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就蠢到了那种地步呢?
  和领导顶嘴不算,居然还教训起领导来了,这可是官场大忌啊。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不管心里怎么想,领导无错论都是应该牢记在心的铁律!
  心里不认同领导的观点,那么可以不当回事,被领导误会了,或者是受了委屈,可以发一下牢骚,但绝不能跟领导对着干啊!
  想到在今后的工作中,钱棋胜时不时地给自己穿个小鞋使个绊子什么的,张文定就觉得无比郁闷,眉头皱了起来。
  从后视镜中看到后面的车快速驶来,张文定刚准备确认一下是不是那个荣世勋的车,就见到宝马X6风驰电掣地从自己车旁冲过,眨眼间就远到连牌照都看不清了。一阵尘土飞扬,他赶紧将车窗的那丝缝隙关紧。
  妈的,这是开发区不是高速公路,开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
  张文定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又对开发区这道路条件相当不满,除了两条主路是黑色炒砂路面外,其余的居然全是水泥路!还有一些区域连水泥路都没有,毛坯的土路有的路段坑坑洼洼相当多,稍不小心连他开的这台奥迪Q7都会挂底盘,更别说别的小轿车了。
  就这基础设施,哪儿一点开发区的样子?
  眼看着车外的扬尘渐渐飘落,车窗外恢复了宝马车未飙过时候的明亮,张文定降下车窗,一口唾沫吐了出去,而就在此时,又是一台车驶过。
  他看清楚了,是钱棋胜的坐驾!
  抬掌在额头上拍了一下,张文定有种撞墙的冲动,怎么就这么倒霉?露下气吐口唾沫也能够刚好撞上钱棋胜!
  虽然这口唾沫没有吐到钱棋身上,也没有吐到钱棋胜的脸上,但是事情的性质,却跟那个没有什么两样。

  这都是对领导的极大的不尊重,都是胆大妄为的行为。
  刚刚才和钱棋胜吵过一架,现在张文定把车停在路边,等到钱棋胜的车经过的时候就吐一口口水,这怎么看都像是他对钱棋胜极其怨恨的一种泄愤方式!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那个想法,而且刚才正在车里后悔、在反思自己不应该和领导硬抵硬地对着干,吐口水只是因为荣世勋刚才车开得太快扬起一片尘土后的不舒服反应。然而这种情况他自己明白,但钱棋胜在车里看到了会作何感想呢?
  唉,这事儿它解释都没法去解释,不说钱棋胜了,就算是一个陌生人,都不会相信他的解释。
  真他娘的乐极生悲啊!
  中午才在市领导面前露了回脸,下午立马就把管委会的领导给狠狠得罪了,这人品要差到什么程度才会遇到这种狗屁倒灶的鸟事。
  深呼吸了几次,他伸手揉了揉眉心和太阳穴,努力将负面情绪抛到一旁,以一种颇为悲壮的心态想到,不就是一个副主任吗?就算得罪他了又怎么样?他还没权力撤了自己这个招商局长!
  所谓人死卵朝天,不死在人间。真要说起来,哪个怕哪个啊!再说了,老子的分管领导是魏主任,又不是他钱棋胜,怕他个鸟啊!况且,不是还有个圣金鲲公司的投资吗?这可是连市长都重视的项目,在这个项目没落实之前,他钱棋胜真要憋着劲跟老子过不去,恐怕徐大主任先就会收拾他吧。
  这么一想,他顿时心情轻松不少,驾车回管委会去了。
  管委会徐莹的办公室里,钱棋胜一脸愤慨手舞足蹈地嚷嚷着:“......徐主任,你说,有他这么跟投资商说话的吗?这简直是乱弹琴!是威胁投资商!啊,我要他给投资商道歉,他居然说我没个做领导的样子!啊,要都像他这么目无领导、都这么为所欲为,那工作就没法开展了......还搞招商引资,来一个投资商也得被他吓跑一个!”
  徐莹皱了皱眉头道:“钱主任呐,有什么话好好说嘛。啊,小张不会这么没轻重吧?”
  “怎么不会?”钱棋胜听到徐莹怀疑他所说的真实性,一下就更激动了起来,脸红脖子粗,手臂摆动,唾沫横飞,“投资商都让他给气跑了!回来的时候,他还等在路上朝我吐口水,要不是我车窗户没打开,一口口水就要吐到我脸上了!徐主任,你要不相信,你可以把张文定叫过来对质,问他是不是朝我吐了口水?你现在就把他叫过来!”
  徐莹淡淡地看了钱棋胜一眼,哼,告状也没个告状的好态度,在我办公室里吩咐我把他叫过来?我用得着你教我怎么做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一把手啊?
  她脸一寒,冷声打断他的话道:“要不要把魏主任、李主任、龚书记都请过来啊?嗯?”
  钱棋胜的声音嘎然而止,手举在空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似的不知道放下来,一张脸上五彩缤纷,心里羞怒不已。
  他羞自己激动得太过了,怒的是徐莹话里话外都偏向了张文定那小子!

  不过他还真不敢赌气地说那就把他们都请过来,他丢不起那个脸!真要把另几个班子成员请过来了,那他可真就是颜面扫地了!
  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中的老资格,管委会的二把手,居然被下面一个副科级的局长给吐了口水,这不是让另几位班子成员看笑话吗?
  他突然间后悔起来,后悔不应该跑到徐莹办公室来告状,自己怎么说也是管委会的二把手,还分管着财政局呢,以后的工作中多的是卡他张文定脖子的机会,怎么就头脑发热跑到徐莹这儿来让她看笑话了呢?
  自己想着徐莹也是领导肯定见不得下属目无领导,却忘记了张文定就是徐莹一手提拔起来的,而自己和徐莹又不对付,说不定张文定那么对自己,徐莹心里正舒服着呢。
  都是被气糊涂了,被张文定和荣世勋给气糊涂了!一念及此,他对张文定的恨意就更深了一层!
  知道在徐莹这儿是得不到支持了,钱棋胜也不想再呆下去自取其辱,气急败坏道:“要是这次投资出了问题,任何问题,他张文定都要负全责!哼!”

  撂下这句话,他不等徐莹回应,便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徐莹也不留他,只是望了望门口,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
  哼,这个钱棋胜也就这么点出息了,一把年纪,还是管委会的二把手,居然被张文定一个毛头小子给教训了一通,真是天大的笑话!亏他还有脸跑到这儿来说,也不知道丢人,真是个猪脑子!说张文定目无领导,你钱棋胜又何时把我这个一把手当领导了?连下面一个局长都收拾不了还想我同情你?想得倒美!
  也不知道你这个副主任是怎么当的。
  徐莹在心里把钱棋胜狠狠地鄙视了一回,却是选择性地遗忘了在和张文定打交道的过程中,她自己可比钱棋胜要惨得多,钱棋胜只是被张文定顶了几句,她可是被张文定给办了呢。
  从窗口往下看了看,见到那台奥迪Q7正停在楼下的停车场里,徐莹就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张文定接到徐莹的电话,也没细想她找自己有什么事,飞快地跑了上来,一进办公室就恭敬地打招呼:“主任,您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