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相信宁俊琦的消息来源,更相信她对自己讲说的绝对客观,绝不会添枝加叶,更不会故意歪曲。当楚天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除了震惊外,也预感到柯兴旺的屠刀已经举了起来,要对赵中直系进行屠杀和收编。因此他这一段时间也在随时关注着此事,了解一些风吹草动。
  今天,柯兴旺亲自说到这个小组,那就表明他要准备操作了。看来他已经急不可耐,也充分表明他很是有恃无恐,或是有更大依仗。
  这个小组明显就是针对赵中直系的,也不排除敲山震虎,顺便震慑一下郑太平系和冯志国系。别人如果进入这个小组,可能显得很正常,但楚天齐一旦进入,那引起的震动就太大了。虽然楚天齐不是赵中直系里位置最重要的,但他目前却成了赵中直系的一个代表符号,这主要是由于有人要把他树成赵系的象征,也因为楚天齐从不回避自己和赵中直的关系。
  既然总结小组的运作就是为了收拾赵系人马,楚天齐当然不会参与进去的,他不会为了摆脱眼前的困境,做出违背良心、违背道义的事的。他不是那样的人,更不耻于那样的人,所以他和刘大智的摩擦也绝不是什么个人恩怨。
  细想起来,楚天齐有些奇怪,奇怪柯兴旺表面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其实却根本就没买董梓萱面子。按说自己和柯兴旺并没有直接矛盾,有的也只是从董梓萱那里来的间接矛盾。按说现在董梓萱和自己都已经消除隔阂,而且董梓萱还亲自说和,他柯兴旺和自己之间所谓的矛盾也不存在了。即使自己是属于赵中直的人,即使以后不会放过自己,那他柯兴旺也不应该选在今天,今天就把自己往绝路逼呀。

  同着董梓萱的面,柯兴旺不给自己出路,就相当于不给董梓萱面子。董梓萱可是董建设女儿,董建设是常务副市长,而柯兴旺又是董建设的人,怎么说这面子也得给呀,但事实就是没给。
  难道是董梓萱在和柯兴旺演双簧?这个念头刚一出来,就被楚天齐否决了,并暗怪自己的想法有些龌蹉。虽然董梓萱以前和自己几乎是死对头,可她已经低三下四的向自己忏悔了,自己没有理由怀疑她的出发点。而且董梓萱完全没有必要配合柯兴旺这么做,因为县委书记要想收拾自己这个主任科员,完全不用这么费事。只要给出一个暗示,就肯定会有人争先恐后的来“大打出手”的,完全不必动用常务副市长的女儿。

  既然董梓萱不是配合柯兴旺演双簧,而柯兴旺又没买董梓萱面子,难道柯兴旺愿意得罪董建设?绝无可能。那就是说,柯兴旺今天即使不给董梓萱面子,也绝对不会得罪董建设。间接表明,柯兴旺不给董梓萱面子,不给自己留出路,是得到了董建设首肯。可自己除了曾经和董梓萱不和外,并没有任何得罪董设计的地方呀,现在和董梓萱已经冰释前嫌,按说她的父亲也不应该再痛恨自己了,可事实却不是像“按说”的那样。

  难道董建设是在替别人出头?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思考了半天,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没有证实的结论。
  今天和柯兴旺的见面,虽然董梓萱是好心,却根本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还适得其反。但是也有一个唯一的收获,那就是知道了柯兴旺确实不喜欢自己,确实和自己有“过节”。只是不知道和自己的“过节”,除了因为自己属于赵系外,是否还有别的隐情?
  不论柯兴旺以前是否准备立刻动手,但楚天齐相信,经过今天的会面,对方应该马上就会捅出刀子的。只是不知道刀子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样的方式捅出来。
  对于柯兴旺即将开始的打压,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当年魏龙的报复,就曾让自己有些疲于应付。而现在柯兴旺的位置、权力、能量,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组织部副部长可以比肩的。得罪了县里老大,能有自己好果子吃?只是自己并不是主动招惹对方的,而是对方不想放过自己。不过,俗话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楚天齐自信,自己的抗压能力,也已和以前不可同时而语。
  正在充电的手机,只有充电灯在一闪一闪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响动,更没有期盼的那个号码打来电话。楚天齐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自己自做多情。他脱掉外衣,躲倒在床*上,强迫自己睡去。
  其实,楚天齐如果想听到她的声音,想得到她的劝慰,完全可以给对方打去电话。可他没有那样做,他的潜意识应该是她来电话才对。不知是他还在芥蒂对方的“监督”,还是他已经习惯了对方打来电话。

  就在楚天齐思绪烦乱、难以入睡的时候,她也在辗转反侧,无法成眠。
  这两天冷静下来以后,经过反思,她也觉得自己那天的关心有些过了。结果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好像他真有什么事了,好像自己真对他不信任了,好像两人真有什么矛盾了。另外,她也听到了关于总结小组的进一步消息。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虑,她觉得两人都有必要沟通一下。
  可是那个臭小子竟然不给自己打电话,那自己就主动抚慰一下他的心灵吧,给他个台阶下。这样想着,在今天下午六点的时候,她拨打了他的电话。手机里回铃音响了两声,就没了动静。她以为是自己无意中挂断了电话,于是再次拨打过去,可手机里传来的却是那个标准女声:“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听到这个回答,当时她气的差点就把手机扔了,咬牙道:“臭小子,较上劲儿了,不但不接电话,还把手机电池也抠下来。算你狠,以后谁要给你打电话,谁都是小狗儿。”
  尽管自己都骂了誓,可她还是希望手机能够响起来,希望他在认识到错误后,能够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她不苛求他能说出道歉的话,只要他能打来电话,就表明他的态度端正了。
  两个年轻人都在等着对方来电,都在自以为是可以不计较对方,却没有人愿意按下那几个键,愿意花几秒钟的时间把那个号码拨通。反而宁愿忍受着内心的煎熬,就那样干等着、难以入睡。
  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组织部总结小组牵动着多人的神经。不只是楚天齐和她无法入眠,柯兴旺、董梓萱又何尝能够安然入睡呢?就是和今晚这事没有直接联系的好多人,也照样不能够消停。这不,都晚上十点多了,有两个人还在通着电话呢。
  “冯乡长,千真万确,是饭店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的,她是我的眼线。说是先有一个女的,在五点钟以前进的‘岳阳阁’包间,然后姓楚的是在五点多一点儿到的。不到六点的时候,一号也进入了包间。”
  “哦,是吗?他俩竟然接触了,不是说他们之间矛盾很深吗?我记得是你告诉我,说他们以前在市里就有过节,这怎么他们又凑一块了?”

  “冯乡长,你听我说。眼线还告诉我,说在一号进到包间不到十分钟的时候,姓楚的就从包间出来了,他们见面时间很短。”
  日期:2016-10-1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