接上头,带他玩就行了,这方面你在行”。成千鹤说道。
  “哎呦,老爸,我是做生意的人,我还得做生意呢,我哪有时间陪着一个小屁孩玩呢?”

  “儿子,你还不明白?你爹我在省里现在是脑门上刻字的人了,刻着的就是林家,这一步迈出去,再也没有回头路了,所以,要是不能真正的把这事坐实了,我们可就吃了大亏了”  。成千鹤非常恼火的说道,本以为去参加葬礼是个好事,但是没想到现在骑虎难下了,想要回头却没有路了,所以只能是在林家这条道上走到黑了。
  “依我看,现在林一道在中南省还没站稳,既然上了贼船了,不如就做到底,否则,一旦林家在中南省站稳脚跟,再贴上去就没那么吃香了”。成功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你跟我去,我去见见林一道,你设法和林平南接上头,那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伺候好了,什么事都结了,再说了,能花几个钱?”成千鹤不屑的说道。
  “嗯,那行吧”。成功终于是点了头。
  “到了省里,去珠宝店买一件珠宝,价格在十万左右就可以,林一道的媳妇叫钟林枫,我让你妈妈和我,我们一起去,各有所为,林一道如果能在中南省站稳脚跟,不出意外的话,至少也会干十年,而十年之后,我早就退休了,这个时候是最要紧的时候,马虎不得”。成千鹤握紧了拳头,轻轻的砸在桌子上,说道。
  “我担心的是林家老爷子这么一死,在中央的影响力会大减,林家以后在上面还有多少话语权,还真是不一定,所以,我们也不能在林家这一棵树上吊死,万一林家不行了,或者是林家不肯为我们说话,再近的关系都是白搭,爸,省委副书记朱明水那里能够得上吗?”成功问道。
  “难,吴明安现在是江都市委书记,肯定还会再往上走,我让你和他女儿吴雨辰交往不是无的放矢,你别把结婚这事看得那么重要,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利益,所以,不用那么较真”。成千鹤教育儿子道。
  “呃,这事以后再说吧,我不想现在就谈这事”。成功很抗拒这件事。
  “以后?还有多少以后,机会是以后可以随时都有的吗?这次去省城,我会和吴书记见个面,如果可能,我会找人从中说一下这事的,你有个思想准备吧”。成千鹤不管成功是否同意,这事是铁了心了。

  当别人的暗箭对准悄悄对准丁长生时,这家伙还在忙着创城呢,没办法,既然市里的钱到位了,那么早一天拆迁就少一点出现反复的可能性,可能没做过基层工作的人不知道在基层和老百姓打交道有多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