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9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听后大大叹气,心说这丫头长得清艳可人,却是一点情趣都不懂,她也不想想,自己当初既然那么大方借她二十万,又怎么可能急着催逼她还呢?唉,怪不得是书卷气的美女,敢情脑子读书读傻了,不通人情世故,叹道:“你要不说钱的事儿,我都忘了这个茬儿了。”
  这话本意是告诉方芷彤: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根本不在乎那二十万,我更看重你这个朋友。
  哪知道方芷彤会错了情,失声道:“你怎么会忘呢,你要是忘了就不给我打这个电话了,我……我很想还你钱,可是现在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李睿气得都要笑出来了,道:“我什么时候说让你还钱了?谁告诉你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要账?”方芷彤愣住了,半响讷讷的道:“那你……你打给我干什么?”李睿失笑道:“作为朋友,我给你打个电话聊两句很不可理解吗?”方芷彤讪讪的道:“可……可以理解,我……我就是没想到你会找我聊天。”李睿笑道:“其实我找你不是找你聊天,是有事求你帮忙,不过要面见你才说得清……”

  十来分钟后,李睿在市考古队大院内见到了方芷彤。
  市考古队虽然是市文物局的下辖单位,却并未在市文物局大院里办公,而是在距文物局不远的地方,另有一座大院办公。院子很大,院门也很古朴,透着岁月的痕迹,一进门就是一株粗大的垂杨柳,树干两个人合抱都勉强,此时柳枝发芽,垂柳如烟,在春风的轻拂下,左右摇摆,景致虽然普通却也很是动人。
  在这株巨大的柳树下,李睿见到了久违的方芷彤。方芷彤还是以前那副打扮,马尾辫,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上身一件土色的李宁牌运动服,下身是条粗布牛仔裤,看质地不是很好,脚上一双非常廉价的杂牌运动鞋,整体打扮休闲中透着几分寒酸。当然,这并不能掩饰她的美,她容貌清秀冷艳,洁白无瑕的俏脸上罩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书卷气,越发显得气质超凡脱俗。
  看着她,如同看到了画里飘出来的天上仙子,李睿都要看痴了,心中暗想,她的容貌气质,只适合穿古装,穿现代装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尽管方芷彤的丽色感人至深,但李睿还没忘记自己此行来的目的,没有沉湎于美色之中太久,很快从包里取出那枚银牌,递给她道:“我们五一假期出去玩,从一个地方找到了这样一枚银牌,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非常好奇,想着你是历史文物专家,就跑来找你问问,是求你帮忙解谜来的,可不是要你还钱,咱们好歹也是朋友了,你心眼别那么小好不好?”
  方芷彤被他略微的批评了下,脸色泛红,有些不好意思,但她很快就被那枚精致的银牌吸引了,抬手接到手中,仔细观察,看了正面看反面,看完反面又回去看正面,端详良久,惊讶的道:“这东西我没见过,得拿去问队里的老师傅们。”
  李睿也没说什么,又把那本名册拿出来递过去,道:“这本名册跟这个银牌是放在一起的,你们用来参照对比,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
  方芷彤越发诧异了,拿过名册后没有翻看,只是看了看第一页上的人名,良久之后缓缓摇头,道:“这名册看起来可有些年代了,是民国的还是清朝的?”
  李睿苦笑道:“你别问我,我要是知道就不来找你了。”
  方芷彤看看左手的银牌,又看看右手的名册,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帮你问问吧,我自己是完全看不出来,你……你跟我一块去吗?”
  李睿摇头道:“我没时间,得马上回去上班,就全拜托给你了。你要是能帮我解出这个秘密来,我可以送你另外一个秘密。”
  方芷彤疑惑的看着他,半响问道:“是什么呀?”语气天真幼稚,别有几分小女儿味道。
  李睿笑道:“等你先解出银牌的秘密再说。”
  下午,杜民生来找宋朝阳,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省委组织部要求青阳于下周一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届时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方国涛将与省纪委第一副书记陈一雄一起,携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干部,来青阳宣布省委对于青阳市委重要领导职务调整的决定。

  宋朝阳听后微微一笑,道:“省纪委常务副书记也来了,看来省委这次是要一次性补齐咱们青阳班子成员啊。”
  杜民生道:“是啊,省委早就决定从省纪委抽调一名同志来我市,接替大伟书记留下来的纪委书记的职位,眼下这是要落实了,据说来者是省纪委最年轻的副书记魏海。正好大伟书记的公示期早就结束了,受五一假期影响,拖延到现在也没给他走正式履职的程序,这便凑到一起来了,倒也省事。”
  宋朝阳缓缓摇头,道:“魏海这个人我不认识,也没听人说起过他,不知道其人性格如何。”
  杜民生也摇头道:“我也不认识他,但听说,他老家就是咱们青阳的,而且年轻时在青阳工作过,据说他还跟于市长搭过班子。”
  宋朝阳听得脸色一变,失声道:“不是吧?”
  杜民生道:“我也仅仅是听说,不过想来没影儿的事也不会乱传。”
  宋朝阳脸色迅疾阴沉下来,眉头也皱着,几乎就把“不高兴”三个字写到脸上了,也怪不得他不高兴,他原本还指望着从省城空降下来的新任纪委书记,能加入自己的联盟阵营、共同对抗于和平那一杆子人马呢,那时就能保持对于和平等人的压倒性优势,以后在常委会上就能一家独大,虽然未必要搞什么一言堂,但至少要保证自己的执政思路能够被全体常委接受并最终贯彻落实下去,可如果魏海是于和平的老友,加入到于和平的麾下,与他一起对抗自己,那自己可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以后但凡遇到重大决策与人事任命的问题,还要看于老狐狸的脸色,那岂不郁闷?

  “我自己,民生,紫娟部长,元松局长,大伟书记,一共五个,这是我这边的人;于老狐狸那边,算上他,还有常务副市长贾玉龙,市委组织部长吕建华、新任市纪委书记魏海、统战部长康吉仁,也是五个。至于最后一个常委、军分区政委高国松是一贯的两不相帮,根本不能指望他。如此一来,我们五个对阵于老狐狸五个,正是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嘶……哎呀,怎么会这个样子?”
  宋朝阳在心里算了算双方的实力对比,不算还好,一算之下,越发的郁闷,眉头都拧到一起去了。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这种事,发愁是没有用的,只能逆来顺受,而且要乐观的看待,不能总想“我压不倒于老狐狸那边”,而应该想“我没被于老狐狸压倒就已经是便宜了”, 不要钻牛角尖,否则自己就把自己钻死了,暗叹口气,心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等下周一看看魏海的为人再说。
  晚上李睿陪他吃饭时,好心提醒他要不要去市一院找那位老中医复诊。他那十包中药终于全部喝完了,也算是终于脱离了苦海,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
  日期:2016-10-1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